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29:若能只爱她一人……-

    冷玉函皱着眉,走在前面。

    夏侯云天双手负后,跟在冷玉函身后。

    冷玉函时不时回头看夏侯云天一眼,见夏侯云天已经不是之前那样,烦躁不安,脸色郁闷的表情,反而一派欣喜若狂,阴霾尽散,美目清朗起来。

    冷玉函不禁诧异,夏侯将军的反应,怎么变的这么快?

    就在冷玉函又回头看了夏侯云天一眼的时候,遭到夏侯云天的呵斥。

    “老回头看什么!不乖乖在前面带路。”

    “……是。”

    走了一段距离,绕过几条回廊,夏侯云天有点不耐烦了。

    “怎么还没到!”

    “快了快了,就在最里面隐蔽的院子处。”

    夏侯云天只好将心急如焚,强力压制下来。又不好在冷玉函面前表现的张扬,轻咳两声说。

    “毕竟是南云国的公主,我们大君国的礼数,还是要周全的。”

    “是是。”

    接着,夏侯云天问冷玉函,“本将军可显得疲倦?”

    冷玉函低着头,容色恭谨,“不狼狈!将军意气风发……”

    “你看都没看一眼!!!”夏侯云天恼道。

    冷玉函冷汗涔涔,方才看他,他不高兴,现在不看,又不高兴。

    冷玉函赶紧看了夏侯云天一眼,连连恭迎,“不狼狈,不狼狈……不疲倦!将军神武英伟,容色正好。”

    夏侯云天这才满意地点下头,又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衣袍。

    “你闻闻,有没有汗臭味。”

    “……”

    冷玉函彻底凌乱了,但也只能忍着脾气,凑近过去,闻了闻。

    “没有没有,将军身上怎么会有汗臭味。”冷玉函违心道。

    这么难伺候的主儿,万一说有汗臭味,岂不是得罪了他!还是赶紧交差,离他远远的好。

    夏侯云天得了肯定的答案,信心满满起来,俊脸之上也多了一些饱满的笑容。

    自从得了带兵来南阳城迎接皇上回宫的指令,他便快马加鞭,日夜兼程,火速赶来。自然,来南阳城接皇上回宫,也是他的意思。

    到了上官清越的院子,夏侯云天高颀魁梧的身影站在那里,格外的显眼。

    冷玉函站在上官清越的门外,很好心地提醒夏侯云天一句。

    “将军,公主正在月子里,将军一个男人进去不太合适吧?站在门外,知会一声,也就算礼数到了。”

    冷玉函当即遭到夏侯云天吃人一般的目光,“怎么的?本将军想要做什么,还要受你指派?”

    “玉函岂敢。”

    “既然不敢,还不退下!”

    “……是。”

    夏侯云天整理了一下衣服,代表性地敲了两声门,便直接进去了。

    冷玉函长吁口气,擦了擦额上的冷汗。

    雨芡小心走到冷玉函身后,诧异看着消失在上官清越房间门口的那道魁梧身影。

    “玉函,这位振国大将军,怎么比冥王还难伺候?”雨芡道。

    冷玉函又擦了擦额上的冷汗,摇摇头,“夏侯大将军的性格,向来粗鲁,不讲道理的人,还是少开罪为妙。”

    “玉函,你不觉得,夏侯将军很奇怪?”雨芡眯着眼睛,神色狐疑。

    “我也看出来了!但是实在想不出来,他哪里奇怪。”

    雨芡的眼底忽然一亮,娇柔一笑,抱住冷玉函的手臂说,“玉函,这你都看不出来?只怕夏侯大将军,很喜欢公主呢!”

    “夏侯将军喜欢公主?”冷玉函的目光猛地瞪大。

    雨芡掩嘴一笑,“我绝对不会看错的!保准是这样!”

    “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小心惹祸!”

    “我知道啦!我知道分寸的。”

    冷玉函带着雨芡往外走,想了想,又道,“现在将军府里,都是大人物,你跟着操心点,千万别出了什么岔子!万一惹了麻烦,我们将军府难辞其咎。”

    “玉函你放心,我会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时刻密切盯着一切动向,绝对不会给你造成任何后顾之忧。”雨芡态度十分认真地道。

    冷玉函宠溺地望着雨芡,舒心一笑,“有你在,我就放心了。”

    雨芡虽然笑着,却笑意不达眼底,反而在眼底深处有一抹落寞。随后她深吸一口气,“你快去忙吧!家里有我,你放心!”

    “对了,玉函。”雨芡又唤住他。

    “蓝夫人那里,你最好亲自去看一眼,她总是伺机靠近公主的院子,之前我也警告过她,可她还是不听!小丫头,看着唯唯诺诺,倒是很有几分硬骨头。”

    “她总来公主这里?”冷玉函烦闷地皱起眉。

    “是啊,不止一次了。”

    “好。”

    一提起蓝颜儿,冷玉函就心烦。

    这个几年前就订下的婚事,让他烦闷很长时间了。而这种烦闷,已经在他心底根深蒂固,最后归咎于对蓝颜儿的厌恶。

    当冷玉函出现在蓝颜儿的院子时,所有下人都吃惊了。

    自从大婚以来,冷玉函还是第一次来蓝颜儿的院子。

    丫鬟们高兴坏了,赶紧迎着冷玉函进门。

    蓝颜儿也很吃惊,今天她穿了一件蓝色的衣裙,看上去清清淡淡的,格外舒服。

    但在冷玉函的眼里,不管蓝颜儿穿什么,都不入眼。

    “你总是去公主的院子做什么!”冷玉函一进门就兴师问罪。

    蓝颜儿吓得肩膀一颤,深深低下头,咬住嘴唇,“我……我只是……”

    “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都不能再靠近公主的院子!老老实实呆在你的房间里,有吃有喝,舒舒服服做你的将军夫人!”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