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4】说错话

    她是怎么做到的?

    简大宝疑惑地望着她,继而接过了文件看了一眼。

    然,翻开文件。

    简大宝发现不对。

    这文件上怎么有那么多墨迹?

    明显纸张比原文件脏一点。

    “这是什么?”简大宝指着文件问道夏达达。

    突然明白过来。

    夏达达拿来的文件并不是手打出来的文件,而是复印件!

    “你让我打的文件呀。”夏达达无辜的答道。

    “我是让你手打,手打明白吗?”简大宝将文件甩在桌上,冷酷的脸冷了起来。

    “可你也没说不能复印啊,我见秘书室的秘书打文件都是用复印件。”夏达达反驳着,为什么她的文件就要手打,其它人都可以用复印件?

    夏达达心里有些不平衡,觉得简大宝是故意的。

    “她们是她们,你是你。”简大宝纠正道。

    “我和她们有什么不一样?一样是女人,一样漂亮,文件也是一样的,为什么我不可以手打,她们却可以?虽然,你不喜欢我,但也不能偏心的这么明显吧。”夏达达小声表达着自己内心的不平衡。

    觉得简大宝这是在偏袒。

    “我什么时候偏心了?”简大宝力争道。

    “哦,如果不是偏心,那总裁就是故意在整我。”夏达达牙尖嘴利反驳着简大宝。

    “夏达达,你……”夏达达的话,将简大宝堵的没话说。

    没想到这女人这么能说,原本想挫挫她的锐气,看来他是小看夏达达这女人了。

    “总裁,时间要紧,要是没有其他事,那我就忙自己的去了。”见简大宝气坏了,夏达达赶紧溜出了办公室。

    夏达达心想要是再不走,简大宝估计就该发怒了。

    “该死的夏达达!”看着夏达达开溜的背影,简大宝气的扶额。

    “总裁,开会的时间到了。”就在这时,lala走进了办公室。

    只是,她一进去,便看到简大宝正在发脾气。

    平常简大宝并不会怎么表露情绪,可是今天,她却看到简大宝揉着额头心情异常烦躁。

    看到这一幕,lala露出感到有点奇怪。

    是夏达达惹总裁生气了吗?

    因为,刚才只有夏达达来过总裁办公室。

    “我知道了,你先到外面等我一会。”简大宝心情被夏达达搅的乱七八糟,这会那有什么心思开会?

    现在他只想训人!

    于是,这一天,简大宝像是吃了炸药一样,见一个人便乱炸一通。

    从下午开始,整个总裁办公区的人(除了夏达达)都小心翼翼的做事,格外怕惹到她们的大总裁。

    “终于可以准时下班回家,今天也不用那么忙了!”果然下午和简大宝较量了一番之后,简大宝就再也没找她麻烦,整个下午夏达达工作的格外顺利愉快。

    “可以回家真好!”一到点,夏达达拎着包包朝电梯奔去,预备回宫家。

    然,刚走出门口,便遇到也下班的简大宝。

    看到他,夏达达慌忙闪到另一边的电梯。

    大魔王在此,还是躲开一点好。

    不然,她又没有好日子过。

    “夏达达,算你识相躲的快,今天的账回家慢慢算。”看到比兔子溜的还快的夏达达,简大宝勾着唇哼了声。

    “大魔王!”另一边的电梯,夏达达嘴里也嘀咕着简大宝。

    就这样,两人相互看不惯,心里相互嫌弃着对方回了宫家。

    只不过,简大宝开车快一点,夏达达自己坐公交便慢了一点。

    “儿子,达达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一回到家,便看到自己的妈咪简婉清正在研究做新菜,只不过,简婉清却没有看到夏达达的身影,她只看到自己的儿子简大宝一个人回来。

    “她在后面,她说她要晚一点回来。”简大宝应道,提到夏达达,忍不住磨牙。

    “哦,那你打电话催催她,让她快点回来,今天我亲自下厨。”简婉清开心的说道,最近她又研究了很多菜色出来,想让大伙给她点评。

    “恩,好。”简大宝恩了声,转身上楼去了。

    简大宝走后,没多久夏达达便回来了。

    “达达,你回来了,洗下手,待会可以吃饭了。”夏达达一回来,便看到在厨房忙碌的简婉清,今天她好像有自己下厨做菜。

    “妈咪,今天是不是做了很多菜?”在宫家这点好,简大宝他爹地妈咪对待自己家人性格特别好,几乎不会发什么脾气,就是不明白,爹地妈咪性格这么好,为什么自己的儿子性格却这么差?

    夏达达一点也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按理来说,父母性格好,子女性格也应该不会差。

    可是,简大宝却是个反例子!

    “恩,今天我亲自下厨。”简婉清开心的说道。

    “我们又有口福了。”夏达达露出了笑容。

    “你叫一下大宝,他刚上楼没多久。”

    “好啊,我这就去叫他下来。”

    说完,夏达达朝楼上书房奔去。rzib

    叩叩叩……

    “大少爷,妈咪叫你吃饭了。”

    大少爷?

    夏达达这称呼是在夸自己,还是在暗地里贬自己?

    正在办公的简大宝抬头,冷淡地看了一眼夏达达,“我现在知道了。”

    “那快一点哦,全家人就等你了,要是慢一点的话,我可就先吃了。”夏达达站在门口,一副嘴馋的模样望着简大宝。

    夏达达在想,简大宝到底是一个什么物种?

    不贪图美色,不奢望爱情,不喜欢吃,不喜欢玩,不喜欢交朋友,不喜欢热闹,就只喜欢工作,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男人?

    哎,真是捉摸不透眼前的男人。

    “就知道吃,除了吃,你还会做什么?”奇怪了,宫家的女人一个个怎么都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