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33:萧杀的杀气

    君冥烨在上官清越的院子外,站了一夜。

    夏侯云天买了很多小玩意,过来探望两个孩子。

    远远的,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院门外的君冥烨。

    夏侯云天笑着走过去。今日他的气色极好,与一夜没睡的君冥烨形成鲜明对比。

    夏侯云天看了一眼君冥烨泛红布满血丝的双眸,噗地一声笑起来。

    “冥王站在这里做什么?守门?”夏侯云天四下看看,见没什么东西可以守的,笑得更加揶揄。

    “我要去给我的一双儿女,再送一副金镯子。”夏侯云天说着,特意将装着两对金镯子的盒子打开,呈到君冥烨的面前给他看。

    夏侯云天见到君冥烨铁青的一张脸,自己都觉得自己太无良了。

    “怎么样?做工和成色都不错吧?上面还镶嵌了一圈红宝石,看着就喜庆。”

    夏侯云天很满意这对赶工做出来的金镯子。

    君冥烨眯着一双眸子,忽然认出来,镶嵌在金镯子上面红如滴血的红宝石,正是……

    “你将你夏侯家祖传的红宝石手串给毁了?!”

    君冥烨吃紧看着夏侯云天,那一张噙满笑容的俊脸,“你居然……连祖传的手串,都舍得毁……”

    没人比君冥烨更了解,夏侯家传下来的手串,于夏侯云天多么重要。

    夏侯云天一直将那一串红宝石手串戴在身上,从不离身。

    曾经一次战场上的恶战,手串不小心遗失在被敌军占领的战场上。夏侯云天冒着生命危险,孤身一人重返战场。

    当时的夏侯云天,还是一个小队伍首领。当他看到敌军的大将军,手里正拿着他的手串。

    “这是我的战利品,如何处置,随我愿意!”那个将军,傲慢又狂妄,竟然将手串丢在地上,用脚用力碾压践踏。

    夏侯云天怒了,好像一头发疯的猛虎,逼发了他全部的潜藏战斗力。他在包围的敌军中,硬是杀出一条血路,冲向那个将军,一番拼死厮杀,一刀将对方的大将军刺死,重新夺回了手串。

    君冥烨再找到夏侯云天的时候,他已经负伤累累,瘫在地上,气若游丝。但在他满是鲜血的手里,依旧紧紧攥着那一串红宝石手串。

    对方的大将军阵亡,敌军士气大挫,君冥烨轻易反败为胜。

    自然,都要归功于在队伍里一直毫不起眼的夏侯云天。

    君冥烨命专用军医给夏侯云天疗伤,并提拔夏侯云天成了将军。

    当时,君冥烨看着满身是伤的夏侯云天,笑着说了一句。

    “定是哪个姑娘送你的定情信物吧!居然珍视的连命都不要了。等打完仗,你能再立下赫赫军功,本王求一道圣旨,成全你们。”

    “这不是定情信物。这是……我娘唯一留下给我的东西。”

    那个时候,君冥烨才知道,那是夏侯家的传家之宝,会一代一代传给夏侯家的媳妇儿,之后再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居然毁了,镶嵌在镯子上?”君冥烨震撼不已。

    “正是因为重要,才要送给两个孩子。”夏侯云天的眼睛里,缀满笑意。

    “你居然舍得?!”君冥烨收起浓眉。

    夏侯云天诧异不解,“我不会觉得,那两个孩子,不配这么好的金镯子吧!”

    “夏侯云天!你怎么总是这么笃定你自己的想法!”君冥烨愠恼。

    他只是震惊,夏侯云天居然对上官清越的孩子,舍得毁了那么贵重的手串。

    震惊在夏侯云天的心里,上官清越竟然有了这么重要的位置。

    君冥烨之前还以为,夏侯云天只是看中了上官清越倾国倾城的容颜,不会多美色生了贪恋。

    没想到……

    “不陪冥王浪费时间了,我去给我的两个孩子送金镯。”

    夏侯云天正要走,被君冥烨一把拽住。

    夏侯云天低头看着君冥烨的一只手,脸色沉郁下来。

    “冥王还有事?”

    “夏侯将军,你有什么资格靠近她们母子三人?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男女有别,她的月子房,你还想如入无人之境!”

    接着,君冥烨又说。

    “别毁了她的名誉!”

    夏侯云天挣扎了一下,没能甩开君冥烨的大手,恼怒道,“我去给两个孩子送福寿禄,也怕被人说三道四?”

    夏侯云天指着镯子上雕刻的“福寿禄”,“孩子明天就满月了,正是接福寿禄的时候,别拦着我,烦死了!”

    夏侯云天甩开君冥烨的手,转身走入院子,见君冥烨没有跟上来,满脸的得意。

    房门被推开,上官清越喜出望外地看向房门,当发现进来的人是夏侯云天,不禁失望。

    夏侯云天欢喜地将两对金镯子拿出来,“送给孩子的礼物,可还喜欢?”

    上官清越看了一眼,又向着门口的方向,瞥了一眼。她有听莺歌说,君冥烨就在院外,却不知为何一直没有进来。

    “嗯,还好。”上官清越心不在焉地回夏侯云天。

    “我给孩子戴上。”

    上官清越生怕君冥烨知道,又生气,赶紧阻止夏侯云天。

    “他们还那么小,身上不适合戴太多金银饰品,太重了!有银锁就够了。”上官清越赶紧推了夏侯云天的金镯子。

    “而且,这镯子上的红宝石,成色那么好,一看就价值不菲,不适合戴在小孩子的身上。”

    “黄橙橙的金镯子,上面嵌着红宝石,看着多喜庆,多好看,还有福寿禄,吉祥的很!给孩子戴上,身为义父送给他们的大礼,总不能不收吧。”

    上官清越还是不肯收,用力推回去。

    镯子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叮铃声。

    夏侯云天低头看着地上的镯子,神色落寞。

    他缓缓蹲下魁梧的身体,手指小心地将金镯子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