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儿 作品

第二百四十四章第一次后悔

    杜斯和霍煕荣眼神交流了一番,两个本该是情敌的男人,在这一刻,却也只能并肩作战。

    杜斯正想着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安慰初夏,初夏自己却忽然恢复过来,急急忙忙拉着杜斯要去找人。

    “杜斯,你陪我,你陪我去找小哲好不好。”初夏说着,也不管杜斯是什么反应,就将他推到了驾驶座上。

    杜斯,初夏和霍煕荣三人,一直沿着小哲可能的路径找了很久很久,却始终都没有任何的消息。天色开始变得阴沉了,似乎很快就会下雨。

    灰蒙蒙的天气,着实也不适合再去寻找,于是,杜斯载着初夏回到自己的别墅,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几个人都还没有吃晚饭,终究,他们也是没有力气再去吃的。

    长久的寻找,却始终没有结果,初夏十分难过自责,返回时候,在车上的初夏一声不吭。

    下了车,霍煕荣和他们一起进到杜斯的别墅,杜斯扶着初夏坐下,初夏只是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一切,目光偶尔聚焦在一同随性而来的霍煕荣的身上,却也只是一闪而过。她也不再和霍煕荣吵架,不再像几个小时前,控诉着霍煕荣的所有的不该。她静静地坐着,一个人,抱着头十分痛苦的挣扎。

    杜斯安排人去准备一些吃食,他始终担心初夏会撑不下去,有些吃的垫底,初夏或许会有勇气继续等待。

    很快,一些简单的点心便预备妥当了。杜斯亲自端过去,走到初夏身边,蹲下去,望着她说,“初夏,先吃点东西吧,吃饱了,我们才有力气继续找对不对?”

    他试探着想要初夏听话地吃些东西,然而初夏只是摇头,“我吃不下,你吃吧。”初夏的声音,因为哭泣,而变得涩涩的。杜斯听着,心里极不痛快。

    杜斯又尝试着找来些牛奶,想要初夏喝下,但她依旧是以没有胃口为由拒绝。杜斯随即也不再强求于他。有着之前在国外的经验,杜斯很清楚,对于初夏,所有的一切,都必须是她自己愿意,所有的强行逼迫,只能是无功而返,甚至可能出现截然相反的结果。

    很显然,霍煕荣熙荣就是因为不了解初夏如今的这一个性格,才会让自己和初夏,越走越远。

    初夏始终陷在自己的无尽自责之中。

    “杜斯,你说,小哲会去哪里呢?”初夏问杜斯,却又像是在问自己,因为很快,她便自己给出了答案,“我们已经把他能去的地方,都找遍了,却还是不见他。他在这里几乎没有什么熟人,他能去哪里呢?”

    初夏对面,空荡荡的别墅里,呆立着的两个英俊的男子,听到初夏这样说,除了心痛还是只有心痛。

    杜斯是为初夏担心,小哲对于初夏的重要性,其实,他早就了然,早在国外的时候,就是因为小哲,所以初夏最终才选择了坚持,选择了坚强,也终究是勇敢地重新站起来了。这一切,都是因为小哲,如果没有小哲,那么如今的初夏也就不复存在。

    而霍煕荣熙荣呢,他如何能不心疼。是因为自己的出现,所以初夏才会和小哲发生争执,小哲才会没有任何知会的跑开。霍煕荣熙荣此时在想,或许,初夏说的没错,或许,他真的不应该出现。如果没有他,或许初夏和小哲,他们现在正在幸福的享用着温馨的晚餐。也有可能,正和杜斯三个人一起幸福的生活着。

    此刻的霍煕荣熙荣,第一次开始迟疑,不知道自己努力想要将初夏绑在自己身边的想法,是对还是错。他第一次开始后悔,后悔自己做出的决定,或许,他真的该放初夏自由了。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初夏忽然大喊着,窗外不时地闪过一道凌厉地闪电,一场疾风暴雨怕是已经不可避免了。

    初夏下意识地走到窗边,望着外面凄厉的风声,夹杂着电闪雷鸣的夜,似乎不太宁静。

    “小哲一直都很害怕打雷和闪电。”初夏说着,已经不由得跨出去,想要去找他。

    还好,在一旁的杜斯和霍煕荣同时上前,截住了她。

    “初夏,你冷静点,现在外面要下大雨了,你现在这样出去,会生病的。”霍煕荣大声地喊着,想要借此叫醒此刻正迷糊的初夏。

    然而,此时的初夏又如何能听得进去,她的眼里,心里,脑海里,一切的一切,都只有小哲而已。

    “可是小哲在外面,小哲还在外面啊。”初夏也大声地回他,声音里,只是多了一份哭腔。

    然而,杜斯和霍煕荣始终大力地禁锢着她,初夏终究还是挣脱不开这两个爱着她的男人,他们同样也担心着小哲,但是,他们并不希望,因为要去找小哲,而让初夏出现任何的意外。

    “初夏,初夏,你听我说。”杜斯将初夏的身子转过来,要她面对着自己。”初夏,你看着我,看着我。”杜斯努力让初夏从外面的凄风中走出来,他让初夏对面自己。

    “初夏,你听我说,我相信,小哲一定会保护好自己,他不会让自己受伤的。初夏,你知道,小哲是最爱你的,如果小哲知道,你因为冒雨出去找他最后生病了,那小哲一定会很伤心的对不对?”

    杜斯尝试着稳定小哲的情绪,他始终顾忌着初夏的心理,他担心,如果因为一时间的情绪控制不稳,初夏的旧病复发,那么,所有的事态都会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无论是他或者霍煕荣,谁都将无法改变那样的态势。

    所幸的是,杜斯的方案似乎比霍煕荣的更加奏效。相比于霍煕荣的威胁,杜斯的温柔方式更加有用。听到杜斯提到小哲,初夏的心绪有些平和下来了。

    小哲,小哲,在初夏的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