清馨 作品

320:看见书裕

    上官清越站在高楼之上,身影孤清,透着遗世而孤立的孤独。

    本以为,听不见任何风声,一切就都已经过去了,可没想到……

    那些问题,还在存在。

    且有愈演愈烈的局面。

    百姓们相信了流言,那么她继续存在在这里,便意味着,他们的灾难还没有结束。

    心口一阵酸酸的疼,闭上眼睛,耳边都是百姓们呱噪难听的声音。

    从来没有这一刻,希望自己是个失去听力的聋子,那么只要闭上眼睛,就可以什么都听不见了。

    抓紧一侧的扶手,才能勉强站稳身体。

    身后传来轻尘轻轻的声音,“公主,无须在意那些人说什么。”

    上官清越肩膀轻轻颤抖一下,“轻尘啊轻尘,为何?”

    良久,轻尘才道。

    “什么?”

    “为何一次次的帮我?从来都没有告诉我答案。”

    “……”

    轻尘彻底陷入沉默,一句话不说。

    “还不肯告诉我?”上官清越回头,看着轻尘总是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她努力笑着,却那么的苦涩。

    “你是公主,身份尊贵,轻尘就应该保护公主。”

    轻尘低着头,垂下的眼睑,遮住了眼底的全部情绪。

    上官清越看不清楚轻尘的脸,也只能放弃,不再追问。她知道,轻尘不想说,问再多,他还是不会说。

    楼下隐隐传来君冥烨的声音。

    “滚!!!”

    君冥烨已经下楼,将楼梯严密堵住,不让涌进来的百姓,冲上去找上官清越麻烦。

    百姓们触及到君冥烨威严的脸色,还有那犹如泰山压顶的霸气,畏畏缩缩地赶紧连连退后好好几大步。

    君冥烨站在楼阁的几个台阶上,狭长的黑眸冷扫一眼,射出幽然冷若寒剑锐利的光芒,所到之处不留任何生物般可怖。

    所有的百姓,见到传说中的战神人物,一个个俯首跪地,齐声高呼。

    “参见冥王,冥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君冥烨唇角紧绷,声音寒凉入骨,霸气犹如天边传来的浩瀚之音。

    “本王今日,与南云国永安公主,同游南阳城庙会,难道你们还要有什么异议!”

    方才还喧哗不已的百姓们,当即鸦雀无声。

    他们谁敢说,对冥王游城有异议!简直不要脑袋了。

    只有淡淡的清风,从夜里缓缓拂过,还有那刚刚绽放过后的盛世焰火,只剩下在空气中浮动的硝烟味。

    君冥烨见他们没动静,便又扬起霸冷的声音,继续说道。

    “既然大家没有异议,便都归家去吧!现在全城戒严,抓别国尖细,免得连累了无辜百姓入狱!”

    聪明的人,一听这话,便知道被驱逐了。

    大家岂敢不服,谁都害怕被冠上“别国细作”的罪名,一旦入狱只怕此生再难出来。

    大家赶紧恭恭敬敬起身,告别冥王的尊驾,匆忙四散各自回家。

    热闹非常的南阳城庙会,刚刚步入高潮,便草草结束了。

    上官清越一步步走下楼阁,看着窗外一片灯火阑珊,却已一个人影都无,心下一片凄凉。

    君冥烨站在楼梯上,回头望着她,对她抬起他有力的手臂。

    上官清越站在高处,也望着君冥烨,目光里一片清凉,可看着君冥烨的眼神之中,却多了一些柔弱无力的依靠。

    君冥烨很喜欢她这样的眼神,终于像个需要保护的女人。

    他不说话,安静等待她走过来,扶住他的手臂。

    她也不说话,站在那里,做最后的决定。

    良久。

    君冥烨的手,还放在那里,上官清越终于缓缓走下楼梯,抬手扶住了君冥烨的手。

    他勾唇一笑,她也笑了。

    “别怕。”

    “恩,没怕。”她只是心里有点小难受而已。

    “我在,他们不会伤你。”君冥烨视线温柔地望着上官清越,似水波流淌,那么的温暖。

    上官清越点点头,“嗯,我知道。”

    如若之前,她会怕的不行,生怕百姓失控,真的对自己做什么。

    但今日,她真的一点都没有害怕。因为她知道,有君冥烨在,她很安全。

    她唇角的笑靥,渐渐放大,犹如灿烂的花团绽放,美艳无边。

    “握着你的手,真的很踏实。”她从没发现,他的手,居然这么的有魔力。

    “只要你愿意,让你一直握着。”他低头,最是那浅然一笑的风情。

    她眼底绽放了一抹奇异的幻彩,在他怀里轻轻点头。

    君冥烨拥着她,走出“无风楼”。

    上官清越站在一片花灯光影中,回头看向高耸的高楼,那里面灯火明亮,恍若夜空中一颗皎洁明珠,美若世间最好看的景。

    “仰望的,始终都是美好的,因为伸手不及。”她低声呢喃,声若清风。

    耳边传来君冥烨的声音,“等到触手可及的时候,才发现,更美。”

    他让她的头,轻轻依靠在他的肩膀上,掌心轻轻抚摸她乌黑柔软的长发。

    他陪着上官清越,在这里站了许久,才道。

    “走吧,趁着还未过子时,带你去一个地方。”

    君冥烨将宽大的披风裹在上官清越身上,不让她吹一点点风。

    上了轿子,他的手还一直抓着她的手,两人却是沉默无声。

    街上一片安静,再没有来时的喧哗热闹。

    上官清越忍不住,掀开帘幕的一角,看向花灯簇拥的街景。

    空寂的街上,已经空无一人,到处一片安静。

    “你的话,还真管用,他们都不敢出来了。”上官清越不禁轻笑,“这将是南阳城百姓,过的最难忘的一个庙会节了吧。”

    “也是我最难忘的一个庙会节。”

    身边传来君冥烨低沉却又郑重的声音,上官清越心口猛然一颤。

    她低下头,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