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儿 作品

第三十九章不要和他走得太近

    霍熙怜转过头,看着赵初夏,身边被扶着的人,和轩言长得一摸一样。赵初夏楞着,差一点尖叫出来。

    “那是谁?”赵初夏惊慌的看着医生推走木乃伊,不好意思的问。

    范轩言快要笑背过气去:“那是一位出车祸的男士,被毁容了。”

    赵初夏不好意思的干笑,她刚刚一定好笑死了。霍熙怜说:“赵初夏你真是个奇葩!没一件事能做好!我听说你还差一点该死几个孤儿院的孩子,除了轩言,连刚刚的除了车祸的人你也不放过!”

    赵初夏不说话,坐在床边,纠结的看着脸上贴了一块纱布的轩言。

    “怎么今天会来?初夏不是应该在上班吗?”轩言温柔的说,完全不像霍熙怜那种恶脾气,不过赵初夏实在不好意思说,她一天忙得根本没时间想起轩言。

    “拜托你!范轩言,你醒醒好不好?她哪有时间看你呢?她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你没去学校好吗!你以为全世界都和我一样关注你吗!”

    霍熙怜说着,手里的包带发出被捏得咯吱咯吱的声音。

    范轩言嘿嘿笑,眼里的难过被掩盖得很好,其实他也并不打算麻烦赵初夏的,毕竟赵初夏在霍熙嵘的家里过得不容易,他比谁都清楚。现在受这点伤,告诉她,只会让她负担而已。

    “为什么会受伤?”赵初夏担心的看着轩言脸上的伤口问。

    轩言看一眼要发作的霍熙怜,对赵初夏说:“开车太急,出了小车祸,没有大碍的,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初夏来得太晚啦!”

    像是故意缓和赵初夏的紧张,也像是故意气霍熙怜,轩言说着,还咧嘴露出阳光帅气的脸,让赵初夏一下子想起了花圃那天霍熙怜霍熙嵘。

    “初夏?”范轩言看她失神,挥了挥手说:“谢谢你来看我,不过这么晚了,你快回家吧,我不能送你了。”

    几乎是被轩言赶出医院,赵初夏有些自责,轩言对自己好得像是亲生哥哥,最近自己因为忙着工作的事情,想要报答霍熙嵘,倒是忘记了轩言。自己真没良心,想到这里,赵初夏决定回去自己做饭,明天给轩言送去。

    回到霍家,意外的是霍熙嵘正在很优雅的吃饭,还开启了一瓶一看就价格不菲的红酒,看着霍熙嵘的背影,赵初夏想起了中午的盒饭。

    “带我说的新合同方案没有?”霍熙嵘感觉到赵初夏开门,品着红酒问,对于中午的事情像是完全不记得。

    赵初夏有些挫败,只是恩了一声,走过饭厅,准备上楼,无奈路过的时候肚子像是感应到了吃的,高兴的叫了一声,让正在上菜的杨婶个霍熙嵘听得很清楚。

    杨婶笑着说:“这孩子,你肚子都比你生活有规律,快来吃饭。”

    赵初夏点点头,刚坐下,霍熙嵘就说:“因为你上班忙就没有给你布置家里的事情,也不至于因为这样就闲出一大把时间去街上闲逛吧!”

    赵初夏无语,她哪里是闲逛,只是霍熙嵘要是知道她是去看轩言了,说不定会说她什么呢,正准备埋头吃饭,不知道什么时候正在门口换鞋的霍熙怜说:“赵初夏可不是闲逛,看着轩言住院,一定很难过吧?”

    赵初夏低着头看着米饭,这两兄妹是她赵初夏的世界的克星吗?

    手边一双筷子放下,霍熙怜有些得意的笑,正如赵初夏想的,今晚上肯定要到大霉了,霍熙嵘一定会整她。

    霍熙嵘看着埋头吃饭的赵初夏,转头问霍熙怜:“你怎么知道?”

    霍熙怜走过来坐下,杨婶给她盛好饭,一边优雅的吃,一边说:“因为我也在医院,亲自看到的。差不多快哭了吧?你和轩言到底什么关系呢?”

    “既然都从医院回来,为什么不跟她一起回来?看她好像是搭的公交车?”霍熙嵘说,皱眉头,看着明显是在公交车上奋战过的赵初夏。

    霍熙怜惊奇的看着霍熙嵘,放下筷子不爽的边上楼边说:“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吃错药了吗!”

    赵初夏都没有好意思说,但事实上她也觉得霍熙嵘吃错药了,两兄妹一起来夹击他好像让赵初夏觉得更加痛快一点。只是那样的霍熙嵘好像已经有些时间不见,赵初夏不敢说话,埋着头不敢看霍熙嵘现在的脸。

    吃完了饭,霍熙嵘站起来对赵初夏说:“等下拿着合同来花园,我要审核一吓,有的内容要重新拟定。”

    赵初夏含着面,含糊的回答,脑袋点得跟小鸡吃米似的。

    杨婶笑着帮着赵初夏收拾好,对赵初夏说:“少爷回来的时候问你那,你真的是去看那位范先生了吗?”

    赵初夏无辜的点点头,她也没有半点要否认的意思啊。

    “少爷一定生气了,你快去吧初夏!”杨婶接过去赵初夏手里的碗,推搡着赵初夏。

    生气了吗?赵初夏还真不确定,刚刚她还不好好的?该不会是在颜千情那里吃了什么气,现在回来说什么生气,她可是好好的没有招惹他!

    想着那时候颜千情一来,霍熙嵘不就是转身跟着走了吗?大概那时候颜千情和霍熙嵘吵架了吧?只是赵初夏想不通,现在在霍熙嵘和颜千情眼里,她到底是个什么角色呢?

    上次那么得瑟的出场,后来被别人知道,其实她就是个欠了一个亿的空气囊,与其说是还债,还不如说是卖身。

    “楞在那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