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7】分床睡

    一点也不在意。

    反正该看的,在度假村的那个晚上已经看光了。

    “那天我喝的烂醉,我什么也没看到。”夏达达抿着唇,脸颊通红。

    那天晚上和简大宝发生的一幕幕,她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她只记得,那晚有个男人像泥鳅一样纠缠着她,累的她大汗淋漓。

    折腾的又累又困,完事后,她就睡着了,中间的记忆她一点都不记得了。

    “是吗?那现在看也不迟,以后我们的日子还长,要慢慢习惯。”简大宝继续擦着头发,他和夏达达已经结婚,往后这种情景随处可见。

    日子还长,要慢慢习惯?

    听着这几个字,夏达达打了激灵。

    老天,这种日子真是煎熬。

    两个根本不想爱的人结婚,这日子简直……

    夏达达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情此景,这种感觉就像踩到牛粪一样!

    “知道了。”夏达达闷闷到应道,心情一点也不好。

    “好了,快去洗澡吧,今天累了一整天,洗完澡就早点休息。”简大宝揉了揉肩膀,看似简单的婚礼,没想到却把人折腾的够呛,一回来,他就已经感到一丝劳累。

    “恩。”夏达达恩了声,拿起自己的睡衣转身走进了浴室。

    挂好衣服,不一会,浴室便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夏达达洗了将近二十分钟才从浴室里出来。

    只是,她出来时,简大宝已经爬上了她们铺满玫瑰花瓣的婚床,此时,他正抱着他的商务电脑不知道在看什么,专注的样子,不知道多诱惑人。

    不得不说,简大宝是她夏达达从小至今见过最帅的男人,帅气的脸庞,强壮的体魄,属于男人的优点在他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就像上帝亲手打造出来的人儿一样夺目。

    “盯着我做什么,是不是在想今晚怎么扑倒我?”夏达达的视线一直看着他,简大宝感觉到一双强烈的视线,于是,他忍不住抬头。

    抬头的一霎,便看到是夏达达在看他。

    “咳,谁说我想扑倒你?我才没那么色。”夏达达气的脸颊通红,这简大宝居然调戏她。

    夏达达格外错愕,一本正经的简大宝也会开这样的玩笑。

    “那你看什么?”简大宝目光移回到自己的商务笔记本电脑上,问道。

    “我在想,今晚我们该怎么睡。”夏达达露出难堪的表情。

    整个卧室就一张床,今晚她和简大宝怎么度过?

    “当然是洞房花烛夜,别忘了,今晚可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一刻值千金。”简大宝勾着唇,露出浅浅的笑意,想看看夏达达会有什么反应。

    洞房花烛夜?

    听到这话,夏达达打了个哆嗦。

    她和简大宝好像还不太熟吧?

    想洞房花烛夜,简大宝休想!

    “宫大少,我们好像还没有熟到那个程度……”夏达达拉紧胸口的睡衣,怕简大宝来硬的。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分床睡?”简大宝合上了电脑,问道夏达达。

    “恩,当然。”夏达达慌忙点头,表示是。

    她根本无法做到和简大宝那么亲近。

    哪怕是和简大宝什么都不做,只是躺在一张床上睡,她都无法接受。

    “那你睡地上,我睡床。”夏达达的提议正合他的心意。

    他也有这个意思,分床睡。

    “我睡地下?”夏达达咬唇。

    这简大宝懂不懂谦让?

    她可是女生,简大宝不知道让她吗?

    “这里是我的地盘,要分床睡就只能你打地铺。”简大宝露出主人的姿态。

    整个卧室,都是他简大宝的,可没有夏达达的份。

    “打地铺就打地铺。”总比和简大宝睡一张床强。

    想了想,夏达达也就没有再跟简大宝起争执。

    现在这种状况,确实,该她让步。

    于是,夏达达也就没有再和简大宝吵嘴,走进衣帽间,找到席子、垫子、棉被,自己从新铺了一新床,至于她和简大宝的婚床,那就留给他一个人睡好了。

    只要,不侵犯到她,夏达达心想,睡地上也没那么糟糕。

    就这般,吹干头发后,夏达达便睡在离床位置最远的地铺上。

    或许是因为婚礼上的忙碌累坏了,夏达达躺下后,没多久便睡了过去,不一会,她便睡着了。

    凝视着远处陷入梦想的夏达达,简大宝心里冷哼,地上真有那么好睡吗?

    他倒要看看夏达达能坚持多久。

    她们两已经结婚,这种日子可要持续一辈子,简大宝心里在想,夏达达难道一辈子都打地铺?

    心里猜想着,简大宝也睡下了。

    一直到第二天……

    骄阳冉冉升起,笼罩着整个宫家。

    院外,一片乔红,特别的壮观美丽。

    夏达达从睡梦中醒来时,简大宝早已经醒来了,他起来的比她还早。

    “终于醒了?”简大宝穿着衬衫,一边照着镜子,挺拔的身躯在朦胧的视线里,是那么的诱惑富有魅力,夏达达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从床上爬了起来。

    “恩,现在几点了?”夏达达伸了伸懒腰,这才发觉时间似乎不早了。

    “差15分钟,9点。”简大宝看了一眼手表。

    “咳,这么晚了?怎么不早点叫醒我。”一听到都快到9点了,夏达达即刻从床上爬了起来。

    完了,今天好像还要和简大宝一起去给宫夫人和宫先生敬茶。

    “起那么早做什么?”简大宝不明白的问道。

    依然,漫不经心搭理自己的衣服和领带。

    “第一天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