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明月 作品

第506章 达者仁心

    夙悦猜出了我的心思,摇头道:“死了终究是死了,就算活了,也不会在是原来的他们,我倒是希望,他们可以好生的将养百年。

    “去看看吧。”

    容麒提议了一句。

    我们众人很快来到了灵泉下的灵葬之地,发现原来震动的,是整个灵泉的底部,大概因为地下强大灵气的连通。

    不过灵葬内的一片片玉俑。

    也有少数的一些,睁开了眼眸,不过眼眸的深处,并没有光彩,或许刚才夙悦说的对,就算还有灵体没散的。

    恐怕也需要将养百年。

    想到百年后,陆续会有灵族的先辈苏醒,想必也是一件可喜的事。

    “灵体想要重生,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得徐徐渐进,除非,愿舍弃前世,重新生灵的……”

    就像我,虽是重生了,却也不完全是过去的玉儿了,我还是苏苗儿。

    有人发表了自己的建议。

    “公主愿意。”

    突然一个嫩声嫩气的声音响起,就见一片玉俑后,缓缓游出了一只小玉龟,正是上次姬家的那个小玉龟,后来我知道,院里他跟颜素月一样,都是侍奉在贞葭公主身旁的。

    “是你!”

    夙悦显然眼睛一亮,他认得玉龟。

    玉龟瞬间化身成为一个粉雕玉琢的少年,见礼道:“夙悦少爷,久违了。”

    “的确是久违了,你刚才说什么?”

    玉龟少年答道:“这是公主。“

    说着,他目光就望向了地上,一堆已经碎成一片一片的残灵玉像,看到那堆玉像,夙悦的瞳孔,立时微微收缩。

    因为就算是玉碎了,那熟悉的气息,她也能感觉的道。

    “原来……她一直在这里……”

    想起贞葭公主临终前,还交代我好好照顾夙悦,便能看出,他们母子的关系很好,却在也那时,也彻底的断了。

    “公主不需要前世,只需要来世,若夙悦少爷能救公主,玄龟感激不尽。”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的母亲,我自然要救,”夙悦喃喃。

    我怕夙悦不忍心,贞葭公主就这样舍了前世,我也淡淡接话道:“公主的确不需要前世,她需要的是一个干干净净的来世。”

    夙悦垂眸点头。

    他将碎灵收拾起来,估计是要拿去好生奉养的。

    出了灵葬洞。

    望着虽然恢复了生机的长生界,但昔日的建筑,却都已经真真切切的毁灭了,土层下,残垣断壁犹在。

    于是夙悦拿出了他身上的幻灵珠,幻灵珠催动,登时整个长生界内,无数玉宇琼楼,拔地而起。

    千层天阶。

    雕梁画栋。

    竟是与当初神仙墓内的情景一模一样。

    因为当初神仙墓内的九重天阙,映射的就是当年的长生界灵族,那神仙墓的道人以为那是真的仙宫。

    守在里面,一心一意的等着成仙。

    殊不知,天地之下,唯有长生界,何来仙界。

    “进去吧,虽然说是假的,却也总比没有的好,我相信,将来,我们也一定会将长生界一点一点修复好的。”

    夙悦幽幽的道。

    我跟容麒也点头,幻灵珠虽然是假的,但却可以以假乱真。

    众人当即步入仙宫,面对昔日景象,南宫府君连连感叹,而这里,对柳风轻而言,却是最熟悉的陌生地。

    苏霍只感叹造化的神奇。

    少顷。

    众人并没有要长留的意思,如今阴间大劫刚刚平定,南宫府君与柳风轻还有苏霍,很快表示了告辞的意思。

    临行时,容麒再三保证,来日一定一一登门拜访。

    寒暄完之后,这诺大的世界,再次剩下了我们三个人,额不,还有一个人,就是我怀中,出生没多久,收完礼物,就呼呼大睡的小君临。

    “瞧这孩子睡的,怎这么没心没肺,快来,让我抱抱。”

    夙悦惯不会说话,但眼角眉梢,却还是掩饰不住,他对这小侄儿的喜爱,就算人家已经睡了,不理他了,他还能不断自娱自乐的磨搓着小家伙。

    不亦乐乎。

    而我跟容麒阔别多日,也终于有了单独说说话的机会了,而我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有关这次大劫。

    他们到底是怎么跟天正府君对决的,最后又是怎么封印的天正府君?

    而彼时,我的脑子里,已经勾画出了无数,惊心动魄的画面,等着容麒这个当事人给一一解说。

    但是我没想到,对此,容麒居然只说了一段话。

    “南宫府君的为人还是比较保守的,他的确是带我们去找了天正府君,但双方并没有当即动手,而是展开了长久的谈判……”

    “然后呢?”

    我好奇宝宝的继续问。

    容麒摇头:“然后,很简单啊,天正面对南宫府君,柳风轻这两尊,与他差不多同等级的高手,当时就犯了怵,好言好语的谈判了许久,可终究还是不甘心就这样被封印,最后跟南宫府君过了一招,他深知不会是我们的对手,一败涂地之下,就自我封印了。”

    “他是自己封印的自己?”

    我有些惊异,总觉的一切,来的有点……微微的那么点狗血。

    容麒苦笑的刮了刮我的鼻子,道:“你以为有多复杂,毁天灭地吗?其实往往越是高层次的府君过招,便越是简单,一招足矣,没你想的那么复杂激烈,其实也经过这件事,我也不得不开始佩服,南宫府君的通达。”

    容麒淡然的看着我。

    周遭仙宫美轮美奂,

    外面的阳光,淡淡打在他的身上,我忽然发现,我男人的五官,究竟什么时候,开始变的比以前更深刻了。

    俊则俊矣,更多的一种,让人心安的稳妥。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