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再见故人来

    也许是第一天学武,顾卿十分兴奋。因为以前因为自己体质羸弱,所以什么都不能学,勉强学了一个轻功已是十分费力。现在好了,自己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顾卿终于有幸学习古人的武功了!

    按照萧引教的方法尝试在丹田聚气,感受到小腹以下的位置有股子热流经过,慢慢凝聚,还像真的像萧引所说结成了内力。

    因为身体被灵丹妙药给改造过,所以经脉没有一点杂质,恐怕是所有练武人最大的愿望。所以,顾卿运行起来没有感觉到一点吃力,反而被温热的内力温养着经脉的感觉十分的舒适。

    萧引站起身子,看着床上盘膝而坐,认真运功的顾卿,脸上的笑容了有了些暖意。青莲决后面还有十六剑势十分适合顾卿灵活的身子学习。有人眼巴巴的送过来又不留名,世界上可没有这样的好人啊!

    一手把玩着白玉箫转眼来到了唇边,唇瓣微动,几缕悠扬的音调便潇潇洒洒而出,转眼蔓延在漆黑的夜色之中。

    顾卿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觉的,反正第二日醒来觉得身体十分的舒服。抬眼看了看外面的太阳,刚刚升起并不是刺眼。

    地上的床铺已经收拾了起来,床头放了一张字条。

    “今日隆安票号有事,耽搁一日,明日再走,你若无聊可以随处走走。”

    顾卿也不赶时间,她来就是为了找香儿做个伴的,顺便去看一看靖安皇城,就算一个人完成这个约定吧。

    简单的吃完早饭,一推开门就看见掌柜早膳在敲隔壁的门,只是好半天都没有人应,掌柜正怀疑里面还有没有人,正欲推开的时候,没想到里面传来异常沙哑的声音:“放下,给我滚。”

    顾卿刚旋转的身子,正欲下楼,听到这声音浑身一震。明明没有听过,为什么觉得那么熟悉?

    难道是因为那话语中极寒的冷意?

    掌柜哪里敢多做停留,连忙将东西放下,便忙不迭的转身要离开,没想到看到了顾卿,本来就委屈的一张脸看到顾卿后更加委屈了:“姑奶奶啊,你是个大善人不如连他今日的房钱也给了吧!”

    “他有给你珍珠了?”干净的眼眸落在那紧闭的门扉之上,刚才端来的早膳正摆放在门口。

    掌柜面色一苦:“可不是吗?还是上次给你看的珍珠,要不姑奶奶再做一回善人,权当救济救济我?”

    见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和昨日差不多大小的珍珠,心神微动,似乎觉得有些奇怪,但是还是忍住心里那个不真实的念童谣。他……怎么会来?

    拿过那颗珍珠,将今日的房钱放在了掌柜手中。掌柜面露喜色,不断的点头哈腰,差点将顾卿看成了财神爷。

    待掌柜离去后,顾卿移步到那紧闭的房门口,从荷包里面抬出了二十两银子轻轻的放在了托盘上面。似乎想到了什么,便放松心神的倚靠在门扉上。

    “你是缺钱了吗?以后不要拿珍珠换了,在这里珍珠不一定有现银好用。你的珍珠都是上品,二十两银子买下是我赚了,还望你不要介意。你如果是逃难的话还是早点离开晋城吧。去南方,那里会安定许多。”

    她看着掌心躺着的两颗白润的珍珠,微微一笑,如果有人此刻看到了顾卿的笑容,一定会发现是那样的美丽,带着恬适的美丽。

    “看到你这个珍珠不禁让我想到一个故人,他出门没有带钱的习惯,有一次我和他去吃面的时候没钱付账,我都打算逃跑了,他从腰带上面揪下了珍珠为我解围。所以……珍珠还是不要卖了吧,挺值钱的,去了南方后就会涨价的。”

    她起身,准备要离开,没想到屋内传来一个人沙哑的声音,似乎嗓子被什么东西给揪紧,十分的难听。“姑娘说的人可是你的心上人?”

    “心上人?”顾卿微微一怔,她浅笑一声:“如果非要这么深究的话也算是心上人吧,但是他的心里似乎装了许多人,我不愿意做了万分之一。”

    她不求一生一世一双人,也不会让自己沦为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

    顾卿松了一口气,想说的话都说了,心里也轻松了不少:“你还是赶紧吃早饭吧,早饭快要冷了,珍珠我拿走一颗,剩下的一颗还给你。”

    转身,离开,也算是给自己做一个告别吧。就在顾卿转身下楼的瞬间,那扇紧闭的门扉伴随着吱呀声慢慢打开。一个黑色玄衣的男子冷若冰霜,眉眼极寒,凤目微微低垂看着门前摆放的托盘之上放着二十两银子,还有一个洁白如玉的珍珠。

    顾卿出了客栈一路上走走停停,现在晋城看似安逸,但是每个人的脸上带着几分惶恐。街道上没有多少商贩,行色匆匆的路人根本无心观察两岸的东西。所有人看着都好像十分忙碌,似乎只有自己,无所事事,还找不到自己的目的地。

    这次黄河的水难远比往年厉害,流言更是闹的人心惶惶,这样不安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尽头?也不知道北唐烈现在到哪了,按照他的速度,今日中午时分就能到达临安了吧。

    就在她脑海一片思绪的时候,突然前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顾卿眸色一动,便提步跑上前去。

    只见人群中有个女子一身爽朗的蓝色劲衣打扮,提步出剑的样子也颇有些女侠风范。女子一剑搭在一个瘦小男人的手腕之上,轻轻拍了拍,有些清冷的说道:“你要是再不放下我的钱袋,信不信你这只手就没了?”

    虽然大街上上演这样的一幕但是围观者甚少,生怕惹祸上身,只要不打死人知府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