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30:有一个好消息

    上官清越吃惊地看着站在面前的夏侯云天。

    “夏侯将军!”

    夏侯云天一张刚毅的脸上,泛着一层淡淡的青色胡茬,整个人更显男人野性的魅力。

    他面目疲惫,可见多日不曾休息,但看到上官清越的那一刻,所有的疲惫尽数消散,一双虎目里缀满明亮饱满的光芒。

    他就站在那里,魁梧的身体,遮挡住了窗外所有的光芒,上官清越坐在床上,处在一片他投下的暗影中。

    “居然能在南阳城,见到夏侯将军。”上官清越很意外。

    她试图打破夏侯云天一直看着自己的深深目光,否则浑身不自然的很难受。

    可夏侯云天依旧一动不动,也不说话,就那样站在那里,痴痴地望着她,将她完全包裹在他那双霸气,却又化成一池柔软春水的目光里。

    上官清越微低下头,长长的睫毛,遮住眼底的彷徨。

    “那个,给夏侯将军拿椅子。”

    莺歌和丫鬟,赶紧搬来一把榆木椅。

    “夏侯将军,你坐吧!”莺歌见夏侯云天也不坐下,低声催促一句。

    夏侯云天还是不动一下。

    上官清越更加不自然了,“那个……给夏侯将军奉茶。”

    莺歌便赶紧去泡茶,之后端过来。

    莺歌知道上官清越的意思,便站在夏侯云天面前,挡住了夏侯云天看着上官清越的视线。

    夏侯云天终于回神,一把将莺歌从面前推开,神色不愠。

    他坐了下来,视线依旧落在上官清越的身上。

    上官清越深深垂下眼睑,不去对上他的眼睛。

    良久,夏侯云天才低声问她。

    “可还好?”

    “嗯,好。”

    “过的好吗?”他又问。

    “挺好的。”

    “真的?”他怀疑的口气,束紧了上官清越的心房。

    她抬起头来,不经意捕捉到夏侯云天眼底的一抹忧伤,她惊愕,他却已勾唇一笑。

    “既然好,我就放心了。”夏侯云天道。

    “你呢?”纯粹只是出于朋友间的问候。

    没想到,夏侯云天非常高兴地笑起来,“其实……自从你走后,过的一点都不好。”

    他每日都在忍着苦苦思念的折磨,时常处于暴走的暴躁状态,不知道打了多少人,摔了多少东西。

    就连将军府中,原先备受宠爱的小妾,也被他一怒之下赶出将军府。

    所有人都说,他变得比之前更加粗鲁野蛮,一言不合就要打要杀。

    但唯独,他自己心底清楚,起因源自于谁。

    那种不能说,不能与人倾述,只能憋闷在心底,一个人独自消化的苦闷,简直要将他折磨疯了。

    上官清越望着他,想到她离开大君国皇城的那一天,大雪纷飞的早上,夏侯云天穿着冰冷的盔甲,举着长剑,一路相送到城外……

    那份默默无言相送的感情,真的很触动上官清越,尤其在想到夏侯云天,冒着熊熊大火,不顾性命冲进去,救她出来……

    所有之前,对夏侯云天这个人物的厌恶,都已逐渐淡化。

    “过得不好,就要想办法好起来,人总要给自己一个希望,不是吗?”她喟叹一声。

    夏侯云天笑起来,铮铮铁汉看上去温柔不少,“我夏侯是个粗人,不会文邹邹的说话,但你说的话,我就爱听。”

    “给自己希望?”他想了想,眼底的笑容更盛。

    上官清越很吃惊,莫不是他以为她的话在暗示什么?

    她赶紧又说,“身为一国之将军,定然将安邦定业为己任,我相信夏侯将军,一定会成为一世传奇英雄,千古流芳。”

    “那是自然!振国大将军,不是我的目标!我要成为大君国的大将军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有野心是好的。”

    “但我更希望……”夏侯云天的声音顿住,看着上官清越的视线,更加深沉。“你能好好的。”

    上官清越眼角一颤。

    好好的?

    说来容易,做起来难。

    被夏侯云天的话,触及了心底敏感的位置,眼角不经意就有些红了。

    夏侯云天赶紧又笑着说,“我看看你的孩子吧,听说是一对难得的龙凤双胎!我活这么久,还没见过。”

    上官清越赶紧让奶娘将两个孩子抱过来。

    小无极的眼睛,已经睁开,愈显黑亮,犹如一对上好的黑曜石,乌黑发光。

    只可惜,小无央还没有睁开眼睛,经常吃了奶水,就沉沉睡去,安静的像个不会玩闹的布娃娃。

    夏侯云天一看到那两个孩子,就喜欢的不得了,还想要抱一抱。

    奶娘得了上官清越的允许,刚要把小无极给夏侯云天,他又搓着手不肯接。

    “我怕不会抱,弄疼他,还是等他大一点,再抱吧。”夏侯云天嘿嘿地说着,望着那两个襁褓婴孩,羡慕又喜欢。

    “如果这两个孩子是我的,我一定当成手中宝!”

    夏侯云天回头看向上官清越,“我做他们的干爹吧!公主可介意?”

    夏侯云天的救命之恩,大于天,上官清越怎么能忍心拒绝夏侯云天。

    “他们今后,若有夏侯将军相护,定然平安长大。”上官清越笑着说。

    在大君国,有个大将军,做两个孩子的干爹,似乎也是一件好事。

    “好!就这样说定了!等两个孩子满月,我就操办一场认他们为义子义女的仪式!”

    夏侯云天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宝贝似的掏出两个盒子,打开来一看,居然是两个做工十分精致,还带着两个铃铛的银锁。

    一个上面雕刻着“福寿安康”,一个上面刻着“禄禧荣贵”。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