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儿 作品

第二百一十一章风起云涌招聘会

    小哲还不会英语,所以大部分的时间小哲都是自言自语,见到陌生人搭话,也不敢吭声。初夏的英语十分棒,和那些外国人对答如流。

    小哲看着那个和妈妈聊天的年轻男人,他有着一头黄色的头发让他很是不喜欢。可是那个男人和初夏妈妈聊得很开心的样子呢。小哲有些好奇,拉扯着初夏的衣服问她:“你们在说什么?”

    “叔叔说小哲你长得很可爱呢!”小哲一听,立马笑得很开心,弯着眼睛,越发讨人喜欢。

    “他有没有说初夏妈妈长得很漂亮啊?”初夏立马红了脸,拍着他的小脑袋有些责备。

    “净瞎说,小心我揍你。”

    “我哪有,初夏妈妈明明很漂亮嘛!”小哲就喜欢初夏妈妈,因为初夏妈妈很漂亮,很温柔。除了有时候喜欢敲他脑袋,其他的都好到无可挑剔呢。

    “那妈妈你快点,我饿了。”初夏继续和那男人交谈着,小哲坐在长椅上,揉着自己的小肚子,真是饿死了。

    过了很久,那个男人终于走了,初夏回过头才拉起小哲。开心的说:“我已经大概了解了,我们先去吃饭,吃晚饭一起去买个房子。你说,好不好?”

    “好啊,吃饭!”小家伙就知道吃饭,只有提到吃饭才会这么有精神。

    初来乍到又没有什么朋友,初夏和小哲废了很大的劲才终于在夜晚来临的时候住进了一个小小的房子里。初夏离开的时候只拿走了属于她自己的那份钱,卡里的钱确实不多,很难让他们在巴黎这种消费高的地方呆太久。所以初夏租的房子也是看着价格来的。

    虽然有点小,但是布置完后还是很温馨的。在墙上挂着自己喝小哲的合影,小桌子上摆放着一小盆从以前的家里带来的仙人球。

    差不多布置完的时候,初夏拍着手叫着小哲,这才看见小哲已经睡着了,在刚刚铺好的床上,成大字状睡着,占了一大半的位置。初夏无奈的笑了。

    这时候,初夏还是想起了霍煕荣。巴黎,是个她向往已久的城市,而他,是她曾经那么不想离开的人。可是现在都成了过去。

    初夏安慰着自己,将小哲抱起来换了个位置让他睡得更安稳些,小哲吧嗒了下嘴巴,正在做着美梦,嘴上念着“爸爸”,初夏手里的动作顿了顿,原来,即使离开自己还是会心痛啊。

    小哲的梦里是霍煕荣追着他跑,他们正在玩着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小哲就躲在初夏妈妈的后面一次次躲避着老鹰的袭击。小哲在梦里咯咯咯的笑着,初夏就躺在边上,听见小哲一直笑着说着梦话,心里百感交集。

    每一次离开或者回归都有很多迫不得已,这一次离开,她不知道是对是错,她甚至没有让谢雨泽知道自己去了哪里,只是因为她想彻底的脱离出那个生活。

    或许,这样就可以忘记。

    一夜难眠,过去的一幕幕在她脑海里回放着,清晨的时候,眼角还挂着昨夜的泪水。

    幸好在高中的时候很努力地学习英语,所以不至于来到这里没办法生存。初夏在到达巴黎的第二天就开始找起工作。这是她必须要做的事情,小哲再过不久就要上学了。她需要有足够的钱支付起昂贵的学费。

    巴黎是个繁华的城市,各种工作都有。而各种要求也都是苛刻的。

    “妈妈,没有工作我们是不是会挨饿啊!”小哲想起之前看过的电视抬头问初夏。

    “当然不会的。妈妈肯定能找到工作的。”初夏笑着安慰他。但还是有些担忧。

    每个老板只要一看初夏的简历,都会因为她是个中国来的单亲妈妈而摆摆手,带着小哲根本没办法找到一个称职的工作,甚至连一个能让她工作的地方都没有。初夏实在是没办法,但是一想到如果找不到工作,他们的生活就会很艰难。初夏就只好拖着疲惫的双腿继续的找着。

    初夏拉着小哲的手,慢悠悠的走在大街上。今天还真是让人失望,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妈妈,你不要泄气,振作起来,我们肯定能找到一个好工作的。”

    小哲给初夏打着气,鼓着塞子,让初夏原本低落的心情有了很多好转。

    “妈妈,你快看!”小哲高兴的指着街道上挂着的大大的横幅。

    上面写着:用双手创造出最美的事物。

    初夏顿时眼前一亮,是大型的杜斯招聘会。上面标明了地点和时间,就在两天之后。初夏于是做了个重大的决定,她要前去看看。

    巴黎本身独特的魅力,以及云集的杜斯就是其本身的一大特色。尤其是对于初夏这种十分喜爱设计的人,见到如此的活动自然是激动不已。

    “妈妈,要不然你去参加吧,这样的话我们就有钱了。”忘了说,小哲除了爱吃还是个特别贪财的人,当然是因为他们到了巴黎之后,初夏一直节俭的原因。

    “好主意……”

    初夏点点头,既然决定了就应该愉快的准备一下。

    初夏带着小哲准备在附近找一个餐厅先填饱肚子,然后再去挑选好看的衣服。

    小哲高兴的在前面小跑着,被迎面而来的车下的站在原地。初夏惊慌的冲上去想要将小哲拉过来,刺耳的刹车声在耳边响起。车子依旧没有停止前进的速度。

    一阵天旋地转,有人拉住初夏,在这关键时刻将他们从车子前面拉了回来。初夏站稳后紧张的蹲下身摸着小哲,从上到下,深怕小哲被撞住。

    “妈妈,我没事。”初夏这才长长的舒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