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 你是我大嫂

    第155 你是我大嫂

    林茨一根根的将她的手指掰开,“大嫂”

    林茨终于将她掰开,他的脚步一动,安若琴又缠了上来,“林茨,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难道你感觉不到我的心吗?”说着,安若琴拉起他的手往她心口上放,她要让他知道她跳动着的心里,有他。

    在快要碰上之时,林茨瞬间抽回手:“你疯了!”

    “是的,我疯了,我爱你爱到发疯。”安若琴的眼角闪着泪光,“你知不知道,每当我看到你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我多心痛,我明明知道你跟那些女人不过是逢场作戏,可我还是嫉妒得要发疯,我多么希望被你拥抱亲吻,哪怕是和我逢场做戏,我也很开心。”

    “大嫂,你可能”

    忽的,安若琴打断了林茨的话,激动道:“不要叫我大嫂,我不要做你的大嫂,我只想做你的妻子,你可以叫我阿琴。”

    “大嫂,如果我有什么行为让你误会了,我跟你说声对不起。”林茨脸上的神情没有一丝动容,仿佛眼前哭得快成泪人的安若琴与他毫无关系,无法得到他一丝丝的温情怜悯。

    “误会吗?睡都睡过了,还能是误会吗?”

    “你知道那是大哥”

    “我不管我不管!你知道我要的不是对不起,我是要和你在一起。”安若琴丢开女人的底线,丢掉作为他人的妻子的道德只为了她心中的痴恋任,她不想做林东的妻子,她要的是和林茨在一起。

    只要林茨愿意,她可以放弃安家放弃一切,可以和他一起逃离到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

    林茨性格冷清却绝非心狠之人,他作为一个男人,安若琴不顾女子的矜持只为了得到他爱的回应,他能体会到她心中那爱而无法得的苦痛。

    算是同病相怜吧,正如他对吴语璇那般,可再同病相怜依旧仅仅只是可怜之情,并不是爱情。

    “林茨,你拒绝我是不是因为吴语璇,因为那个贱女人?!”安若琴的情绪变得激动,“我就知道是她,就知道是她!”

    安若琴咬牙切齿,姣好的面容变得狰狞扭曲。

    “是我喜欢她,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她是无辜的,你怎么能用这种下作的手段来伤害她?”

    对安若琴来说没有什么比林茨亲口承认喜欢吴语璇来得更为残忍,她付出真心真意最终得到的却是这个男人的这般回应,泪如泉涌,“对!是我做的,我就是要彻底毁了她,只有毁了她,她才有自知之明不围在你的身边,我要毁了你身边的所有女人。”

    虽然安家并不是数一数二的大家,但安若琴作为安家的女儿,多少男人为了求娶她巴结着上门,她那么优秀,那么高贵,难道比不上吴语璇那个穷丫头吗?

    “就算你赶走了我身边的女人又如何?我们是根本不可能在一起的。”

    “为什么不可以?就因为我们是叔嫂吗?我可以和林东离婚,只要离婚了我就是自由之身,我想嫁谁就嫁谁,我可以嫁给你做你的妻子。”

    林茨发觉此时的安若琴已经陷入了情乱的状态,什么于伦理不合之类的话她根本听不进去。

    “我不在乎,我一点都不在乎。”安若琴拽着林茨的手,伦理不合不过是无稽之谈,如果男女双方都有情义,在情义面前所谓的于伦理不合不过是一句空谈。

    “大嫂,你需要冷静,等你冷静了我们再谈。”林茨挣开她的手,转身欲离去的背影如此冷漠

    “林茨!”安若琴大吼,“我现在很冷静!”她扑上去,抱着他,捧着他的脸,照着他的唇吻上去。

    未碰及,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