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儿 作品

第九十一章我很想你,初夏

    陈宜被摇晃得不舒服,拿开霍熙嵘的手说:“是是是!你说初夏怎么了?”

    确定了是陈宜,霍熙嵘一边道歉一边讲初夏的现状,陈宜听得很认真,甚至像是听得发了呆,那眼神让霍熙嵘觉得很奇怪,帮着陈宜一起收拾完了东西,霍熙嵘和陈宜一起搭飞机回国,为了提前看到效果,霍熙嵘已经按耐不住,赶紧给杨婶打了电话,让她告诉赵初夏,她很快就可以见到带自己长大的陈阿姨了,让她的记忆提前苏醒。

    飞机上,陈宜显得话比较多,对着霍熙嵘描述的赵初夏的现状,还有很多不懂的样子说:“那她现在还能自理吗?”

    霍熙嵘点点头:“只是不说话,但是每天要做什么,她心里也还是明白,吃饭,上厕所,看看书,但是不和人交流,没有表情,一切都看不见一样。”

    霍熙嵘尽量把赵初夏现在的状态告诉陈宜,把陈宜当做医生一样,尽量的说出病情。心里医生说了,初夏的记忆被隐藏起来,她自己想要想起来的时候,自然想起来,如果她拒绝,那是永远都没有用的。

    和陈宜那些快乐的童年,会唤起她想要回忆的心吧,霍熙嵘想着,看着飞机窗外,想着赵初夏那张曾经笑眯眯的脸,还有为初夏伤心的霍老太,如果初夏能好起来那就太好了,天上有知的奶奶也就不那么自责了。

    刚下飞机就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杨婶着急的说:“少爷,初夏小姐拒绝见任何人,我跟她说了之后,她就把房门锁上了,我把午餐放在门边桌上,初夏小姐等到我们都走了才来拿走,好像连我们也不想见了。”

    霍熙嵘没有想到赵初夏会忽然有这样的症状,大概是害怕想起她爸爸妈妈吧?霍熙嵘也理解,赵初夏怎么走过来的,霍熙嵘也清楚,再三的去回忆,在那段记忆里面一次次沦陷崩溃,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

    “是不是初夏怎么了?”陈宜看着霍熙嵘紧紧皱着的眉头,猜想着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霍熙嵘转头看着陈宜,这是他现在的希望,不可以就这样放弃。为了不让陈宜觉得有什么异常,霍熙嵘笑笑说:“没有,是公司的事情,一点小事情,初夏现在很好。”

    陈宜听了点点头,不管是不是赵初夏好好的,她都已经做好了要和赵初夏见一面的准备,总要见面的,她早就等待了,现在已经迫不及待了。

    回到霍家,陈宜惊讶这个‘家’的模样,只是知道霍熙嵘是个有钱人,哪知道有钱成这样,整个霍宅大而繁华得让人诧异,只是现在里面冷冰冰的感觉,于是本来就像是个酒店或者说像个博物馆的霍宅,更不像个家了。

    杨婶匆匆走过来说:“少爷,刚刚初夏小姐才吃了午餐,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把餐具放回桌子上的,但是没有人看到她。”

    霍熙嵘叹气,现在的初夏紧紧的封锁着自己的心,还变得有些倔了,这是她拒绝治好的意思吗?这么可以让自己一直生活在痛苦里面?

    “少爷,这位女士是……”杨婶看着陈宜问,因为陈宜一直在张望着楼上的房间,好像很好奇的样子。

    霍熙嵘介绍到:“陈宜女士,初夏小时候家里的保姆,陪初夏长大的人。”

    杨婶点点头,看上去有些不那么像一个保姆的人,不过既然是初夏的保姆阿姨,那一定可以给初夏带来什么好的作用,想着杨婶转身去厨房准备茶水。

    看了看楼上赵初夏的紧紧的关上的门,霍熙嵘对陈宜做了一个坐在那边沙发说的手势,看着霍家豪华的设施,陈宜惊讶的说:“没想到赵初夏还嫁的这么好!”

    “恩?”霍熙嵘看着陈宜,刚刚陈宜说什么,他是不是听错了?

    陈宜马上不自然的笑笑说:“真好,初夏嫁的这么好,还有你这么爱她的丈夫,她爸妈在天也是安心的吧!”

    霍熙嵘摇摇头,如果不是他,现在的初夏就不会这么严重,如果不是自己被范轩言用了调虎离山计,就不会把奶奶急的只好用这种方式来对付谢雨泽,也不会让奶奶急的心脏病复发,不会有后来的一切,不会……

    “少爷!”佣人在楼上忽然喊霍熙嵘。

    “怎么了?”霍熙嵘站起来看着佣人问。

    女佣说:“刚刚初夏小姐把们和窗都锁起来了,我听到很重的锁窗的声音。”

    霍熙嵘感到不妙,毕竟赵初夏那个房间只有一扇落地窗,如果她关上了就肯定把房间的空气封闭了。霍熙嵘跑到后花园去看,果然赵初夏的房间窗子是死死的关着的,她在抗议,在抗议什么,霍熙嵘迷茫的看着那个房间,从说了陈宜要来之后,她就开始了无声了抗议,之前并没有说不愿意见任何人的她,现在忽然拒绝见任何人。

    “我知道了!”霍熙嵘对着身边的女佣和陈宜说:“陈宜女士,初夏现在因为患自闭很严重,我想见你这件事情需要换个时间和方式,现在我送您去酒店住下吧。”

    陈宜看着那扇窗,点点头说:“好的,没关系,我知道那个孩子,慢慢来。”

    霍熙嵘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