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儿 作品

第二十六章马路边上遇到他的旧情人

    红扑扑的脸让愣住的初夏多了几分女人味,何况那薄薄的小碎花裙子,根本就是一种无形的诱惑,要不是霍熙嵘自己站在初夏的门口,他百分百的会觉得这个女人在变着法儿的勾引他了。

    这样想来,这个女人的莫名排挤和可爱,让霍熙嵘心里多了份痒痒的感觉,红彤彤的小嘴还在大口的喘着气,霍熙嵘像是受到鼓舞,这次是轻轻的,送上自己厚厚的性感。

    这样的温柔让初夏几乎忘了这个人是霍熙嵘,也忘记了这个人在对自己做什么,更忘记了这是自己的初吻,初吻么?霍熙嵘这样的人是肯定不会在乎的,只是初夏的顺利接受,到显得有些奇怪,是因为那晚上的霍熙嵘?还是因为这个温柔的霍熙嵘呢?

    “初夏……我准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门口站着一个不知道情况的杨婶,她正拿着一碗不知道什么东西,边说边抬头看。

    床上的两个人都像是晴天霹雳一样的定住,没有转头看杨婶,杨婶恨不得自己马上石化或者消失,霍熙嵘只是从初夏的身上起来,做出一个仰卧起坐的姿势,倒并没有要离开初夏身边的意思,想是要杨婶懂事。

    “那个谁……去厨房打打扫一……一下。”杨婶的结巴声音飞快的消失,霍熙嵘看着面前的初夏,此女子已经恨不得撞死。

    “快起来吃饭。”霍熙嵘说着站起来,人高就是这个好处,就算倒在床上,脚尖也几乎是踩在地上的。

    初夏坐起来,眼睛眨巴得很快,这样子的初夏倒是少了很多她平日里的沉着。

    霍熙嵘把面递给初夏,一把又抬起初夏已经受伤的脚。

    “啊!好痛!”初夏忍不住痛的尖叫。

    霍熙嵘像是故意逗她,转头又看看门边,谁知道外面有没有人呢?

    初夏马上一手捂住自己嘴巴,皱着眉头忍住痛。可是这个男人在做什么?他打开医药箱,找出凉凉的药在初夏的脚踝慢慢的擦着。

    初夏有些不能接受,这个人是霍熙嵘,他是妖怪么?怎么一变一个样?还是他又在耍什么花招!初夏实在是忍不住说:“你是不是又在耍什么花招。”

    原本是难得的好气氛,霍熙嵘也还算对这个场景应付得过来,毕竟给人搽药这种事情他还真是不会,帮人受伤他倒是有很多经验。可是现在这个女人在说什么?耍花招?霍熙嵘气急的丢开初夏受伤的脚,脚被摔在床沿。

    “对你这种女人,我至于么?你以为霍总裁我有这么无聊?”霍熙嵘不爽的说,站起来嫌弃的吹吹自己的手,优雅的低下头,透过他的碎发看着初夏的一脸涨红说:“明天记得上班,迟到可能不太好!还有……不要再幻想了,我对你没有兴趣!”

    又是摔门声,初夏有些愣愣的,刚刚发生了什么?她居然和这个混蛋接吻了,要是强吻才说得过去啊!她应该要反抗才对不是吗?

    想到还被杨婶看到,初夏就恨不得去死,胡乱的吃完饭,想着明天去霍熙嵘公司上班的事情。

    这个男人就这么想要整她么?初夏看着窗外月光,可是如果不挣钱,她要怎么样才能离开这里,逃脱这个被‘贩卖’的人生呢。

    “起床!”

    刺眼的强光投进初夏的眼里,艰难的睁开眼睛,居然是霍熙嵘,是不是昨晚上一直做噩梦,所以就照成现在出现幻觉。

    “起床!还有三个小时,你有很多事情要做。”霍熙嵘说完,整理着自己的优雅西装转身出去。

    “对了!上班!”初夏恍然警觉。

    一起吃饭完就准备狂奔向公交车站的初夏,穿着简单干净的衬衫和还算精致的小皮鞋,不知道霍熙嵘少爷怎么没有去开他的名贵车,再扬长而去,倒是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半路,拉着初夏就往车里塞。

    “你做什么?”初夏来气,大早上就一定要把她弄得这么气愤吗?

    霍熙嵘不说话,直径开车到了一家大厦,名贵的那东西,奢侈的东西!初夏瞟了一眼,这个大厦她从来没有进去过,对她来说这个大厦就等于一个建筑,一个城市摆设。

    “一起?”霍熙嵘已经下车,走到初夏门边。

    “做什么?不去!”初夏不管什么原因,先拒绝了说,她什么都不需要买,也什么都买不起!

    霍熙嵘无所谓的耸耸肩说:“ok,我也觉得你没有什么必要进去,水平低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调教好的!”

    说完霍熙嵘扬长而去,留下初夏独自在车里。

    路过的人都知道那是一辆务必奢华的车,偷来的羡慕和考究眼光让初夏十分的不爽,人们对于金钱的意义让初夏总觉得自己不是地球人,可是即便这样,自己却因为一个亿被困死在这个地方。

    想到要去上班,初夏开始努力的调整自己的状态,好好的工作才是真的,加入水果霍熙嵘真的是个男人的话,他如果说话算话的话,只要初夏好好的工作,薪水就一定可观,那样自己的收入一定好看,离开霍熙嵘也就更加有希望了。

    “熙嵘……你今天……你是谁?”初夏正在想着自己的事情,一个穿着性感的女人从后面站出来,笑容因为看到初夏瞬间消失。

    初夏一脸茫然,是认错人了吧?她勉强的笑笑,谁知那女人看了看那边没有人的车座,在拿着车上开封的纸巾深深的吸着像是要确认这是她认识的纸巾。

    “你是谁!”那女人又说,语气里刻薄很多,比较着霍熙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