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32:孤寂一生的命运

    君冥烨不放过上官清越,逼近她两步,站在她的面前,目光深邃又昏沉地凝着她。

    “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心思?”

    “我……我能有什么心思!”

    “他夏侯云天,有什么资格做这两个孩子的义父!!!”

    君冥烨低吼起来,“你就算托孤,也该将两个孩子交托给我才妥当!更何况,我不会同意你做任何伤害你自己的事。”

    上官清越的肩膀,倏然一颤。

    房中烛火明亮,无风却在摇曳不定,晃的人更加心慌。

    “什么托孤?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上官清越迷茫地摇着头,赶紧转身,用自己笔直的背影,对着身后的君冥烨。

    “小月儿,我说了,我能帮你做到你想要的一切!我不需要你做任何事!你只要照顾好你自己,还有两个孩子……”

    君冥烨的声音,不知为何会颤抖了一下,很想从后面抱住上官清越纤弱的身体,但抬起的手,又顿在半空。

    上官清越微微仰起头,看向窗外的圆月,眼底一片苍茫。

    “你说的没错,之前……我确实做了必死的准备也要救哥哥……所以……若有一个位高权重的人,照顾两个孩子,我才能放心。”

    “若说位高权重,你应该选择我!还是说,在你心底,终究不相信,我会善待两个孩子?”

    这才是让君冥烨最心痛之处。

    他已经做尽努力,敛尽气焰,磨光所有菱角,极力弥补她。不是因为多年前她的救命之恩,而是因为,他真的爱上了她。

    爱的那么强烈,又那么彻底,他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奇异又强大的感觉。

    可这个女人,终究不能完全信任他。

    “你清楚,这两个孩子的身世……我也是担心……万一你觉得……他们是你的耻辱……更何况,我更担心天下人的嘴,两个孩子,养在你身边,终究不是上策。”

    “我已经拟好诏书,只等两个孩子满月,皇上盖上皇印,便昭告天下,本王已得子得女!特封他们为小王爷和小公主!”

    上官清越吃惊回头,“将将出生的孩子,就得如此特封,会被天下人诟病!”

    “本王岂会管天下人怎么说!不关乎国家安危,本王要做的事,谁敢阻挠!”

    “……”上官清越说不出话来。

    “还有,你别以为夏侯云天对你痴心一片,便生了对他信任更多的心思!那个男人,好色成性,岂会真正爱上一个女人?你相信他,倒不如相信我!自然,我绝对不会同意你托孤!”

    上官清越闭上眼睛,“现在终于有了救哥哥的希望,我自然……自然不会再那样做。”

    君冥烨一把拥住上官清越。

    听见他强健有力的心跳,心口一片踏实,也终于有了可以依靠的感觉。

    君冥烨忽然放开上官清越,奔到摇篮前,要将银锁从孩子的脖子上摘下来。

    没想到,小无极竟然醒了,小手抓在银锁的链子上。

    “小家伙,还挺有力气。”君冥烨动了动小无极的细小手指,没能掰开。

    小无极张着小嘴,咿咿呀呀两声,甩着小手里的银链子,玩了起来。

    上官清越看着小无极的可爱样子,不禁笑了,“看来小无极很喜欢这个银锁。”

    君冥烨拿着从小无央脖子上摘下来的银锁,看了又看,最后还是将银锁给一直睡着的小无央戴上。

    君冥烨看了小无极一眼,眼底不经意噙满了宠溺。

    “小东西,既然喜欢,就戴着吧。”君冥烨不得不在这个小娃娃面前妥协了。

    上官清越看了看小无极,又抬头看了看君冥烨,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为何觉得小无极越来越像君冥烨了?

    上官清越不禁摇摇头,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怎么可能长得像。

    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君冥烨离开上官清越的房间,大步直奔夏侯云天休息的院子。

    夏侯云天已经睡了。

    他赶路半月,几乎没睡过,终于得见上官清越,心里开心,也能睡个踏实觉了。

    可疯狂的踹门声,将夏侯云天从沉梦中生拉硬拽出来。

    夏侯云天恼怒挑开眸子,气冲冲地来开门,见是君冥烨站在门外,先是一愣,随即笑道。

    “居然是冥王啊!”

    “你追来南阳城做什么?”

    “接皇上回宫。”夏侯云天依旧笑着说。

    “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不是只钟情季信阳?”

    “冥王不是也只钟情季贞儿?”

    “……”

    君冥烨瞬时哑口无言。

    “冥王,深夜不睡觉,跑来兴师问罪,就是为了公主?呵呵……”夏侯云天低笑两声,“我可还记得,冥王之前如何虐待公主,现在倒是痛改前非,改头换面了。”

    君冥烨收紧的深黑目光里,席卷起狂烈的火焰。

    “夏侯云天,别惹恼本王。”

    “我来接皇上回宫,怎么是惹恼冥王了?国不可一日无此君,皇上迟迟不回朝,朝廷已经开始乱了。”

    “本王自会护送皇上回朝!”

    “那么我倒是要问问冥王,皇上现在到底在哪里?连冷玉函都不知道皇上的下落,难道被冥王藏匿起来,寓意居心不轨?”夏侯云天沉声质问,虎目中满是敌意。

    君冥烨勾唇冷哼一声,“本王要做什么,还不需要向夏侯将军报备!”

    “关系到皇上,身为振国大将军,便有权利过问皇上的下落,守护皇上的安危。”

    本是好兄弟,现在已经完全决裂,成为敌对的局面。

    只因为,一个女人——上官清越。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