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27:想他,为何不见?

    上官清越一直看着蓝颜儿,反而害得蓝颜儿更深地低下头。

    “你怕我?”

    上官清越起身,走到蓝颜儿面前。

    这个小丫头,唯唯诺诺的,看着让人挺心疼。

    蓝颜儿吓得又退后一步,声音很小很小,“没有,我只是……不敢抬头看公主。”

    上官清越不禁笑了,“说吧,谁要见我?”

    蓝颜儿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声音更小更小,“不,不能说。”

    “这么神秘?”

    蓝颜儿漂亮的眼睛又转了一圈,“那个……可不可以,让大家都出去……我才能告诉公主,谁要见公主。”

    “然后,然后我亲自带她来见公主。”

    “到底是什么人?”

    上官清越不禁狐疑,屏退房间里的人,会不会不安全?

    所有人都被谴退出去,只留下莺歌。

    “你放心,莺歌是信得过的人。”上官清越道。

    蓝颜儿点点头,“没有莺歌姑娘,我也见不到公主!公主稍等片刻,我这就带人过来。”

    当一个带着斗笠白色垂纱的女子,出现在上官清越的面前。

    上官清越渐渐簇起眉心,看着面前的女子,那女子穿着宽大的粗布衣裙,实在看不出身形,也不知道是谁。

    转而,上官清越渐渐笑了,“若没猜错,是小舞吧!”

    能让蓝颜儿壮着胆子帮忙的,只怕正是蓝颜儿同父异母的姐姐——蓝曼舞。

    蓝曼舞摘掉头上的斗笠,露出她精致漂亮的脸,笑着对上官清越说,“还是大姐最聪明。”

    “果然是小舞!”

    上官清越笑着迎上去,拉着蓝曼舞的手,赶紧过来坐。

    莺歌也很高兴,赶紧去泡茶,送过来。

    “居然是你,想见我,找莺歌传句话,不就进来了,怎么费了这么大的功夫。”上官清越细细打量蓝曼舞,“胖了!只是脸色不太好,怎么身体不舒服吗?”

    蓝曼舞亲切地抱着上官清越的胳膊,转而又有点疏离地让出一段距离。

    “大姐瘦了,不过气色很好!当了娘亲就是不一样,身上的气息都更加妩媚动人了。”

    上官清越噗哧笑了,“哪有你说的那么好。”

    “大姐就是曼舞见过最美的女子。”蓝曼舞笑了笑,神色上不是很开心,“我现在还是舞太妃的身份,不能当众露面,悬赏的皇榜还没有失效,不知道多少人盯着我!况且我的身份……”

    蓝曼舞低下头,看着自己放在膝上的手,话没有说下去。

    上官清越的视线,刻意看了一眼蓝曼舞的肚子。

    分别已经有两个多月了,若蓝曼舞真的怀孕,也该显怀了。虽然蓝曼舞穿着宽松的衣服,人也胖了一圈,却没看出来什么肚子。

    上官清越有点失望,轻叹一声。

    “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上官清越明知故问。

    “我想知道……”蓝曼舞欲言又止,看了一眼窗外,视线游离,似在寻找什么,又赶紧收了回来。

    “这就是大姐的两个孩子吧,我要好好看看。”蓝曼舞岔开了话题,扑向摇篮旁,看着两个沉睡的孩子。

    “哇,他们好小,好可爱。”

    上官清越站在蓝曼舞的身边,目光慈祥地望着两个孩子,“他们刚刚出生的时候,比现在还要瘦小。”

    “可怜的两个孩子……”蓝曼舞的声音哽咽了,心疼地望着上官清越。

    “大姐,之前的事,我也听说了,她……怎么能那么恶毒。”

    上官清越垂着眼帘,不说话,转而笑起来,“幸亏我的两个孩子很坚强,没有让我失望。”

    蓝曼舞抓住上官清越的手,“大姐,好人有好报,两个孩子,一定会健健康康,长命百岁。”

    上官清越轻柔地拍了拍蓝曼舞的手,“曼舞,我知道你因何来找我。”

    蓝曼舞神色一僵,低下头,长长的眼睫好像羽毛一样轻颤。

    “大姐,我是不是很不知道羞耻啊?他都那样骂我了,我还找上门来,还在担心他……”

    蓝曼舞的声音哽住,双手紧紧抓着上官清越的手。

    “小舞,爱一个人,没有什么羞耻可言。”

    蓝曼舞抬起精致的小脸,泪水迷蒙,“大姐,我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马上就又要满月了,他……他会不会还……”

    “我听说,上个月的满月,他又毒发了……我真的好担心他。大姐,怎么办啊?真的没有办法救他了吗?”

    上官清越不知道该说什么,喉口里好像堵着棉花一样的难受。

    “大姐,你聪明又厉害!现在倾城公子已经找到了,你一定求求倾城公子救阿哑……不管如何,都要救阿哑,好不好……”

    蓝曼舞哀求地望着上官清越,一张精致的小脸纠在一起,眼泪马上就要掉下来。

    上官清越将蓝曼舞拥在怀中,声音很沉很沉。

    “小舞,不管怎样,我都会救哥哥!那是我的哥哥,这个世上,我最亲的人……”

    上官清越闭上眼睛,忍住心底的挣扎和纠结。

    蓝曼舞努力仰起头,忍住眼角的酸涩,吸了吸鼻子,说,“有大姐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小舞,你现在住在哪里?这么长时间,都在哪里?怎么也来了南阳城?”上官清越问。

    “本来,我想回家的!但是又不敢……听说家里最小的妹妹要成亲,嫁入南阳城,我便来了。”

    “所以这一个月,你都在南阳城?”

    “我是前半月到南阳城的。我听说大姐生了孩子,而且这个院子又被戒严,我一直不敢靠近过来。我便想办法联系上小妹,暂时住在小妹的院子里,以小妹丫鬟的身份。”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