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墨 作品

760.第七百六十章后悔又能如何

    第七百六十章后悔又能如何

    酆王在京郊遇刺的消息传入宫中,武轩帝震怒。

    酆王两口子与连烜一回到京城,就被武轩帝召进了宫里。

    “又是死士!”

    听完两人的回禀,武轩帝凹陷的眼眶迸射出一道寒光。

    几次三番都是黑衣死士在作祟,却查不出背后指使人,皇城脚下,竟然还隐藏着这等祸害。

    “父皇息怒。”

    眼瞧着武轩帝情绪有些激动,酆王连忙出声劝慰,生怕他又被气得犯病。

    连烜沉着脸立在一旁,半垂的黑眸幽深晦暗。

    “老七,你从哪到了消息?”武轩帝缓了缓心气,有些浑浊的眼睛看向连烜。

    “回父皇,儿臣没有收到消息,只是觉着大哥难得出城一趟,也许会被某些人盯上。”连烜淡然回话。

    武轩帝一脸复杂地看着他,他说的没错,老大难得出城一趟。

    对于某些心怀鬼胎的人来说,可不就是难得的机会么,所以,老七才会领着亲兵亲自跑了一趟吧。

    还多亏了他跑一趟,要不然,被一群不要命的死士攻击,老大说不定就要吃大亏了。

    想到这,他一张脸耷拉的老长,“把审讯的事情交给魏冥,你们先回去吧,出入都仔细些。”

    等他们的身影走出殿门,武轩帝一张脸沉得能滴出水来。

    “传魏冥进宫。”

    李全德转头吩咐內侍。

    “圣上,酆王殿下已经平安无事,您可别着急上火,气大伤身,濮阳神医一再叮嘱您,心态要平静。”

    瞧着武轩帝黑沉沉的脸,李全德苦口婆心劝说着。

    武轩帝斜斜睨了他一眼。

    自从李全德背后那道严重的刀伤,被濮阳轻澜用缝合术治好后,就对他的医术倍感推崇。

    濮阳轻澜交代的事情,李全德都记在心里。

    “心态要平静,朕也得平静得下来才行。”

    武轩帝甩着大袖走出殿门,这些个兔崽子,一个两个都是不省心的。

    “圣上,您也说过,自古各朝皇储之争都是腥风血雨过来的,太子之位一日未定,京城局势就不会平静。”

    李全德是陪在武轩帝身旁的老人,有些话,旁人不敢说,他却说得。

    武轩帝的步伐慢慢缓了下来。

    道理他如何会不懂,当年,他也是这么一路披荆斩棘走过来的。

    那一年,手里不知染了多少血才坐稳了皇位,那些血,亦不乏兄弟亲族的血。

    武轩帝微微凹陷的眼眶里,闪过几分阴鸷。

    问他后悔么?他能肯定回答,不后悔。

    成王败寇,当初,如果败落的是他,那他早就尸骨无存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既然生在皇族,又有问鼎宝座的资格,他为何不能挣?

    他又岂能甘于人下的性格。

    “太子之位定了,局势也未必太平。”武轩帝冷哼一声,他自己都不甘人下,几个儿子又怎么会甘愿。。

    李全德笑着扶着他,“有圣上在,殿下们总归要敬着您,所以,您要保重龙体,才能镇住这天下的太平日子。”

    他服侍武轩帝多年,知道哪些话武轩帝能听得进耳。

    武轩帝哼哼两声,到底没再多说什么。

    ……

    六皇子府的书房内,收到消息的六皇子暴怒地把书房砸了个稀巴烂。

    “可恶的老七!专门和我作对,早上提醒了老大不算,竟然还亲自领兵去帮老大,啊——可恶至极——”

    这次行动,他下了血本,私下豢养的死士全都出动了,可结果,这些重金砸出来的死士,连老大的衣角都没碰到,就让人一锅端了。

    想到他多年的本钱几乎都砸进去了,六皇子就感觉自己要疯了。

    “啊——可恶至极——”

    书房内一阵噼里啪啦,守在门外的內侍手脚都有些哆嗦。

    古沐瑶赶过来的时候,里面的声响已经停止,只剩六皇子沉重的喘气声。

    她眉眼压得极低,深沉的眼眸中带着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