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宇宙 作品

第二〇四章 太原狄家庄园

    过了好一会儿,单盈盈才想起抽出自己的拳头来观察,却发现手上的肌肤光洁如初,竟然没有沾上半点血液或异物,就更是惊得毛骨悚然了,这孩子的胸腔是什么做的?再看李智云的胸前,却看不出任何凹洞的痕迹,仿佛此前吞没自己拳头只是一个幻觉。

    旁观众人尽皆骇然,尤其是公孙云鼎和张仲坚,这两人一个是闭穴不坏体的高手,另一个则擅长瑜伽变形术,但即使是他们两人也不得不承认,李智云的排打能力太强了,远胜自己,且不可思议。

    这时单雄信已经追到了妹妹身边,在妹妹衣袖上拉了一把说道:“李公子是咱们全家的救命恩人,你不谢人家已是失礼了,怎么还能打他呢?快快赔礼道歉!”

    单盈盈仍在惊惧之中茫然,一时没能听懂二哥说的是什么意思,怎么这个小屁孩就成了咱们一家的救命恩人了?茫然中目光落在了斜对面的狄知逊脸上,施礼道:“我记得这位狄公子是救过我的,虽然没能救成,却也逼得那公孙色鬼东躲西藏,小妹谢过狄公子。”

    狄知逊谦逊地还礼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单雄信和单盈盈正要答话,跟着单雄信追过来的秦琼却说道:“单小姐,你二哥说的没错,的确是这位李公子救了你们一家,你若是不表示感谢,就不是脸皮薄了。”

    秦琼这话说得很重。即使你是个女子,也不能知恩不报甚至不知感谢,那绝不是一句“脸皮薄”就能遮掩过去的,那是恬不知耻。虽然自己与李智云尚有过节,但是在这种鲜明的是非面前必须要说一句公道话。

    在场众人之中,单盈盈最为崇拜的就是这位秦二爷,既然秦琼也这么说,那么肯定是事出有因了,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对着李智云说了声“谢谢你,对不住,我不该打你。”

    李智云面无表情道:“都说了,我来救你是看了狄大哥的面子,你不用谢我。”转而看向秦琼说道:“秦二爷你不该提醒的,你这么一提醒,就看不出人品来了。”

    古往今来,世上总有一些从不认错的人物,通常是拥有绝对权力的人,或者是一些恃宠而骄的女子。

    皇帝会认错么?不会。后世现代人里给男人当老婆的女人会认错么?也不会,甚至还有太多的贱男信奉一条真理——老婆永远是对的。

    就拿后世的“老婆”来说,明明做错了事,但就是不肯认错,还觉得很有道理——我是女人嘛,女人天生脸皮薄,你非得让女人认错,你还是男人么?

    李智云就不认可这个道理,尤其是在夫妻关系之外,你女人脸皮薄就可以不认错么?不认错的女人就是渣女!我又不欠你什么,就因为你长得漂亮,我就得跪舔你?不好意思,没门。

    如果秦琼不提醒这么一句,单盈盈未必就会道谢道歉,那就证明了她和贾菁菁、柳依依等女子没什么区别,然而在秦提醒之后单盈盈道谢道歉了,就看不出她的人品到底如何了。

    李智云没时间过多纠结这事,只看了狄知逊一眼,是不是渣女你自己掂量吧,随即施展神行百变游走全场,将一百名美女的穴道解开,说道:“咱们得抓紧赶路了。”

    公孙云鼎不敢怠慢,立即安排人手从后山赶出来十辆马车,这已经是他家所有的交通工具,每辆马车厢中挤进去八名姬妾,另有两名坐在车辕驾驶,李智云把那匹拳毛騧还给了单盈盈骑乘,自己亲自赶了一辆马车,立即赶往太原。

    此时从洪洞直接前往太原是最合理的走法,洪洞、潞州和太原三点构成一个三角形,而洪洞和太原两地的直线距离不过四百多里。若是先返回潞州再从潞州折向太原,两段路程加起来就有七百里之多,想都不用想,那样走肯定是不行的。

    四百多里的距离,十辆马车加上十几匹宝马快马组成的车队全速赶路,只用了不到三个时辰就走完了,抵达狄家庄园的时候日头刚过中天。

    虽然僵尸的行动速度也很快,但是僵尸赶路有一个很重要的限制,那就是只能在夜间行走,所以李智云一行人肯定是赶在了僵尸的前头,他们最少也能有一个下午的时间来商议对策,并且寻找最佳的设伏地点。

    狄家庄园位于太原城外的原野上,园外阡陌交通,却看不见庄户农人,守在大门口的庄丁手执刀矛弓箭,戒备森严,只是脸上神色很是沉重,看上去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之感。

    庄丁们看见狄知逊回来了,立即上前问候,却没有因为狄知逊身后跟着的十辆马车和十几名骑士而现出鼓舞的神情,很显然他们深知狄家面临的敌人多么强大,并不认为狄知逊带人归来能够获得什么转机。

    只不过当他们看见车厢里走出来五彩缤纷的一百名美女时就不禁有些震惊了,狄家已是大难临头,三公子弄回来这么些美女做什么?娶妻冲喜么?

    时间紧迫,狄知逊当然不会跟门口的庄丁解释,只让他们照顾好众人的马匹,便引领一众高人美女步入园中。

    此时狄家的正堂里,狄知逊的父亲狄孝绪,大哥狄知俭、二哥狄知本都在堂上,两侧还坐了两排形貌各异的客人,只一打眼就知道是练家子的那种。

    狄家为了应付这场灭顶之灾,几乎散尽了家财,把晋陕甘豫等地能够请到的武林人士全都请了过来,此时狄孝绪正在听取大儿子狄知俭的汇报,他派狄知俭带了重金去请南阳虎牢关的总兵尚师徒,但是此刻狄知俭回来了,尚师徒并没有来,只跟来了尚师徒帐下一名叫做陈勇的旗牌官。

    狄知俭说道:“尚总兵答应了要来的,却不许我与他同行,说是他的马快,所以让我先带着陈将军回来,他随后就到。”

    天下皆知尚师徒有一匹宝马,名为呼雷豹。与世上其它一些知名宝马不同,除了奔行速度超快以外,这呼雷豹还有一个特异的本领,那就是只要大声嘶叫,周围的战马必定全部瘫倒,这就意味着尚师徒马上交战是无敌的。

    只要是马上交锋,呼雷豹一叫唤,敌将的骑乘必定瘫倒,敌将随之摔落马下,即使不被尚师徒的九转提颅枪趁机刺死,也会变成一员步将,步将跟骑将怎么打?那不明摆着是输么?

    听到尚师徒会来,席间的武林人物顿时欢欣鼓舞起来,均把目光看向了坐在上宾位置上的旗牌官陈勇,尚师徒是绝顶高手啊!有他来助拳,还怕赢不了么?

    这些前来助拳的武林人物都不知道辰州言家的虚实,即使听过了狄孝绪的介绍之后也都不以为然。区区辰州言家能有多厉害?如果他真厉害也不至于只在湘西武林称霸了,整个武林不都得是他言家的?

    只要尚师徒能来,还用别人出手么?大家只需跟在尚总兵的身后捡一场功劳就是了,兴许还能跟尚总兵搭上交情,今后又多了一个强力的靠山。

    想到兴奋之处,人们不禁左右相顾议论纷纷,不时敬畏地看向陈勇,正嘈杂时,忽听门外有人喊道:“老爷,三公子回来了。”

    狄知逊当先而入,身后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