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儿 作品

第二百三十九章她竟然如此重要

    将霍小哲哄睡下,霍煕荣揉着脖子,四岁大的孩子比以前更折腾人了。看着小哲安静的睡颜,霍煕荣难得淌过意思温柔。

    小哲的眉眼和初夏很像,尤其是那双眼睛,笑起来的时候水灵灵的,让人忍不住喜欢多看几眼。轻轻地呼吸声吸引着霍熙荣再次弯下腰。

    门口有脚步声传来,霍煕荣不舍的抬头打开门,是初夏。穿着拖鞋站在门口看着他。

    “小哲已经睡了,你该走了。”

    “小哲是我的儿子,走不走是我的权利。况且这是我家,你更加没有理由干涉。”霍煕荣理直气壮的回应初夏,当然尽量压低声音,深怕影响到小哲。

    初夏瞪了他一眼,转身会自己的房间,快速的将房门锁上。霍煕荣站在门口,笑了笑,初夏气急败坏的时候总是喜欢瞪人,这一点还是没变。

    自从那天,霍煕荣目击了杜斯带着初夏飙车的场景之后,杜斯便开始没有任何顾忌地出现在初夏的世界里,有时候,即使霍煕荣也在,杜斯也是毫不避讳地出现。杜斯和初夏相谈甚欢的场景,一幕幕落尽霍煕荣的眼里,却尽是苍凉。

    初夏和霍煕荣就是这样,宁愿互相折磨,也不愿意示好。

    初夏,明明就该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然而此时,却有另外一个男子,在自己的面前,对着自己的女朋友各种示好,这要霍煕荣如何能够忍受。

    然而,杜斯终归还是自己的合作伙伴,霍煕荣实在是不愿意因为私人原因,最终让整个公司以及公司的员工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他很清楚,和杜斯的合约对于公司来说意味着什么,这也是为什么,他纵然知道杜斯只是为了初夏才会给自己施加压力,自己却也只能最终点头,同意让初夏最终还是回到公司去上班的缘故。

    霍煕荣一向都是公私分明的主,这一点,他一直做的很好。

    然而杜斯一次一次,毫无顾忌,没有章法的挑衅和无法让霍煕荣理解的各种没有由来的示好,却在一点一点,摧毁霍煕荣最后的理智。

    他不知道,自己的坚持还可以维持多久,或许,今天,或者明天,他随时可能在杜斯那种极尽谄媚的示好之中,让自己所有的绅士风度崩塌。

    这天,杜斯再一次光顾初夏的小屋。

    “杜斯叔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小哲对于杜斯的熟悉感要比和霍煕荣来地更加强烈,虽然霍煕荣是小哲的父亲,他们之间有着无论如何都割舍不掉的亲情,这一点,是杜斯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从小哲的生命中抹去的印记。

    然而,从对于小哲的熟悉和了解来说,霍煕荣却是不及杜斯的。任凭这一点,杜斯就能自信的应对霍煕荣。

    不只只是为了初夏,更多的也为了自己这三年多来的感情。

    小哲离开的时候,尚不到记事的年纪,很多行为也都没来得及表现出来,而等他回来,却已经长大,在小哲离开的日子里,发生的所有的事情,霍煕荣都没有目睹,未曾参与。他了解的小哲,也不过就是这些日子以来,点点滴滴之间的事情中,一个并不完全的小哲而已。

    而杜斯呢?他陪着小哲在国外生活多年,几乎就是那个和初夏一起见证小哲成长起来的人,他几乎是承担了霍煕荣作为父亲的全部职责。

    初夏听到声音,从卧室里出来,见是杜斯,便只是淡淡地一笑,算是招呼。杜斯早已是他们这个家里的常客,她自然是不必分心对他有太多的招呼。

    见初夏转身想要往回走,杜斯连忙喊住她,“初夏。”

    “嗯?”初夏回头,望着杜斯,不知道他叫住自己是为了什么事?”怎么了?”

    杜斯抱着小哲站起来,环顾了一下房子的四周,沉默了一阵,最后,走到初夏身边,在她对面站定,一脸认真地说,“初夏,我觉得现在你住在这里似乎有些拥挤了呢,要不,干脆你和小哲就搬去我那里住吧。这样的话,每天早上我也能捎你去公司,也省的你各种倒车,各种紧赶慢赶的,这样我也会心安许多。”

    杜斯这些话,明显是说给霍煕荣听的。初夏这件屋子,当初还是杜斯帮忙,三人一起相中才最终决定租下来的。不大,不过是个两室一厅的房子,其实已经足够初夏和小哲他们母子二人的生活。如今之所以会显得有些拥挤,完全是因为霍煕荣决定住在这里的缘故。

    霍煕荣又如何听不出杜斯话语中的深长意味,然而,他能说些什么呢?在外人看来,的确是他这个堂堂的公司负责人死皮赖脸地窝在初夏的这间小窝里。

    初夏明白杜斯是好意,知道现在自己和霍煕荣相处多少有些不快,或许离开这里,会是个不错的选择。这点她也的确想过,但是,她真的能去杜斯那里吗?

    不,绝对不行。

    之前媒体就已经拿着她和杜斯的事情炒作了不少的绯闻,虽然杜斯什么都没说,但是初夏却依旧觉察出了,那些新闻,对于公司的影响其实也不小。她又怎么能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之上,继续让杜斯为难呢?

    初夏环顾了一下充满着她和小哲所有幸福瞬间的小屋,微笑着回应杜斯说,“不了,杜斯,我想,我还是适合待在这里,因为这里,有我和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