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3】好尴尬

    该死,刚才他怎么会有想轻薄小丫头的念头?

    “我一定是疯了,小甜还是个孩子!”

    赫连宏毅伸手解开领口系的太紧的花色领带,吞了吞口水。

    到现在他依然感觉到心口的那一丝燥热!

    “shit!我真的是疯了!”赫连宏毅扶额,不断揉着自己的额头,“我想我一定是单身太久,没碰过女人,所以,刚才一看到那些热血沸腾的画面,身体本能的就想……要知道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不管有没有感情,只要男人想要,随时都会有那方面的需要。”

    “恩,我想一定是这样。”赫连宏毅不断解释着刚才自己所产生的生理反应。

    可是,他越是解释,脑海里越是晃过浴巾从简小甜身上掉下的那一画面!

    “该死,我怎么还想这件事?!”赫连宏毅感觉自己身体和脑袋都要爆炸了,“我怎么这么禽兽?”

    低咒着,赫连宏毅转身走进浴室。

    他拧开了花洒,穿着白色衬衫冲了个凉水澡。

    半小时后。

    他才缓解自己不理智的情绪。

    然,赫连宏毅却一整夜无法入睡,脑海里时不时晃过简小甜的身影。

    另一端。

    回到简小甜的卧室。

    赫连宏毅从她卧室离开后,同样的,她也是一整晚没有睡好。

    洗澡浴巾掉了,被大叔看光,简小甜觉得是那样的丢脸,她将自己埋在被子里,脸颊像煮熟的虾子,又红又烫,而且,心口还跳的特别快。

    这一夜,简小甜将赫连大叔给自己遮掩的西装放在了床前,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样没有睡好。

    到了第二天。

    简小甜顶着两只熊猫眼出现在城堡客厅吃早饭。

    她原以为早餐时间会遇到大叔。

    然,当她过去时,客厅却是空荡荡的,那有什么大叔的身影?

    没有看到赫连宏毅,简小甜一阵失落,自己一个人坐在桌前吃早饭。

    吃了一会,简小甜忍不住问道管家爱彼德,“管家爷爷,大叔今天还没有起来吗?”

    管家爱彼德给简小甜倒了一牛奶,回道,“赫连先生他起来了,现在他估计在去公司的路上。”

    “哦,原来大叔早就起来了。”听到管家爱彼德的回答,简小甜更失落了。

    以往大叔都会陪自己用早餐,可是,今天却提早走了。

    大叔这是在躲着自己吗?

    不过,昨晚的情景那么尴尬,大叔先走一步也挺好。

    只是,简小甜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感觉总会有点不自在。

    “小小姐找赫连先生有什么事吗?”看到简小甜在发呆,管家爱彼德忍不住询问了她一句。

    “没……没有……就是昨晚大叔的西装落在我房里了,我想亲自还给他。不过,他去上班了的话,那我就下午放学回来再还。”简小甜紧紧咬着唇,想到昨晚的画面,忍不住一阵慌张。

    “小小姐,要不把西装给我也一样,我可以帮小小姐转交给赫连先生。”

    “不用了,我还是想自己亲自还给大叔。”另外跟化解昨天晚上的尴尬。

    “那好吧。”

    “管家爷爷,我吃饱了,那我去上学了。”

    “我让司机送小小姐。”

    “恩。”

    于是,吃了一点早饭,简小甜便早早去了上学。

    只是,今天她一天都不在状态,除了肚子不舒服,时不时还会晃过昨晚的情景,一整天,简小甜上课都走神。

    到下午,一放学,简小甜便自己回来了。

    她拿着西装走向了赫连宏毅的书房。

    可是,赫连宏毅的书房却上了锁,说明大叔还没有下班回来。

    看着紧关着的大门,无奈,简小甜拿着赫连宏毅的衣服往回走。

    然,简小甜刚转身,砰的一声,却不小心撞到一个人。

    还把她的鼻子撞的生痛。

    简小甜捂住自己的鼻子惯性跌跄往后退了一步。

    “小小姐,走路怎么晃神,撞到没有?”眼看简小甜快要跌倒,管家爱彼德伸手慌忙扶住了她。

    简小甜摇摇头,“管家爷爷,大叔他今天回来过吗”

    “没有。”管家爱彼德摇了摇头,“小小姐,找赫连先生有事吗?要是有急事,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

    “不是什么急事,就是他的西装……”紧紧握着赫连宏毅的西服,简小甜眉头拧成了一团。

    “要不给我吧。”管家爱彼德提议道。

    “算了,我还是今晚等大叔回来还给他。”简小甜紧紧咬着唇,不愿意给管家。

    “好吧,不过,今晚赫连先生要参加酒会,要很晚才会回来,估计小小姐要明天才能见到赫连先生。”

    “这几天大叔很忙吗?”

    “我想应该是。”

    “…………”以前大叔都不会这么忙,而且,就算大叔再忙,他也会回来陪她一会。

    可是,自从昨晚之后,大叔就怪怪的,再也看不到他人影。

    “好吧,那我写作业去了,大叔要是回来了,记得告诉我一声。”

    “好。”

    和管家爱彼德聊完之后,简小甜便离开了赫连宏毅的书房。

    然,简小甜在卧室做了好几个小时的作业,一直到深夜12点,也没有等到赫连宏毅晚上再来看她。

    时间眨眼悄悄而过,很快便到了第二天。

    一早,简小甜梳洗完毕,便下楼去吃早饭。

    然,今早依然和昨天一样,还是没有看到赫连宏毅的身影。

    而且,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内,赫连宏毅都是早出晚归,时间上都避开了简小甜。

    每次简小甜起来或者是放学回来,都看不到赫连宏毅的身影,时间长了,简小甜明显感觉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