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晓萱 作品

第一百七十七章宣布,非他不嫁

    两人纠纠缠缠,几乎是整整一下午。

    到了晚上,黎晓曼因为太累,睡了一会,醒来已经超过九点,而龙司昊已经不在她的身旁。

    她起来先去浴室洗了个澡,穿上了一件还算保守的白色睡裙,便走出了卧室。

    一阵阵饭香从餐厅里传出来,她心中一喜,进了餐厅,却没有见到龙司昊。

    蹙了下眉,她听到与客厅相连的花园里传来熟悉的低沉声音,隐隐夹杂着一丝怒气。

    “索菲,我再说一次,离开te,如果没什么事,不要再打电话来。”

    黑绸布般的苍穹中,缀上了雪白珍珠般耀人的星星,如水的月光倾泻而下,为有些昏暗的花园镀上了一层朦胧的轻纱,秋风习习,在夜色下仿佛被泼了墨一般的花草骄傲的抬起头,板起身子,与晚风翩翩起舞,远处是耸立的高楼大厦,五光十色的霓虹灯闪烁其中,夜景迷人。

    龙司昊背对着客厅站在花园里,俊挺的身影在月色下更显颀长高大。

    此刻的他如画的眉宇间压抑着一丝怒气,俊美的脸上线条凌冽,目光犀利沉冷,语气坚决,“我现在绝不可能回马赛。”

    “司昊……”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带着一丝哭腔,“你不回马赛,我也绝不会回去,司昊,你不要逼我……我……我……”

    电话里突然没了声音,伴随着是一道急促的喘息,紧接着便是一道慌张的声音传来。

    “索菲小姐……索菲小姐……”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是佣人慌张的声音,龙司昊如画的俊眉微蹙,沉声问:“怎么了?”

    “龙先生,索菲小姐她哮喘病又发作了,但是却不肯吃药,龙先生,索菲小姐说除非你回来,否则,她死都不吃药。”电话里传来的是佣人急切慌张的声音。

    闻言,龙司昊目光一沉,眸底闪过一丝戾色,俊美的脸上表情阴沉骇人,白皙的大手握紧了手机,沉吟半响后,他才声音沉冷的说道:“让她先吃药,我一会就过去。”

    话落,他冷冷的挂了电话,转过身却见黎晓曼正站在他的背后。

    他如画的俊眉轻蹙,俊美脸上的阴沉表情褪去,目光柔和的睨着黎晓曼,“晓晓,什么时候起来的?晚饭已经好了。”

    黎晓曼秀眉轻蹙,斜睨了眼他握着的手机,轻抿唇问:“你一会要出去?”

    刚刚他的话,她听的不是很完整,但是大概听出他一会有事要离开。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紧锁她,淡淡应道:“嗯!”

    黎晓曼本想问他去哪,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应该要对他有足够的信任吧。

    她走上前,主动拉起了他白皙的大手,“我饿了,先去吃饭。”

    进入客厅,龙司昊一把将她拥进怀里,低下头亲吻着她鬓边的发丝,目光深情的睨着她,幽深的眸底染上一丝笑意,“晓晓,你不问我去哪吗?”

    她挑眉睨向他,清澈的水眸眯了眯,“为什么要我问?有心的人自己都会说,问来的也不一定是真话……”

    说到这,她睨着他会心一笑,“司昊,我应该试着信任你,如果这个世上连你都信不过,那这个世上的男人就真的全都不可信了。”

    龙司昊垂眸睨着她,目光柔和宠溺,白皙修长的手指轻挑她的下颚,“你这算是在夸我是这个世上最好最值得信任的男人吗?”

    话落,他修长的双臂一收,将她紧紧搂着,白皙的下巴磨蹭着她的额头,声音低沉温柔,“晓晓,我不会辜负你对我的信任,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会在十点之前赶回来,等我回来,我再告诉你我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

    闻言,黎晓曼挑眉睨向他,蹙了蹙眉,“你不吃晚饭了吗?”

    龙司昊低下头在她粉嫩的唇上印了一吻,狭长的幽眸深睨着她,“吃了晚饭,我在十点之前就赶不回来了,你先吃。”

    随即他放开黎晓曼,穿上外套后,让她吃完晚饭困了就先睡,才离开了公寓。

    在他离开后,黎晓曼吃完了晚饭,洗好碗后还不到半个小时。

    见距离十点还有半个多小时,她拿了纸笔,坐在客厅沙发上,边想边描画着吴总那个case的设计图。

    她画了两张设计图,但都不满意,好不容易有了灵感,在画第三张时,她放在名贵茶几上的手机响了。

    因为在专心画设计图,她没有看是谁打的,便接了。

    电话里传来的却是霍云烯的声音,“曼曼,在哪?爷爷他……”

    听到与霍业宏有关,黎晓曼停下了手里的事,蹙眉问:“爷爷怎么了?”

    “爷爷他……有事要见你,你……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霍云烯的声音有些吞吞吐吐,像是在隐瞒什么,又像是因为什么而有些慌张。

    霍业宏一直把黎晓曼当作亲孙女看待,因此事情一与他有关,黎晓曼就十分上心。

    听霍云烯问起她在哪里,她蹙了蹙眉,并没有告诉霍云烯她在红花苑的地址,而是说了距离红花苑不是很远的地址。

    和霍云烯挂了电话,她打给了龙司昊告诉他要回霍宅一趟,但她却没能打通,龙司昊的手机关机了。

    猜想他的手机应该是没电了,她换了一身衣服,才离开了公寓。

    出了红花苑,她走了一段路,在她刚刚给霍云烯说的地点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