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25:别一口一个野种!

    君冥烨冷冷凝着倾城公子。

    风起云涌的瞬间,便似千军万马奔腾而过。

    倾城公子毫不畏惧君冥烨的霸气冷眸,视线变得晦暗不明,唇角勾着一抹冷笑。

    “冥王,你现在可不敢动我。”

    “你说的没错,确实不能动你。”

    上官清越的两个孩子,还需要倾城公子,他不能动顾倾城,最后让两个孩子,失去生存的依靠。

    若没有倾城公子,那两个孩子,只怕都不能出生。

    每每想到这个,君冥烨都会心里好一番疼痛。

    没见到孩子的时候,还会觉得那就是两个胎儿,直到见到孩子的时候,才会发现,那是两条那么讨人喜欢的生命。

    君冥烨冷冷睨了倾城公子一眼,“你最好不要胡作非为,不然到时候,我想这天下这么大,也有能替换你的人。”

    倾城公子没有说话,一派的风轻云淡。

    君冥烨走了,黑色的身影在这个院子里消失。

    倾城公子抬头看向上官清越房间的方向,风过无声,却是一片花叶凋零,景象凄清。

    君冥烨去了行宫。

    他一脸怒色,一脚踢开季贞儿的房门。

    季贞儿现在已经出了满月,在她的房间里,君冥烨没有看到孩子。

    “冥烨!你来了!你都有十天没来了!”季贞儿赶紧笑着迎上来,成为母亲的她,身上更多了女人娇柔的风情。

    君冥烨眉心轻收了一下,他已经有十天没来了吗?

    怎么他感觉好像没多久似的的。

    “你记的倒是清楚。”君冥烨口气凉沉。

    “我天天数着日子,等着你来,自然记得清楚。而你锁事太忙,自然记不得了。”季贞儿努力笑得美好,挥散眼底心里的不悦。

    她有听说,君冥烨费尽心思,帮上官清越过南阳城庙会节的事。

    她也想过一次那样的庙会。

    “冥烨,你还记得吗?曾经我对你说,我们来南阳城的行宫,欣赏一次南阳城庙会夜里的焰火。”季贞儿的声音很小,带着试探。

    她一双清丽的眸子,一直注视着君冥烨的反应。

    见他神色迷惘,便知道,他已经忘记了。

    季贞儿心口一疼,依旧笑着说,“我还以为,那日庙会,你回来带我出去,我等了你一天一夜。”

    季贞儿亲自为君冥烨泡了一杯茶,她知道他的口味,也知道他喜欢喝什么茶。

    她亲自递到君冥烨的手旁,君冥烨却没有接,脸色沉冷地望着她。

    “冥烨,你怎么了?是不是有心事?”

    “你自己也是母亲,怎么能对无辜的孩子,下得去那样的手!”

    季贞儿的手一抖,差一点打翻手中的热茶。

    “冥烨,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自己做的事,你自己还不清楚!”君冥烨怒喝一声,吓得季贞儿手里的热茶终于打翻。

    若是之前,君冥烨一定会紧张查看她的手,是不是有烫伤。

    但这一次,她的手疼痛地僵在半空,等了许久,君冥烨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一直认为,贞儿善良贤惠,绝对不会做出任何伤害别人的事!你小的时候,连踩死一只蚂蚁,都要伤心难过很久。”

    “冥烨,你到底想说什么?我真的听不懂!”季贞儿迷茫摇着头,目光水雾氤氲。

    “冥烨,上官清越的孩子,出了什么事了吗?我一直在行宫中被软禁,一步都出不去,我身边的人也出不去,我能做什么?你不能冤枉我啊。”

    “之前你给她灌下堕胎药的事,你忘记了!”君冥烨恼喝一声,“我已经开始厌烦你假意柔善的嘴脸。”

    季贞儿猛抽一口寒气,目光痴怔地望着他。

    他……

    今日是在和她旧事重提?

    季贞儿惨笑起来,“都过去那么久的事了,你居然还提起来。她的孩子,不是生下来了吗?还是龙凤双胎,多么值得庆贺的好事!冥烨,没办法给他们办满月酒,会不会很难过?”

    季贞儿的目光里带着深深的难过,望着君冥烨,缓缓地一字一字地继续说。

    “我们的孩子也不能办满月酒!她的孩子,和我的孩子,都是见不得光的……野种。”

    最后两个字,季贞儿慢慢吐出,用力瞪大双眼,看着君冥烨的反应。

    惊异发现,君冥烨竟然毫无表情起伏,季贞儿更觉得难受。

    “只要我愿意,那两个孩子,就是我的!没人会知道真相!”君冥烨口气霸道,没有一点的犹豫。

    季贞儿的身形,猛地退后两大步,“冥烨,你说什么?”

    “我说,只要我愿意,那两个孩子,就是我的孩子。”

    “你……你居然要承认别的男人的孩子……是你的孩子?”季贞儿吃惊瞪大一双清丽的眸子,脸色一片煞白。

    “冥王妃在被休离的时候,已经怀孕,她生下本王的孩子,无可厚非。”

    “可是真相是……那两个孩子,不是你的啊。”

    “我不说,谁知道!!!”

    季贞儿已经站立不稳,直接向后倒去,秦嬷嬷赶紧搀扶住季贞儿。

    “王爷啊,可不能这样做啊,您的威名何存啊。”秦嬷嬷道。

    “放肆!主子说话,哪有你个老奴插嘴的份!!!”君冥烨恼喝一声,一脚将秦嬷嬷狠狠踹开。

    秦嬷嬷瘫在地上,疼的半天起不来身。

    君冥烨目光冰冷地凝着季贞儿,“她的孩子,幸亏保住了,不然……我真不知道,会对你做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