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忆添翼 作品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试验(二)

    树藤围成了一面城墙,城墙内与城墙外完全就是两个天地,里边所有的树藤都在肆虐着,而外边,却一点都不知情。

    天色已经昏暗了下来,战斗也因此暂时的停歇。

    “唔……”冰怡茹将脸整个埋在枕头里面,蓝凤儿则是熟熟的睡在她的身边,冰怡茹心中暗骂她这个小没良心的,就这么把她一个人给丢在了晨姨那恐怖的怒火之下。

    上一次冰怡茹受伤的时候冰晨就说要跟在冰怡茹身边,冰怡茹当时可是答应了来着,可是离开的时候就把冰晨给丢下了,所以这一次冰晨跟着冰沐麟过来,看见的又是受伤的冰怡茹,那就是一个愤怒啊,气呼呼的想要教训她们两个,不过一个装痛躺在那里,一个干脆直接睡过去了,虽然冰晨知道她们是装的,可是也不好打扰她们休息。

    而这就导致她气没处撒,这就让冰榆等跟过来的冰家众人倒霉了,就连冰沐麟这个冰家家主也笼罩在冰晨的怒火之内。在冰怡茹和蓝凤儿两个面前,不管是谁,人人平等。

    “你别给我装啊,我之前都跟你说好了,我跟着你一起走,好照顾你,叫等我的,你刚答应,扭头就走了几个意思啊,欠收拾是吧?”冰晨就坐在床沿上,瞪着冰怡茹。虽然吧,不能将怒火直接的发泄在冰怡茹的身上,不过这说说还是无伤大雅的。

    “呜呜……”冰怡茹测过脑袋,将半张脸露出来,一双眼睛闪烁着怜的神光,这要是平时,冰晨肯定怜惜不已,可是现在,绝对不可能了。

    “别装,我还能不知道你啊,刚才还不是气愤的想要给妹妹报仇吗?现在怎么了?疼啊?我告诉你,骗不了我了,给我好好听着。”冰晨在身前点着手指,冰怡茹赶紧将脑袋转回去,如同收紧的鸵鸟。

    冰怡茹现在就只敢听着,其它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

    “这一次,你要是再把我给丢了,我就去夫人那里了,听到没有?”冰晨郑重其事的要说的就是这句话,这是重点之中的重点。

    冰怡茹的小脑袋轻轻的点了点,这一次,她是真的不敢反驳了,也不敢耍小聪明了。

    因为那可是白墨莲啊,冰怡茹最怕的就是妈妈了,这是从小到大养出来的阴影,这阴影随着冰怡茹年纪的成长,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是越来越大,正是因为如此,冰晨要想威胁冰怡茹,只能借用夫人的名号了,她相信,夫人绝对是站在她这边的。

    “晨姨,那个,我……”

    “现在,你给我闭嘴,好好的休息。”冰晨掰着拳头咔咔响,冰怡茹赶紧的闭眼,不管她现在想不想睡觉,她也只能闭眼。她现在非常的羡慕身旁的蓝凤儿,睡的好熟啊。

    冰怡茹心中有事,是真的睡不着。冰晨出去之后,冰怡茹才敢睁开眼睛,缓缓地吐了一口气,感慨道:“发飙的晨姨好恐怖啊。”

    叹息之间,冰怡茹睁着大眼睛,就躺在那里,看着床帘的上方,就这么沉默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睡不着,因为自己身上这一身伤?并不是,疼的话,确实挺疼的,但是还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

    感慨唏嘘?这也没什么好想的,归根结底就是自己的实力太弱,这才被一路追赶,以至于伤残到此。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因为自己的实力太弱罢了。冰怡茹的目光有些放空,看着是床帘,但实际上看的是天空,是那片天际之中的神之法则,要不是因为神之法则,她的境界也不会一直停在这里……

    下一刻,冰怡茹猛然回神,一下子扯动了伤口,疼的直抽气,冰晨这个时候刚好回来,手中端着热水和冰怡茹蓝凤儿两个需要更换的药品,一看见冰怡茹小脸都扭曲的冰怡茹,赶紧的跑过去,担心不已的问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冰怡茹逐渐缓过来,脸上布满了冷汗,半睁着眼睛看向晨姨,软软的说道:“没事,晨姨,不用担心,就是不相信扯到伤口了……”

    “你还好意思说,睡相不好那就应该改,夫人以前训你的时候我们还拦住,现在想想,我们就不应该拦着才对,就应该让夫人好好的收拾你才对,现在好了,压到伤口了吧。”

    冰晨是以为只是因为冰怡茹自己睡相不好这才压到了伤口,可实际上不是,不过既然已经产生了这个误会,那也没有必要解释了。

    冰晨拧干热毛巾,替冰怡茹擦拭脸上的冷汗,一张小脸看上去是那的苍白,一时间,冰晨握紧了拳头,她发誓,那些伤害了小姐的人,一定要死。

    冰怡茹缓缓地睁开眼睛,淡淡的说道:“晨姨,不需要太着急的,我们可以慢慢来,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你也知道啊,那你之前想干嘛?早死啊?”冰晨轻轻的点了点冰怡茹的脑袋,随即说道:“说起来,豪儿少爷呢?他不应该保护你们的吗?怎么没在?”

    听上去是在怪罪星晓豪一样。

    冰怡茹赶紧为星晓豪解释道:“不,不是这样的,小豪护了我们一路,他在我们进入雾迷流息之前阻拦追兵,现在,我们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他的伤,应该把我们还严重。”

    看着冰怡茹紧张星晓豪的样子,冰晨无奈的叹了一口,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就这么死心塌地吗?

    “行了行了,你也别担心了,我们会负责寻找豪儿少爷的,你别担心,他不会有事的。”冰晨安慰着冰怡茹。

    可是她们不知道的是,星晓豪自从进入了雾迷流息之后,已经彻底的消失了,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传出来。

    冰怡茹浅浅一笑,说道:“我知道。”

    说着,便又沉默了,冰晨看着着实担心,她认为冰怡茹还是在担心星晓豪,随即说道:“好了,我们不多想了,我给你擦一下身子,顺便换一下药。”

    冰怡茹轻轻的点了点头,在冰晨的搀扶下缓缓坐起来,这伤她确实应该好好养养了。

    ……

    “咳咳……”这片荆棘林跟先前的树藤林完全不一样了,同样是斩不断,刚才的树藤林至少是弹性的,斩不断只是将你弹开,可是这里,那些荆棘就如同无坚不摧的金属一样,金蛇剑斩击在上面,都擦出了无数的火星,震得紫玉欣手臂酸麻。

    不过也好在这里的荆棘是死的,不会动,再加上因为粗大的原因,所以空隙巨大,紫玉欣虽然艰难,不过紫玉欣还是有惊无险的穿过了一根又一根的巨大荆棘,朝着深处走起。

    “这究竟是什么啊?”闲暇之余,紫玉欣还能探讨一下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危险正在逼近。

    紫玉欣的体力在经过乐谷的训练之后,已经大幅度提升了,可是也经不起这么消耗啊,这刚才的一路奔跑,现在又上上下下的爬荆棘林,中间又没有怎么休息,能不累吗,就连金蛇剑在手中紫玉欣都觉得快要提不起来了,要不是现在对它有着极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