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儿 作品

第九十二章我可是让初夏最难忘的人

    关上赵初夏的门,霍熙嵘快速的换好了西装,想到那时候自己还得意的给赵初夏说,自己是个绝不一套衣服穿两天的人,现在因为忙里忙外,自己是什么时候变得自己也忘记了。

    车子在十字路口一个急刹车停下来,霍熙嵘小睡一会儿也成了不可能的事情,从后视镜看到霍熙嵘不爽,司机连忙解释:“先生,前面有人出了车祸,我们不能绕路……”

    霍熙嵘其实也没有力气来骂司机,只是司机知道霍熙嵘是个超级霸道又不讲道理的人而已。要开车窗,霍熙嵘看到,救护车从身边开过去,担架不一会儿从地上抬起来一个人,那人和自己穿着一模一样颜色的西装,像是触电一样,霍熙嵘看着那边的事故,若有所思……

    拿定了主意,霍熙嵘对前面正以为霍熙嵘要发火的司机说:“等下你回去,不要让夫人看到,让杨婶去告诉夫人,刚刚那个出车祸的人是我,说我正在医院等着做手术,要见她。”

    司机惊讶的看着霍熙嵘,这个老板好好地干嘛说自己出车祸,这不仅仅是在看不起他这个多年的司机,也是在咒自己呢。不过听这个意思要去骗夫人,一定是为了要骗她出门在这样的。

    司机连忙点头:“那现在先生要去公司吗?”

    “我先去公司,等下你回去告诉杨婶了,让杨婶照做,如果夫人出门了,就给我打电话。”

    司机明白的点点头:“那到时候就说,我是来接夫人来您这里的,去那边医院?癌科还是……”

    霍熙嵘看着前面的司机,这个家伙脑子有毛病啊,看那傻样子霍熙嵘都要气死了,冷冰冰的吐出三个字:“急救室!”

    回到公司,陈琳拿来大堆资料,虽然都已经帮助办妥,但是还是要霍熙嵘亲手签字。一边在一本本资料上写着名字,霍熙嵘一边廷泽陈琳报备最近工作进程。

    “新意风尚已经拿下了我们上次竞标的市中心新建楼盘,已经进入拆迁阶段。我们现在楼盘一块属于亏空状态。没有新的材料填补,最近我们的产品卖得好的已经断货,有的已经找不到卖家,好像是被新意风尚或者其他公司夺取了生意。”陈琳一边报,也知道霍熙嵘会听到烦心,只好听了听又说:“日本的我们的皇家酒店最近政府想要升为国家中心酒店,所以我们可以找机会去看一下新的楼盘,按照那边的收益只需要三分之一的资金动流。”

    霍熙嵘点点头,看着陈琳说:“材料的问题,最近可能可以有办法解决,下面的人知道这件事情吗?”

    陈琳摇头如实说:“虽然现在业内都在传得厉害,但是我一直告诉他们不下需要操心这些问题,公司会为他们处理好一切,我们只是在商酌卖家的质量和价格。”

    霍熙嵘点头,对陈琳说:“和美国的工厂联系,告诉他们总部现在需要一批高级的材料走一个新的产品试验。”

    陈琳叹气,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因为霍熙嵘一直在天宇市里,天宇市唯一的全股公司,但是在美国的公司并不是全股,霍熙嵘必须要考虑到那边那些股东的想法,不能让他们有丝毫怀疑。

    “小玲,杨婶呢?”悄悄的站在大厅后面的司机对着正在打扫的小玲询问,搞得小玲莫名其妙的。

    走过去也悄悄的说:“司机先生,你在干嘛呢?”

    “夫人也没有出房间?”司机继续小声问。

    “你们在做什么呢!”杨婶正收拾好卧室,走出来就看到司机和女佣小玲在贼头贼脑的,还以为在搞什么莫名其妙的呢。

    司机一看到杨婶,赶紧上前拉着杨婶,绕过一拳走到背后的阳台上,这才让紧张的司机传过去来,明明只是叫他演戏,现在搞得就像是真的一样。

    “那个,先生说,他……他出车祸了,在……”

    杨婶手里的围裙掉在地上,惊讶的问:“你说什么!”

    “不是,不是!不是真的!是先生说,让杨婶,给……给夫人说!”司机紧张的解释,生怕杨婶大喊出来,让楼上的赵初夏听见了,那就被识破了。

    杨婶一听就放了心,什么叫先生说给夫人说,说什么?”你好好说话,我都被吓死了!现在家里这么不安宁,可不敢还搞出什么事来!你平时开车就是得小心一点,伤着谁都不行!听见没有!”

    司机郁闷的点点头,这个时候为什么他要被教育一番,不过还是说正事好了:“刚刚先生说,让我回来给杨婶说,然后请杨婶给夫人说,刚刚先生出车祸了,现在正在医院急救,但是要做手术,先生说什么也要看到夫人才动手术。”

    杨婶会了老半天,这个说那个说,说来说去……

    “首先你确定先生现在好好的吧!”杨婶还是在关注车祸。

    司机确定的点头。杨婶才知会的点点头,因为霍熙嵘带回来了那个可以救赵初夏的陈宜,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赵初夏就是不愿意见她,甚至是不愿意见任何人,中午见了霍熙嵘也已经算是破例,所以霍熙嵘想到这个办法,也算是迫于无奈了。

    杨婶考虑一下,马上把眼睛憋得红红的,对着司机说:“你要着急一点,夫人可聪明了,不然我们不可能每次送的饭都被吃了,还从来没有见过她!听见没有!”

    司机点点头,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了!

    杨婶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