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儿 作品

第二百五十八章夜店相遇

    杜斯是一个让她觉得安全的港湾,可是她却迟迟不肯靠岸。这一迟就迟了三年多了。她的大好年华和短暂的青春都堵在了霍熙嵘的身上,那些日子,她似乎不是在为自己而活。霍熙嵘永远给不了她一个特别坚定的安全感,所以她总是压抑自己,就算正幸福着,正开心着,正拥有着,可她的危机感随时随地,每时每刻都紧跟着她的心。起起伏伏,永远不能着地。

    “初夏!”

    “恩?”

    “初夏!”

    “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想喊喊你!”

    初夏显得有些无语。可是她不知道杜斯之所以这样,真的不是闲着没事,吃饱了撑的,他是在害怕,害怕有一天他喊这个名字的时候,没有那个他熟悉的人会回到他,他这三年来他一直强装的不在意,自从初夏愿意与他在一起之后就全部土崩瓦解掉了。现在他的害怕显而易见,也更加让杜斯觉得心慌的不踏实。

    “呵呵,你早点休息!不要总是熬夜,公司没什么事吧?”

    “好!我知道!我会早点休息的。公司没什么事情,只是有点小麻烦而已,你不用担心,很快我就能回去陪你了。”

    初夏知道,杜斯说了有些问题那就一定是有问题了。而且这个问题能困住杜斯这么久,那一定还不是一般的小问题。初夏努力保持轻松的语气,对着电话里的杜斯笑道:“我知道不管什么问题,你都能很好的解决的,我会安心等你回来!”

    初夏的话好似冬日里的冰天雪地忽然浮现的一丝云霞,劈开冻露,吞噬阴霾,只余一片纯净和一处暖人心窝的快乐。杜斯觉得这样就很好,这样就够了,他需要的就是这样的相处。而初夏也总能读懂他,总能在最合适的时候给予他最恰当的温暖,而后用波澜不惊的言语,处处体谅他。这样的女人,他有幸拥有,还有什么可奢求的了呢!

    寂寞的夜如沉闷的大地,适时与这黑色的银幕交错更迭。分不清楚那黑暗中的快乐与悲伤,分不清楚那灯红酒绿的场所里,人们笑的真心还是假意。

    霍熙嵘第一次如此不顾形象的到一个这样让人越醉越沉迷,越不想清醒就越糊里糊涂的地方。

    身边皆是布料稀少的性感女郎,看着霍熙嵘的一身西装笔挺越发英俊的脸庞还有那手上价格不菲的手表,识货的人都知道,这就是一个五钻级的男人。不管他结没结婚,这一夜就能让一个堕入红尘的莺燕女人收获颇丰。如果运气好就这样两个人一直发展下去,那么下半辈子就再也不用愁了。

    那些女人都跃跃欲试,可是却没一个能留在霍熙嵘身边的那个位子上。霍熙嵘还没有醉的太离谱,只是一个人喝着闷酒,而心里却只有一个名字在脑海不停的跳动,那就是赵初夏!

    赵初夏,你这个该死的女人!

    赵初夏,我是上辈子欠了你了吗?

    赵初夏,就算是恨我,我也要永远和你绑在一起!

    霍熙嵘一边喝一边在心里暗暗的想着,他一定要留住初夏,留住他心中美好向往的生活,留住小哲希望的一家三口的快乐。

    这时候一个身材高挑,妖艳无比的女人拿着手机走了过来。开口的第一句话却不似前面的女人,什么帅哥一个人喝酒闷不闷啊,什么帅哥我们一起醉吧!她说的却是:“看见那边的那群人了吗?是我的朋友!我们打赌,如果我要不到你的电话,那么我就赢了!会有五百块!我想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吧!”

    霍熙嵘饶有兴致的打量起眼前的女人,年龄应该在二十五岁上下,穿着白色紧身包臀一步裙,搭配黑色蕾丝的镂空上衣,眉眼的妆容不是很浓,一张清纯精致的脸却掩盖不住那发自内心的妖娆,让人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想在多看几眼。

    霍熙嵘邪邪一笑,“哦?是吗?那恐怕是要让你失望了!”说完就一把抢过女人手上拿着的最新款手机,按下了一串数字,不多一会儿,霍熙嵘桌前的手机就传出了悦耳的铃声。

    “你是存心的?”女人眉眼之间有些不悦,可是下一步动作却是出乎霍熙嵘的意料之外。

    如蜻蜓点水一样的吻,不偏不倚的落在了霍熙嵘的嘴角上。”呵呵,我忘了告诉你,如果我亲了你,我会有一千块,这样算来我还是赢了五百!”

    霍熙嵘先是微微楞了一下,然后便借着酒劲带着些赌气的一把拉下女人做到自己的大腿之上,接着就狠狠的对着女人那魅惑人心的唇亲了下去。一时之间酒意上头,早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

    林晔倒是不以为意,依旧我行我素的继续走向自己朋友的那边,偶尔会看一眼霍熙嵘,霍熙嵘喝完了最后一滴酒,在抬眼时林晔已经不在原位,不由的在场中四处寻找,依然还是无法找到林晔的身影。

    毫无留恋的出了夜店的门,这一刻霍熙嵘已经完全清醒,对于刚刚的举动不觉有些好笑,果然酒后乱性是经过从有酒的时代开始,人们的经验和实践探索而来的真理。这更是每一个已经酒后乱性的人惯用的自我安慰手段。霍熙嵘也不列外,可是霍熙嵘对于这句话的意味却是不一样的定义。

    酒后乱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