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 对你没任何兴趣

    第052 对你没任何兴趣

    吴语璇的手几乎是下意识的一松,松开之后才发觉她今天穿着的是一件短t恤,经由水中一泡,衣服湿漉漉的紧贴在她的身上,将她的内衣形状都清楚的勾勒出来,显示着她的饱满轮廓。

    她的双手交叉抱住了她的胸口,苏南风的面色随着她的这一动作一沉,不悦的脱下了他也湿透了的西装披在她的身上,将她的大好风光锁在了他的西装外套中。

    吴语璇望着苏南风先上岸离开的身影她才从遇到他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她看着已经在岸上的他,心口像是有钝物狠狠的撞了一下,撞得她生疼。

    许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岸边的苏南风向着她的方向扫了过来,他冷冷看着还待在水中的女人,烦躁的开口:“把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给我提上来!”

    立即有人下水,酒店经理派了人过来处理这起突发事件,又体贴的为她送来了更换的衣服。

    吴语璇被酒店人员安排在酒店员工的更衣室换衣服,门忽然砰的一声被人一脚踹开,一身冷凌的苏南风走了进来,顺脚把门给锁上了。

    苏南风站在她的面前盯着她半晌,不耐烦开口:“吴语璇,你不用白费力气了,我早已经对你没有任何兴趣,若你还想爬上我的床,你最好动动你的脑子想点有创意的招数,你今天这招很低级”

    她“”

    狂汗之后忍不住翻了吴语璇一个白眼,他那只眼睛看见她故意勾弓1他了?

    “你的自我感觉别太良好,我才早对你没兴趣了,不是所有女人都败在你魅力之下的。”

    苏南风的鹰眸骤然一冷,真的是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居然说他魅力不足!他的手臂一伸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的握紧,完全不怕将她的手腕折断。

    吴语璇盯着他脸上跳动的怒意,讥讽出声:“是准备花钱买我还是强来?”

    苏南风深邃的眼眸划过一丝刺痛,此时的她真想是一只将爪牙露出来防伪的小野猫,可却是对着他的

    吴语璇奋力的甩开他的手,大力的撞开他的身体,“走开,好狗不挡道!”

    苏南风的脸色阴沉可怕,这是他认识她来第一次看到她如此排斥他的存在,就连之前他不顾她的反抗强要她时她都没有表现出如此排斥与厌恶。

    吴语璇的落水对林东与安若琴的婚礼而言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根本影响不了婚礼的照常进行,她换好衣服以后开始忙活,小身板不断在人群中穿梭,她在忙碌中明显感觉到了一记极寒却又火辣辣的目光,她寻着目光射过来的方向望过去,发现苏南风正冷黑着一张脸盯着她。

    她太忙了,忙到没有功夫顾及苏南风是否在场。

    送走婚礼的宾客又进行了撤场,一直忙到差不多深夜一点才从金色酒店走出来,吴语璇站在路边上等车,许是深夜,没多少出租车好拦,站在马路边上又等了好一会。

    一辆车在她面前停住,车窗摇下,映出那一张好似她欠了他百八十万的脸,他说:“上车!”

    吴语璇当没看见他。

    苏南风失了耐性,推开车门下车一把将她拉住,“上车!!”

    吴语璇的小手拉住车门的边缘,“不上!”

    “你敢不听话?”

    “我干嘛要听你的,你以为你是谁。”吴语璇毫不客气的张嘴在他手臂上咬了一口,他吃痛间她溜了出来,却始终不敌他的腿长,他跨前几步就抓住了想要逃跑的她,连拖带拽才将她塞进了车里,她能感受到他胸腔中源源不断往外冒的怒火。

    呜呜腿长欺负人

    苏南风怒:“翅膀硬了是不是!”

    吴语璇愣住了,实在不知道他为什么火气那么大,而且他有什么资格对她发火,她已经不欠她的了。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