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别离不相惜 作品

第一百二十章 再战白亦非(下)

    白墨的声音响彻整个赤枫林,身上的气质猛然一变,如果说白墨之前的气质是心怀正气,惩恶扬善的侠义剑客,现在则变成了亦正亦邪,霸道邪异的魔教之主,浑身上下散发着不可一世的气势!

    “这种感觉……”白亦非感受到白墨突变的气质,忽然想起了什么,脸上浮现震惊之色……

    “你是那个救走焰灵姬的神秘男子,左司马刘意的死也是你做的吧!”

    “感觉真是敏锐啊,侯爷,没错都是我做的,我喜欢的女人自然不能落在其他男人手中,至于刘意那是他找死,敢惹到我的头上了!”

    “多说无益,这种状态下的我你还能占据上风的话,就算我输,接招吧你!”

    暗无天日!

    白墨浑身的气势积累但巅峰,黑袍飞扬,黑发狂舞,雄厚的内力散发而出化作滚滚凌厉的气流将周围的一切吹飞。

    一道黑影顺息之间跨越数十米距离,双掌已经完全紫黑色犹如魔掌一般,无比霸道直接的朝着白亦非的胸口印下,明亮的天空仿佛都阴沉了几分,双掌仿佛带着无边的魔力要将人的意志拉进沉沦的深渊之中。

    白亦非面色一变,他完全能感受到这种状态下白墨这两掌的可怕,但却不能退缩,一但退缩气势落入下风恐怕就要被压着打了。

    寒血化骨!

    白亦非收敛心神,体内森冷的内力灌注到双剑之中,双剑以一种颇为玄妙的角度刺出,无边寒气弥漫,空气直接被冻结,威力非凡!

    白墨用了黑心煞掌,战斗风格也发生了变化,变得自信张狂起来了,一举一动充满了一种唯我独尊,舍我其谁的气魄!

    布满黑煞内力的双掌不闪不避的拍向了白亦非锋利森寒的双剑,锵锵,两声仿佛金铁交击声响起,森冷的寒气,锋锐的剑尖牢牢被如钢似铁的内力网挡住,强横掌力倾泻而出。

    白亦非双剑附着的厚厚坚冰被强大的掌力震碎,强横的力道顺着双剑传递到白亦非身上,本有一丝血色的脸颊顿时惨白,身影后退,双腿在雪地之上划出一道长达七八米深深的沟壑!

    这一下,高下立判!

    “白亦非,你虽然晋升到绝顶高手,但是世界太短了,一年多之前我就成为绝顶高手了!”

    “我自信年轻一辈,没有人是我的对手,你也不例外!”

    “接招吧!”白墨黑发狂舞,脸上满是张狂霸道之色,无比自信的吼道。

    黑影幢幢!

    白墨可是毫不保留的爆发了,上一次救焰灵姬跟白亦非交手,可是没有出算力的,杀白亦非的心思不大。

    这一次白亦非晋升到绝顶之境,不能收为己用就必须干掉,就算能收为己用,也必须打服他!

    因此白墨一上来就没有任何试探的招式,用出的都是黑心煞掌的杀招,摆明了不会给白亦非喘息的机会,要给白亦非一个毕生难忘的阴影!

    雄厚的掌力爆发,白墨的双掌极速挥动,数不清的紫黑色掌印浮现在虚空,每一道掌印都带着千钧之力朝着白亦非拍去,密集的掌印让人根本没有躲避的地方。

    白亦非脸色凝重无比,使出了一个曾经要借助军队冰枪阵才能施展的招数。

    冰狱魔藤!

    无数寒气以白亦非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扩散,无数寒冰形成了冰壁将白亦非保护在里面,冰璧之中伸出外部寒冰内部为深青色的魔藤,又似巨蟒一般,蜿蜒而迅捷的拍向漫天掌印!

    轰轰轰……咔嚓咔嚓咔嚓……沉闷的声音响起同时伴随着冰璧被拍碎的声音,粗壮的魔藤也被密集强大的掌印给彻底拍碎,白亦非被笼罩在一片白森森的寒气之中,看不清身影。

    白森森的寒气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