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34:居然发生这种事

    上官清越警惕地盯着步步靠近的南宫鸿雁。

    她在南宫鸿雁的眼底,看到了透彻心骨的寒冷。

    犹如一把匕首,指着上官清越的心房。

    在南宫鸿雁的眼底,除了冷,再无其它。

    上官清越不禁心底怵然,这个女人,要做什么?杀她?还是有什么别的目的?

    上官清越眼角余光看向不远处的摇篮,不管南宫鸿雁要做什么,她都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她的孩子。

    “大胆!还不退下!”莺歌厉声呵斥,挡在上官清越面前。

    南宫鸿雁缓缓勾起朱唇,目光依旧阴凉。

    她不说话,反而显得更加骇人。

    忽然,惊变瞬间爆发。

    南宫鸿雁黑色的身影一闪,犹如盛开的黑莲,扑面来袭。

    莺歌已掏出匕首刺向南宫鸿雁。

    上官清越猛抽一口寒气,扑向摇篮前,挡住两个孩子。

    房间里的奶娘和丫鬟,都吓坏了,响起一片低叫声。

    “闭嘴!别吓到孩子!”上官清越冷声呵斥。

    丫鬟和奶娘们,当即安静下来,死死捂住自己的嘴。

    南宫鸿雁的速度极快,武功也在莺歌之上,然而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南宫鸿雁并非想行凶,而是扑向上官清越的床榻,抓起枕头下面装着龙珠的盒子,转身逃了出去。

    上官清越大惊,“快点抓住她!她偷走了龙珠!”

    莺歌赶紧冲出去,却听见司徒建忠喊了一声,飞身追向已经逃走的南宫鸿雁。

    “保护公主!不许离开公主寸步!”

    南宫鸿雁赶紧顿住脚步,警惕观察整个院子,见没什么异象,这才退回房里。

    司徒建忠是担心,南宫鸿雁有同伙,来个调虎离山,陷上官清越于危险之中。

    丫鬟和乃娘们,赶紧将房间因为打斗而凌乱的场面收拾赶紧。

    上官清越看了一眼两个孩子,穿上外衫,便往外走。

    莺歌赶紧拦住上官清越,“公主,你去哪里?”

    “南宫鸿雁居然奔着龙珠而来,她怎么知道龙珠藏在我的枕下!还有,她夺走龙珠,什么目的?”

    “今天是满月,哥哥被他们藏去了哪里?他们大家都去哪里了?怎么一个人都不见了!”

    上官清越越来越心慌,已经难以再在房中稳坐而置之不理。

    之前君冥烨说,已经派人去打通无底崖的隧道,然而那个老头现在到底有没有消息?

    君冥烨之前说过,必要的时候,很可能会选择极端的方式,解决所有的麻烦……

    若哥哥的毒,没有龙珠,依旧解不了,他们会如何对哥哥?

    还有南宫鸿雁,在这个关键时刻,将龙珠偷走做什么?难道南宫鸿雁,从一开始,就是奔着龙珠而来?

    “公主,你还差一天满月,您不能出去!现在外面很危险!”

    “正是因为危险,才更要出去看一看。”她的心里,总是惶惶的,感觉好像要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似的。

    “不知道南宫鸿雁那个女人是什么目的,公主就更不能出去!”

    上官清越一把将莺歌推开,走了出去。

    院外的清风,扑面而来,带着阵阵不知名的花香。

    上官清越刚要出院子,蓝曼舞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气喘吁吁。

    “大姐,阿哑呢?今天……”

    蓝曼舞焦急的眼底都是泪水,声音哽住,目光急切地看着上官清越。

    “我问了很多人,也去阿哑住的房间看过了,他不在,冥王也不在,他们都去哪里了?”

    上官清越也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府里的人,怎么可能知道他们去哪里了!今天的事有点蹊跷,你先不要着急。”

    “我能不急吗?阿哑……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蓝曼舞的声音哽住。

    上官清越被蓝曼舞这么一挡,渐渐冷静下来,知道现在跑出去,也找不到任何人。

    “大姐,阿哑会不会出事?”

    “大姐,怎么办?想想办法吧……若阿哑真的出了什么事,我……我……我也不想活了。”

    上官清越没想到,蓝曼舞对哥哥的感情,已经深到这种程度。

    这个时候,冷玉函带着人过来。

    “公主,冥王让玉函保护公主安危。”

    上官清越的院子,被一群官兵团团包围起来。

    “冷将军,冥王现在在哪里?”上官清越问。

    “回公主,玉函不知。”冷玉函声音恭敬地回道。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冷玉函抱拳低着头,不说话。

    “我知道,你是冥王信得过的将领,问你肯定不会告知我。”上官清越转身,扫了一眼围住整个院子的官兵。

    “想来冥王正是担心我会从这里出去,才让你带人看着我吧。”

    “还有一件事,希望将军及时通知冥王。龙珠失窃,被南宫鸿雁偷走了。”

    “什么?龙珠被那个女人偷走了!”冷玉函震惊不已,赶紧抱拳行礼,转身而去。

    “公主稍安勿躁,玉函会通知冥王。”

    上官清越对身边的莺歌使个眼色。

    莺歌当即会意,趁着人不注意,悄悄跟上冷玉函。

    上官清越焦急等在房中,时不时看一眼两个孩子。

    小无极睁开眼睛的时间越来越长,总是拿手抓着妹妹,奶娘只好将两个孩子分开,放在两个摇篮里。

    刚刚将小无央放在摇篮里,没想到小无忧就哭了起来。

    上官清越急忙扑过去,抱着小无央哄了好一会,小无央还是哭,只好将小无央又放回小无极的身边。

    没想到,小无央当即止住了哭声。

    “感情小无央是离不开哥哥。”上官清越欣慰地看着两个密不可分的孩子,心头一阵发酸。

    没过多久,莺歌回来了。

    “公主,没追上,中途被发现了,冷将军很机警。”莺歌气喘吁吁说。

    上官清越来回徘徊,看向窗外。

    已经过了晌午了,今日挺空万里,一点云丝都没有,想来今夜是个月朗星稀的夜晚。

    蓝曼舞在院子外,一脸担忧。

    上官清越走出去,“你去将雨芡找来,就说本公主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