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 剩下的,你来!

    第157 剩下的,你来!

    安若琴的身子在林茨的冲撞下,胸脯上的浪不断前后摇曳,当他的力道越来越快,胶合处发出“噗嗤噗嗤”的水声响,多种声音混杂成一曲低糜的乐章。

    “嗯……啊啊……哈……”一阵强烈的麻酥从安若琴的尾椎骨传递到中枢神经,大脑里白茫茫一片,“啊……不行了……我受不了……”

    安若琴扛不住林茨给她的这种刺激,双手紧紧的撑在房门板上,她感觉得到她的内里一阵紧缩,汹涌的喷涌流泻。

    林茨只觉她的蜜道中好似有一张小嘴紧紧的夹吸着他的柱身,一下又一下,似是要将吸干榨尽。

    “嗯唔……”林茨受不住这极为强烈的压力感,舒爽的闷哼一声,挺动着腰身还在有力的顶撞着她。

    “啊……呜呜……好难受……快停下”刺激感太过强烈,安若琴抽噎求饶着,拼命的扭着臀峰想要摆脱他。

    林茨已经入情,他哪里管得了身下的女人到底是谁,只想在她的身上找到发泄的出口,双手紧紧的扣住她的腰不让她移动半分,“这不是你要的吗?给你,我都给你!”

    安若琴娇媚带嗔的抽泣求饶声只会换来林茨越加粗鲁的对待,加重了他心中想要对她凌虐的冲动。

    林茨的柱龙每一次进入都把她的蜜道撑得极大,再退出时带翻出了她粉红色的软肉,软肉咬得他紧紧,好似依依不舍般。

    林茨火辣的目光落在她雪白的后背上,后背上的线条优美,再往下则是被他撞得发红的臀峰,臀股中他的火热正在摩擦进出,如此美妙的景色却只有他一人观赏,是否浪费了些?

    林茨扯过安若琴的长发,迫使她抬头,他说:“想不想看看我是怎么要你的?嗯?”

    “嗯嗯不要看”

    “确定不要吗?你刚才不是很大胆吗?怎么这会认怂了?”说着,林茨狠狠的一个挺刺,重重的撞在了她的幽心上,激得她啊的一声尖叫。

    “说,楼梯转角的衣镜,你衣帽间,或者是浴室,你自己选一个。”

    “唔唔,我不选,我不要选”

    “你不选,那我帮你选,去楼梯转角的衣镜,如何?”

    “啊!不要!”楼梯转角的衣镜是安若琴嫁过来之后命家里的佣人安装的,为的是方便她进出的时候整理仪容,却没想到此刻林茨居然提出要在那里,他疯了是不是?!难道他不怕引来家里佣人的围观吗?

    安若琴是渴望得到林茨的爱,但她从来没有那么大胆尝试过,她的心里一时还没办法接受过来,她咬咬牙,说:“去衣帽间,衣帽间。”

    房门口与衣帽间的距离不远,但在这去往的路途中,他没有退出她,而是她走在前头,而他在她的后背“顶推”着她往前走。

    入了衣帽间,林茨让她的双手撑在衣帽间镜子前的一张小凳子上,而他从保持在后面的姿势狠狠的进入着她。

    林茨将她的脑袋扳正,让她能看见镜子上的情景。

    安若琴清楚的看到镜子中那两道相叠的身影,赤身的一对男女正在疯狂的胶合着,林茨精壮的身躯压在她凹凸有致的后背上,而她胸前的一对圆润的傲挺雪球正在身后男人的冲撞下可怜兮兮的孤独颤抖在半空中,她的娇臀随着他用力的抽耸不断的晃动配合着,尤其是他柱身进出的情形,每一寸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两人胶合渗出的玉液沾湿了她的大腿,顺着她腿部的曲线流到了地上,晶莹透亮一片,看得她羞涩到了极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