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23:只有这一次机会

    “看来,公主是真的反悔了。”

    倾城公子惨淡一笑,“原来公主和太子,也不是那么兄妹情深。”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上官清越想要解释,却在此刻显得格外苍白。

    “我想办法,我在想办法……”

    “公主想什么办法?龙珠就在那里,还需要公主想办法?还是说……”倾城公子的目光微微眯起,透着要将上官清越看穿的力量。

    “公主被大君国的冥王真的迷惑了心智,已经开始心向大君国了?”

    上官清越不住摇头,“不是……不是的……”

    “既然不是,为何不肯用龙珠救太子?为何连自己的哥哥,也要袖手旁观!”倾城公子口气愤怒,一张俊雅的脸孔都变得狰狞起来。

    上官清越吃惊地倒退一步,接触这么久,一直觉得倾城公子是个待人温雅之人,从来不会发火,充其量只是说几句噎人的话。

    可今天的倾城公子完全失控,还是平日里熟悉的那个倾城公子顾倾城吗?

    “我怎么会对自己的哥哥袖手旁观!那是我的哥哥,这个世上,我最亲的人了!我只是……”上官清越声音滞住,面色艰难。

    “既然没有,为何犹豫?”

    “因为……”上官清越深深闭上眼睛,“因为,龙珠对整个大君国,很重要!失去了龙珠,很可能大君国会陷入又一轮灾难。”

    “大君国受灾,干公主何事!!!”倾城公子冷声质问。

    “那么多的百姓,都是无辜的生灵,难道真的置之不理吗?我之前,真的想不顾一切来救哥哥,可是冲动冷却后,才发现那样的做法,很不明智!我还以为,倾城公子有了更好的办法,没想到……”

    “还是要用到龙珠。”

    上官清越倏然有种,刚刚燃起希望,转念破灭成灰的绝望。

    “公主倒是心怀天下啊!”倾城公子口气嘲讽,“难道公主忘了,大君国的百姓,如何待你的?”

    倾城公子逼近上官清越一步,“他们恨不得你死!他们差一点逼死你!即便现在有人护着公主,可以暂时保住公主的性命!但他们已经容不下公主,翘首期盼你早点滚出大君国!”

    “他们只是被人蛊惑了!不知道事实的真相,只是受人唆使。”上官清越强力地辩白,不想承认自己备受憎恨排挤。

    “而且,他们现在已经不喊着处死我!他们的态度,已经转变了!只是还认为我是不详妖女,是灾星!但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会渐渐淡忘此事!我并未祸害大君国,也没有伤害任何一个无辜,他们不会一直冤枉我。”

    倾城公子一把抓住上官清越,“公主信不信,现在将公主从将军府拖出去,丢在街上,会发生什么事?”

    上官清越害怕了,不住摇头。

    “看来公主对大君国的百姓,也没有信心!”

    上官清越喉口堵塞,发不出任何声音。

    “难道公主忘记,一次次遭遇的刺杀?忘记他们恨不得你死,但碍于强权在上,才哑忍下来!连将军府里的丫鬟,都肝胆对公主动手,只要公主只身露面,一定会被人乱棍打死!”

    上官清越脸色惨白。

    “公主既然知道,这群百姓如何待你,你还考虑他们的生死做什么!!!”倾城公子低喝一声,一双清风朗月的眸子里,噙满了沉积已久,今日终于发泄出来的愤恨。

    “公主别忘记,大君国和南云国的关系!多年征战,多少南云国的黎民百姓,死在大君国的铁骑之下!多少家庭因为战争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还有公主的母亲,难道公主也忘了,因何落得含恨而终的下场?”

    “母后……”

    上官清越颤抖地呢喃一声。

    倾城公子再次逼近上官清越一步,目光咄咄逼人地望着上官清越。

    “公主那个时候还小,应该还不知道,那一场血流成河的恶战。”倾城公子的目光,变得渐渐飘远,眼底掠起一片恐怖的萧杀,还有血与恨形成的漩涡。

    “大君国的先皇,听说南云国的皇后倾城绝世,美若天仙,又是蓝凤国的公主,便心生歹念,要将皇后掠走。常年征战,已经让南云国民不聊生,刚过上几年安稳日子!大君国的先皇,不顾南云国皇帝,也正是公主父皇的重金求和,执意要求将皇后送往大君国。身为南云国皇后,岂能改嫁大君国!”

    倾城公子的口气,变得蓦然心痛。

    “大君国的先皇,发兵十万,御驾亲征!所过之处,烧杀掳掠,屠杀了南云国三座城池!公主父皇忍辱负重,亲自在阵前求和,可大君国的先皇,依旧咄咄逼人,非要献出皇后才肯休战!还要南云国年年进攻巨资财物!”

    “皇后震怒,亲自披甲上阵,率领五万老弱残兵,拼杀了十天十夜,才获得了奇迹的胜利……”

    倾城公子的声音彻底颤抖了,目光里也隐现一抹水雾。

    上官清越惊骇不已听着这段历史,脸色更加惨白。

    “公主母后也因此耗损全部体力,一病不起……公主可曾听说过,蓝凤国的后人,若动用了体内奇异的力量,伤害人命,便会落得命运反噬的下场,那是一个不得善终的诅咒!”

    上官清越彻底站立不住,身体一晃,跌坐在一侧的椅子上。

    “如此深仇大恨,公主还在记挂大君国?公主还真是善良!”

    上官清越唇瓣颤抖,声音支离破碎,发不出完整的声音。

    “我……我还以为……还以为……原来,是这样……没人……没人清楚对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