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21:疼你一生一世

    君冥烨眉心收紧,困惑地望着她。

    “你到底怎么了?”

    上官清越悄悄抓紧自己的手,低下头,垂下长长的眼睫,遮住眼底的挣扎和疼痛。

    她拼命告诉自己,上官清越,清醒一点吧!

    书裕已经死了!

    怎么还会再出现这里!

    可随即,心底便又有一个声音,发出抗议,“如果不是书裕,如果只是看到一个和书裕很像的人,为何那一根白玉笛,都是一样的?”

    在这天下间,只有书裕,才有那样镶着金边一角的白玉笛。

    是书裕吗?是他吗?他还没有死?

    上官清越抬起头,望着眼前一脸担忧的君冥烨,声音低沉地问他一句。

    “冥烨,这世间,有鬼魂吗?听说,庙会是因为地府的鬼魂会出来活动,百姓们才点亮明亮的灯火放焰火鞭炮驱鬼。”

    君冥烨笑了,“那都是骗小孩子的把戏,这世间没有鬼。”

    上官清越还是坚持,“但我现在相信了,人连前世都有,怎么会没有鬼魂呢!”

    “小月儿,你到底怎么了?看见什么了?”

    君冥烨收紧漆黑的目光,看向不远处街道的尽头,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还没有燃尽的花灯。

    “没什么!你要带我去哪里?城隍庙进香吗?”

    上官清越叉开这个话题。

    或许,她看到的真的是鬼魂吧!书裕已经死了那么久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也或许,最近总是想起书裕,出现幻觉了,才会觉得看到了书裕。

    因为之前,他们曾经相约,要来南阳城一起逛庙会。

    君冥烨搂着上官清越一起走入城隍庙,她还悄然回头看向之前的街道远方。

    空无一人的街上,再没有任何人影,也再没见到那一袭白衣的人。

    心下轻轻叹口气,闭上眼睛,跟着君冥烨的脚步。

    该走的,终究走了,何必还在妄自纠结!

    城隍庙内,一个人都没有,显然都被君冥烨处理干净了,连这里的道人也不允许出现在上官清越面前。

    他这般小心翼翼的,让上官清越再一次感动。

    之前对君冥烨忠心耿耿的李宏都能脱缰,君冥烨很担心,这里的人还是会觉得上官清越不详,哪怕有一点异样的眼神,都会伤害到上官清越.

    跪在软垫上,点燃一根长长的香火,许了愿望,便将香火插在香炉上。

    上官清越心情有点沉重,君冥烨却上去心情极好。

    他还牵着上官清越的手,去茂盛的许愿树下,挂红绳。

    “听说,这棵树叫姻缘树。只要将我们的红绳打个百年好合结,挂在树上,就能百年好合。”君冥烨笑着说。

    上官清越噗哧笑了,“真没想到,你也会带着女人来挂这个。”

    “陪你开心。”

    “……”

    好吧。

    上官清越将他们的红绳系好百年好合结,挂在树上,君冥烨却嫌矮。

    “我是什么人,怎么能挂在这么多红线的下面!”

    君冥烨夺下红绳,一个飞身掠起,便将红线高高挂在最高的树顶,随后黑影一闪,犹如天神降落在上官清越面前。

    “好了,开心点了吗?”

    上官清越笑着点点头,“开心,一直很开心。”

    君冥烨岂会看不出来,上官清越的眼角眉梢,一直挂着淡淡的轻愁,他没有再问她原因,许是她累了,又被人骂妖女灾星,换成他也会不开心。

    回去的路上,上官清越一直没有任何声音。

    她靠在君冥烨的怀里,渐渐睡去,等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房间,躺在床上。

    而在她的身边,躺着的人,正是君冥烨,一手还枕在她的脑下。

    她望着君冥烨安静沉睡的睡颜,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俊脸,长长的睫毛闭合,在下眼睑处落下一片极美的暗影。

    她痴痴地望着他,心下一片平静。

    之前因为书裕的出现,激起的不平涟漪,奇妙地也平静了下来。

    她看了他许久,轻轻闭上眼睛。

    眼前居然又浮现书裕一袭白衣,在花灯中笑容雅然的样子。

    书裕……

    真的是你吗?

    还是说,真的只是一道她幻想出来的幻影?

    次日一早,雨芡带着春兰来上官清越的院子请罪。

    “冥王,公主,都是我管束不严,才让身边的人,说错了话!求冥王公主原谅。”

    雨芡跪在门外,带着春兰一阵磕头。

    雨芡回来后,一直心里不安,尤其早上的时候听说,全城的百姓因为上官清越而愤愤不平,虽然敢怒不敢言,但心下已经积怨极深。

    雨芡更加觉得愧欠,拖着春兰前来认罪。

    君冥烨刚刚洗漱好,听见昨夜的事,是因雨芡而起,恼怒非常,大步走了出去。

    上官清越赶紧起身,披上外衣,站在门内,对外面的君冥烨说。

    “已经过去了,还是放了她们吧。”她真心不想因为自己,牵连无辜。

    但君冥烨还是不能吞下这口气,冷目萧杀地瞪着雨芡和春兰。

    春兰已经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双手撑地不住哆嗦,随时都要趴下。

    雨芡跪着仰头,望着君冥烨,“求冥王原谅春兰吧!她只是一个不懂事的丫头!”

    “求王爷饶命,求王爷饶命……”春兰不住砰砰磕头,额头一片血红。

    雨芡赶紧又道,“我已经打过她了!”

    雨芡赶紧撸起春兰的袖子,一双玉臂上,都是道道血痕。

    “求王爷……饶命……饶命……”春兰吓得哭了起来。

    “冥烨,就算了吧。”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