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儿 作品

第三百二十二章败诉

    林同在听完了何晓琳的供诉之后,提出了几大疑点,第一,为什么董伟勍要随身携带那种小刀片,难道他是早就想要杀何晓琳,怎么不是用的酒店提供的男士刮胡刀片。要这么费劲,带着这种很有可能就会弄伤自己的刀片。

    第二点,何晓琳在这样正规的酒店里,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为什么不逃走。就算是她没有董伟勍的力气大,可是她大可以在董伟勍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冲出门口,大喊救命,为什么是等到自己受害之后才逃出来。难道董伟勍会傻到在酒店里面等着被人抓吗?

    林同很肯定的说,“何晓琳根本就不是被董伟勍强x,而是故意勾引,然后栽赃嫁祸,故意想要让我的当事人被冤枉被抓。”

    何晓琳很是激动,“我没有,是他强x了我,我没有说谎!”

    林同笑了笑,“其实,何晓琳和我的当事人已经不止一次发生过性关系,这一点我想传召一位人证,相信到时候大家都能清楚。为什么何晓琳要栽赃嫁祸我当事人,为什么何晓琳要用这样的卑鄙手段,还想诬告我当事人谋杀!这一切都她一手策划的阴谋!”

    林同言辞凿凿,那种逼迫的气势已经让霍熙嵘很不舒服了。可当听到林同要传召的证人就是自己的时候,霍熙嵘的心已经悬在了心口。明明是这一次的强x案,林同却故意提起上一次的事情,对于这个变化,杜斯和初夏都用一种无奈的眼光看着霍熙嵘。他们都不知道,林同会用什么样的手段,会说出什么样的话。

    何晓琳也没有想到,董伟勍会找这样一个律师,她辛辛苦苦的计划完全被颠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样的转变。

    当霍熙嵘坐在了证人席上,林同的问题就犹如针扎,每一个问题都在毫不留情的对着何晓琳的心对着霍熙嵘的心重重的刺下去。

    林同整了整衣领,轻轻咳嗽一声,继续发问,“法庭之上,每一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言辞负责,我所问的问题,也请你如实回答。”

    见霍熙嵘点了点头,林同这才进入正题,“请问,在此之前,何晓琳和我的当事人董伟勍先生有没有发生过性关系?”

    霍熙嵘看着何晓琳,良久,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没错,是有!但是,那是董伟勍强x了何晓琳,我赶到的时候,何晓琳全身是伤,董伟勍还洋洋得意,说些中伤人的污言秽语。”

    林同见缝插针,“既然那一次你亲眼所见,那你为什么不选择报警,为什么你还要提何晓琳隐瞒,为什么不把事实告诉大家?”

    “因为,因为董伟勍给何晓琳下了药,不仅仅是春yao还有违禁药品!”霍熙嵘的声音有些低沉,吞吞吐吐,不知该说些什么。”我担心,我担心董伟勍会因为何晓琳吃了违禁药,然后颠倒是非,污蔑何晓琳。”

    “呵呵,你以为,你担心?既然你这么关心她,为什么你还不选择报警,为什么你还放任她去找董伟勍?我记得第一次的时候何晓琳找董伟勍的时候,她有给你发短信,这一次为什么没有呢?因为是她蓄谋要加害我当事人,所以你不知道,所以你赶不及去救她。因为一切都是她自愿的。

    大家一定很奇怪为什么!其实很简单,因为何晓琳不甘心三年前被我当事人欺骗,所以想要假意和我当事人和好,事后威胁我当事人给她一定的赔偿。我当事人因为抵挡不住何晓琳的故意勾引,才会一次又一次的中计。就因为我当事人不愿意赔偿何晓琳所谓的精神损失费,所以她才会设这个陷阱让我当事人上当,然后好陷害我当事人坐牢。”

    霍熙嵘听不下去,拍着桌子怒道,“你胡说八道!要不是董伟勍这个禽兽,当初陷害何晓琳,后来利用电影剧本骗她过去,何晓琳也不会被这个畜生糟蹋。这全部都是董伟勍做的。”

    林同笑道,“你口口声声说我当事人是个禽兽,是个畜生,那请问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过节呢?为什么你会这么激动呢?还是因为你和何晓琳之间也不清不楚,所以你要为你的情人出头呢!你明显就是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待我当事人,你口口声声的侮辱我当事人,更加可以证明,你和何晓琳,关系匪浅!

    那么在看看现在,何晓琳身上的伤口,每一处是致命的,如果我当事人真的想要杀人,为什么她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而且,我当事人可以很安心的在酒店里面休息,这就是因为,他根本没有想到,这是一个陷阱!”

    接下来的证供几乎呈现一面倒,董伟勍更是露骨的讲述,何晓琳两次是如何引诱自己,到最后,说的自己好像很是委屈,很是值得大家同情,他才是一个真正的受害者,他只是被美色迷惑,差点就要背上一个谋杀的罪名。

    何晓琳无力的坐了下来,目光中找不到一丝的生机,霍熙嵘很是担心,可是却不能上前安慰,只能坐在下面,暗自着急。

    “看来,这个林同是特地将两件事情放在一起,目的就是想让大家知道,何晓琳根本就是一个出卖身体的女人。我看这场官司,已经大局定下了。”杜斯有些无奈的说着,身边的初夏已经气的有些按捺不住,这么禽兽的人,为什么到最后却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