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35:一纸休书

    蓝曼舞走到上官清越面前,小声说。

    “我来找雨芡夫人,没想到院子被人守着,不让进。我便喊了小妹来帮忙。毕竟小妹是将军夫人,下人不能拦。”

    “没想到……”蓝曼舞将声音压得更低,“推门进去,就撞见这种事了。”

    即便蓝曼舞的声音很低很低,冷玉函还是听了个清清楚楚。

    管家杨伯一直看不上雨芡,自从雨芡入了将军府,借着身份耀武扬威,坏了很多将军府历来的规矩,还不将他这个在将军身边多年的管家放在眼里。

    而杨伯本身也看不上雨芡出身青楼的低贱身份,“将军,我之前就说,出身青楼的女子,怎么能检点!才到将军府没几日,便耐不住寂寞,偷人了!”

    “这让将军的脸,往哪搁!”杨伯老气一叹,“真是丢人呐!”

    冷玉函的脸色已经风起云涌,一片铁青。

    “雨芡,我待你不薄!!!”冷玉函痛心地低吼一声。

    雨芡哭着,纤纤玉指忽然指向不远处的蓝颜儿,“定是你个小丫头,看不上我受宠,故意设计陷害我!不然怎么一下子院子里多了这么多人,连将军都来了!”

    蓝颜儿吓得肩膀一抖,怯怯后退两步,一双眸子通红,带着晶莹水雾。

    “姐姐,你怎么能这样说我?是你……是你自己不守妇道……你怎么能返过来冤枉我?”

    蓝颜儿抬起水蒙蒙的眸子,望着冷玉函,“将军,我没有。”

    冷玉函现在哪有心情听她们争辩,恼喝一声。

    “打!!!狠狠打!!!!”

    “玉函,我是冤枉的……雨芡怎么会背着将军做这种事……雨芡……雨芡没有……”雨芡痛哭起来,爬向冷玉函,被冷玉函一脚踹开。

    杨伯恨恨地唾弃一口,“谁偷人会承认!捉奸那双,都被捉在床上了,还砌词狡辩!”

    下人已经拿着棍棒进来原来。

    书生在下人的手里,吓得瑟瑟发抖,面如菜色。

    棍棒挥舞下来,直接打得那个书生,趴在地上,起不来身,痛苦地呻吟。

    “饶……饶命……大将军饶命……”

    更加狠厉挥舞下来的棍棒,直接打得那个书生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有痛苦的哀嚎。

    冷玉函气得身体都在颤抖,目光寒若冰川地盯着趴在地上,不住哭的雨芡。

    “本将军会念在相识一场的份上,让你少受些苦。”

    雨芡吓得彻底瘫在地上动弹不得,颤抖的唇瓣,一张一合。

    “玉……玉函……”

    一棍子抡下去,打得雨芡皮开肉绽的疼。

    “啊———”

    雨芡哀嚎一声,娇媚的脸上,满是痛色。

    “啊———”

    一道一道扯痛的嘶喊声,不少人都不忍心去看那血腥的场面,可却得不到旁人丝毫的怜悯。

    可见雨芡在府里,也不是如表面那样备受众人敬重。

    是因为她的出身不好,一直被人心底唾弃,大家只是阴奉阳违的奉承。

    几棍子下去,雨芡清晰感觉到后背一阵滚烫的疼,热辣辣的折磨她的意识,渐渐模糊。

    “要打就打我吧,夫人是冤枉的……”

    雨芡的贴身丫鬟春兰,终于忍不住,哭着扑倒在冷玉函的脚下。

    “将军,是我带这个书生进来的……他是……他是……”春兰哭的说不出话来。

    “呜呜……夫人是冤枉的……那书生……是我的表哥……进将军府……是来找我的。”

    众人大骇。

    冷玉函凝着阴凉刺骨的目光,盯着脚下哭成泪人的春兰。

    “之前就见过这个男人,偷偷进来将军府好几次,都是从后门溜进来!”杨伯愤愤道,“之前我阻止,夫人却袒护,不让管,说她是将军夫人,想让谁进来,都她说了算!也不让告诉将军!”

    “春兰!你说是你的表哥,如何证明夫人和这个男人干净!”杨伯呵斥一声,气得老脸都在哆嗦。

    春兰哭得声音无力,“之前……是我求夫人帮我……表哥要进京赶考……要很久才能回来,我们的婚期也定在……定在表哥大考之后。我们思念彼此,却不能见面……我只能让表哥混入将军府……才有见面机会……”

    “那也不能保证,你表哥背着你,与夫人暗渡陈仓!!!”杨伯又呵斥一声。

    春兰哭得双眼通红,张着嘴,忽然没了声音。

    冷玉函一脚将春兰踹开。

    雨芡已经被打得意识涣散。

    她抓紧拳头,指甲早已陷入掌心,滴滴鲜血,落在滚热的砖石地面上,被火热的阳光炙烤的一片艳红。

    加诸在雨芡身上的棍棒,还在继续,雨芡已经听不清楚周遭的声音,恍惚隔着厚厚的一层水,只能隐约听见有人在哭。

    那声音凄厉痛苦,却又飘渺遥远,再也听不真切。

    雨芡的眼前,越来越黑,却又忽然张大眼,看向不远处的上官清越,张了张苍白的嘴唇,发不出声音,只能吃力地动着唇瓣。

    上官清越看出来雨芡的口型。

    她正一遍遍说着,“救救我,救救我……”

    上官清越眉心渐渐收紧,终还是走上前,对冷玉函说。

    “还没调查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还是不要枉害人命的好。”

    即便冷玉函现在再生气,公主都发话了,总要听一听。

    也算给了自己一个台阶。

    冷玉函用力一甩手,纷乱的棍棒停止下来。

    雨芡的眼前越来越黑,觉得自己一定快要死了。但她没想要,要死的时候,竟然并不痛苦,反而安静又安逸。

    她的眼前,一片金星四射,犹如看到了南阳城庙会漫天绽放的焰火,映得大地一片五光十色。

    那日庙会的晚上,她带着春兰匆匆赶回将军府的半路上,遇见了带着官兵巡查的冷玉函。

    每逢佳节,都是冷玉函最忙的时候,没有时间陪伴家人,也没有时间过节。

    他坐在高头大马上,在人群中,一片斑斓的光影里,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