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歪歪 作品

第一百四十章 亲亲爱爱一家人

    大理寺的地牢又阴暗又潮湿,杜霍不过关了两日便已经要崩溃了,扒着牢笼问狱卒:“何时放我出去,我该说的都说了,别的都不知道呀……”

    狱卒瞥了他一眼:“上面不说放人,谁敢放!你一个举子居然敢贿赂主考,就是你说的是真的,也难逃罪罚,安生待着吧!”

    杜霍清俊的脸上褪尽了血色,喃喃道:“我不过是跟着他们罢了,他们都做了,为何去拿了我一个?”

    赵二郎可不曾被关进大理寺,还有那位都尉府的郎君也不曾,只有他……

    他突然暴起,狠狠地撞着牢笼,直着脖子喊着:“那承议郎赵府二郎君呢?那位长安折冲都尉府的郎君呢?他们也都去了,为何单单拿了我一个!”

    狱卒冷笑一声,由着他叫喊:“赵二郎君可不曾去过那位曹管事那,还有长安折冲都尉陆都尉府上没有郎君,只有两个小娘子,你要再胡言乱语,自然有人收拾你。”

    杜霍愣住了,明明是赵二郎与那都尉府的郎君说的,怎么会……他一时糊涂了,又很快觉得是有人故意害他,可是那人是谁,又为了什么?赵二郎为什么又会故意如此?他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谜团里,脑子里一片混乱。

    “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你们弄错了,明明是他们……”

    他正摇着头急冲冲地说着:“我不过是被人蒙蔽,是被人骗了,不是有心的,快放我出去!”

    地牢门外有人说话,进来一个狱卒与先前那个道:“上头有命,让把他放了出去。”

    那一个狱卒有些吃惊:“难不成他还有人关照?”

    “别多问了,这可不是咱们该问的,让他走吧。”

    杜霍被放出了大理寺,一身长袍污迹斑斑,头发凌乱,好不狼狈的模样,他更是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被人算计,又怎么会被放了出来,一切跟一场大梦一般。

    他却是担心自己的前程,不知道还会不会被追究,连举子的身份都丢了去,那他可真是完了。

    “杜三郎。”身后有人招呼。

    他回过头,只见大理寺旁的茶馆里走出来一个人,正是前两日在淮南侯府见过的彭管事,这会子似笑非笑带着点鄙夷地瞧着他。

    他忙上前去:“彭管事,这究竟……”

    彭管事摆摆手,指了指茶馆:“进去说话。”

    知道一壶热腾腾的茶汤摆在案几上,彭管事才道:“是公侯让我来接你的。”

    是淮南侯!杜霍这才明白自己怎么会出了大理寺,可是又是谁……

    “公侯让你早些回去,少问少说总有好处。”彭管事吃了一口茶,才慢悠悠地道:“公侯还要我转告你,下一次再有别的心思,就不会有人再出手帮你了,机会只有这一次,若是还不知道教训……”

    他从袖子里取了一张纸条在他跟前晃了晃,杜霍分明看见那纸条上是自己的笔记,上面写着他的姓名祖籍和礼物,是那张礼单!

    他身子顿时瑟缩了一下,忙忙道:“不会了,不会了,我也是一时听信了别人的话,再不会有这样的事了。”

    心里却是又惊又怒,这张礼单落在了淮南侯手里,无异于将自己的把柄送到了别人手中,日后就算是高中,恐怕也只能听命于他们了。

    彭管事却是没空理会他的心思,冷冷道:“公侯说时间已经不多了,若是郎君还不能做到答应的事,明年的春闱只好爱莫能助了。”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