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26:记住你的保证

    “是老奴的错,是老奴见冥王和娘娘深爱却不能在一起,擅作主张给冥王和太后娘娘的酒水里下了药!是老奴的错,老奴该死,老奴该死!”

    秦嬷嬷一巴掌一巴掌打着自己的嘴巴子。

    君冥烨却看都不看秦嬷嬷一眼,目光阴凉又疏冷地盯着季贞儿。

    最后,君冥烨放开了季贞儿,任由季贞儿无力地跌在地上。

    “既然,已经没有了任何信任可言,但还是要警告你一句。”

    君冥烨的声音顿住,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睨着季贞儿。

    “我可以保住你现在的地位,也可以你将你从高位上拽下来,打入泥潭。”

    “我想……”君冥烨的声音,怅然叹息,“你不想落得那样的下场吧。”

    “冥烨,冥烨……”

    季贞儿不住呢喃地呼唤着,见君冥烨要走,赶紧爬过去,一把拽住君冥烨黑色的衣袂。

    “冥烨,别走,别走!你不记得,并不代表没有发生……这种事,贞儿怎么会骗冥烨……贞儿……贞儿真的爱你……”

    “冥烨,你听我说,我们已经有了孩子,他已经生了下来,你不能不管孩子的死活啊……我若什么都没有了……孩子怎么办?”

    “冥烨,你放心,我答应你……绝对不会再对上官清越做任何事,也不再碰她的孩子……我向你发誓,向你保证……”

    “冥烨,求你,不要抛弃我……”

    “我这一生,什么都没有了,就只有你了……连你也要抛弃我,不要我了吗?”

    “冥烨……呜呜……”

    季贞儿痛哭流涕,“冥烨,我日日等,日日盼着你来,你终于来了,却是要对我说抛弃我,不要这么残忍好吗?”

    “我不在乎,你的心里已经开始有了别的女人……什么都不在乎,只要你不要抛弃我就好……哪个男人身边,不是女人如云……我不在乎成为你众多女人之中的一个……”

    季贞儿哭的十分可怜,泪水朦胧。

    “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不能绝情的一下子全部斩断!我陪伴你那么多年,陪着你一起走过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黑暗的时光,你不能说抛弃,就将我抛弃……”

    “呜呜……冥烨,你还记得么?惠妃娘娘临终前,有让我照顾你……”

    “我也一直尽心尽力,没有忘记惠妃娘娘的嘱托……冥烨啊,惠妃娘娘一直都希望,我们两个能成为夫妻……”

    季贞儿哭得声音都沙哑了。

    “若不是顾念着惠妃娘娘的遗愿,若不是因为我们两个终究有缘无份,我也不会决定为你生个孩子……我是真的爱你啊……”

    季贞儿这些确实都是心里话。

    当初觉得他们之间身份有别,而君冥烨又即将迎娶和亲公主,总想为君冥烨做点什么,即便不能在一起,也要在他心里留下一辈子不能忘记的影。

    君冥烨的心房,有那么一瞬,柔软了。

    他们那么多年的感情,不是说放下,就能全部放下。即便感情放下了,但人心终究肉做,岂能放下的干干净净。

    尤其在季贞儿提起惠妃娘娘的时候,君冥烨更是心里难过非常。

    他还清楚记得,母妃在临终前,将他的手,和季贞儿的手,紧紧放在一起。

    一遍遍告诉他们,“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好好的……”

    他那个时候,在母妃的面前发誓,“此生定娶贞儿为妻。”

    季贞儿也跟着发誓,“此生定嫁冥烨为夫!”

    惠妃娘娘含笑看着他们,永远闭上眼睛那一刻,君冥烨平生第一次痛哭出声。

    那一段苦痛失去一切的日子,没有季贞儿的陪伴,他确实走不出来。

    “冥烨……冥烨,不要离开我……不要……”

    季贞儿哭着声音哀求,已经满面泪痕,楚楚可怜。

    君冥烨僵硬地站在那里,许久许久没有一点反应。

    季贞儿见有了机会,拽着君冥烨的衣襟,缓缓站起来,一把抱住君冥烨,用自己的身体,磨蹭他的坚硬胸膛,要让他在她的怀抱里,彻底融化。

    她迷乱地亲吻上他,唇瓣烙印辗转在他的肌肤上,脸颊上,寻着嘴唇一路而去……

    就在她即将吻上他的嘴唇的时候,君冥烨嫌恶地避开。

    “冥烨……我们……这里没有人……”季贞儿沙哑着声音,哀求地望着他。

    秦嬷嬷赶紧退了出去,将门关紧。

    “冥烨,要了我吧……让我彻底做你的,唯一属于你的女人……”

    她声音哽咽着,目光泛红,水意涟涟,双手紧紧纠缠他,撕扯他的腰带。

    “冥烨,我只做你的女人……这辈子,都只是你的女人……即便身份有别,不能在一起,我的身体,我的心,也都是你的。”

    季贞儿衣衫滑落,香肩半裸,风情妩媚撩人,肌肤细白胜雪。

    她将自己的身体,完全贴紧在君冥烨冷硬的怀抱里。

    一双小手,不住在他身上游弋撩拨。

    就在季贞儿以为,君冥烨一定会与她一起疯狂,却不想被君冥烨一把狠狠推开。

    季贞儿跌倒在地,仰头望他。

    “冥烨?!”

    “最好记住你的保证!!!”

    君冥烨看都没看她一眼,恼喝一声,大步出去。

    季贞儿彻底瘫在地上,哑声哭着,泪水簌簌坠落。

    秦嬷嬷探头探脑进来,赶紧去搀扶趴在地上的季贞儿,却被她一把推开。

    季贞儿放声哭起来,一下一下用力捶打青石砖地,手指一阵剧痛,几下下去,便已血肉模糊。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