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下水

    还有了逃跑的绝佳机会!

    他一秒钟也不耽误,立即朝着言晚走去,问道:

    “小船在哪里?我们赶紧过去,现在就走。”

    他再也不要做云司翰的阶下囚了。

    言晚喝了水,活动了经脉,现在体力也回来了不少。

    她眼睛发光,满怀希望。

    虽晚昨晚她来不及阻止霍黎辰去言家,但现在她能逃走,也能给他们减少麻烦。

    云司翰没有和她结婚,就得不到云家的继承权,霍黎辰即使名声被毁,也还是唯一的继承人,至少没有强有力的劲敌。

    她平安了,多少可以给他争取一丝的机会。

    言晚指了指小走廊的方向,“就在那后面,我带你过去。”

    说着,言晚便率先朝着小走廊走去。

    现在天色还没有大亮,到处昏昏暗暗的,甲板上没人,走廊上也巡逻的保镖也好一会儿才走一波。

    她昨晚就看出了规律,溜出了经验来,带着顾琛很巧妙的躲过了保镖。

    很快,他们就到了放着小船的地方。

    顾琛大喜,率先跳了下去。

    他站在船上,一边欣喜的催促言晚快点上船,一边去解开绳索。

    “叮叮咚咚”

    绳索解开,同时,却响起了铁索碰撞的响声。

    声音不大不小,在寂静的早晨,却显得格外的刺耳。

    顾琛浑身顿时紧绷,生怕被人听见了,心慌意乱的抬头看去。

    言晚皱眉,紧张的道:“怎么了?”

    顾琛看见走廊上没人来,这才松了一口气,又小心翼翼的朝着绳索看去。

    这一看,他顿时火冒三丈,忍不住爆粗口。

    “艹!”

    言晚疑惑,站在游艇上,倾身朝着顾琛面前看去,就十分意外的看见,原本拴着小船的绳子下面,居然还连着一根铁索!

    而那个铁索,还被一个大锁给锁着的。

    言晚脸色微白,“顾琛,你会开锁么?”

    顾琛:“……”

    纨绔了二十多年,他后悔没有半夜偷进女孩子宿舍的习惯。

    空气,安静了两秒。

    顾琛将言晚之前割绳子的刀拿出来,一脸的壮士断腕,“这船这里是木头的,老子给它钻一个洞!”

    钻出了洞,铁索连根就掉了。

    这方法很笨,可却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言晚道:“我来把你。”

    说着,她就要下到小船上去。

    突然,一只宽大的手掌却突然横空伸来,抓住了言晚的胳膊,将她整个人往后拉去。

    言晚措不及防,就撞在了男人的胸膛上。

    陌生的气息扑面而来。

    言晚浑身顿时绷紧,脸色煞白,猛地回头。

    她的声音都在颤抖,“云、云司翰!”

    云司翰目光温柔的看着言晚,心情十分的好。

    他说道:“小晚,磨了一晚上的绳子了,你手还不累么?”

    言晚猛地一僵。

    脑子“嗡”的一声炸开,瞬间一片空白。

    他什么意思?

    他竟然知道她用刀割了一晚上的绳子,才把顾琛给救了出来?这也就意味着……

    她懊恼的出声,“你昨晚就知道我偷跑出来,在帮顾琛?”

    云司翰伸出手掌,宠溺的揉了揉言晚的头发。

    声音温柔极了,“你想玩,我当然要满足你,让你开心的玩。”

    所以昨晚她顺利的割了一晚上的绳子都没有被发现,就是云司翰故意授意的。

    他在暗中看着她要命的割绳子,将她当做狗一样的戏耍。

    “云司翰,你特么还要不要脸了?连女孩子都要欺负!”

    顾琛站在船上,愤怒的大骂。

    他恼火极了。

    一是心疼言晚,辛苦磨了一晚上的绳子,手又软又疼,却从头到尾都是被云司翰戏耍的。

    他怕是看了一晚上的好戏,想着都气死人。

    二是懊恼他和言晚好不容易找到的逃跑机会,又泡汤了!

    极大的落差,让顾琛脸色发白,心口发堵,难受的想杀人。

    云司翰目光突然变得森冷,犹如恶鬼一般朝着顾琛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