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公主 作品

第三百一十九章:局势改变

    她想易云睿,真的好想好想。

    虽然只是离开了几天时间,却是无时无刻的不在想。

    一个月的时间,她怎么能等得来。

    她不知道易云睿在北京正受着什么样的待遇,但可以肯定的是,那是绝对的不好受!

    她的心好痛。

    他是C军区的军长,国家的英雄,尊贵得如天神般的男人,却被她拖累成此。对着他的遭遇,她却是无能为力!

    她真的很没用!

    看着她眸里的恳求和悲痛,易云天久久的不说话,缓了好一会才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到北京的话,反而对三弟他不利。弟妹,忍一时,别乱大谋。”

    夏凝心里一窒!

    “睿的事情,我会协助处理。我父亲和母亲那边,你不用担心。顾栾受了重伤,相信会有一段时间不能回世界时代周刊。这段时间,你工作会很忙的,不过忙点好,不用过多的想着三弟。”

    心里一阵无奈,夏凝深吸了一口气,咬着唇道:“大哥,我知道了。我会听话的。”

    易云天还想说什么,微微抬眸,转身点燃了一支烟。

    “夏总监,你倒是很‘健康’啊。”

    尖锐的声音传来,夏凝心里一沉,婉丽清走了过来。

    此刻夏凝没有心情跟婉丽清吵架:“婉总监,顾主编的情况怎么样?”

    不说顾栾还好,一说顾栾,婉丽清双眸一瞪:“要不是因为你心情不好,栾他就不会这么着急的去其他地方,也不会遭受这样的袭击!夏凝,你是个害人精,扫把星!”

    害人精……扫把星……

    这句话,无疑在夏凝伤口上给上一刀,双眸一下子微红,夏凝吸了吸鼻子道:“不错,顾主编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我要负责任。对不起。”

    “负责任?”婉丽清音量提高:“你还想负什么责任?你身边的男人还不够吗!”

    夏凝微眉:“婉总监,麻烦你说话注意点!”

    “我这是实话实说!明明他们都喜欢你,还装作一副饱受委屈的样子,让人恶心!夏凝,在这方面你很厉害,我自叹不如。我现在警告你,如果你再不收手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婉总监,我只是做好我份内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在我面前,麻烦你把那一套收起来!你太伪善了!好,就当你说的话是真的,如果你是清白的,为何你还留在世界时代周刊?你的丈夫不是很爱你吗?他有什么不能给你的?你还有什么不满足!还是……他哪方面不行……”

    “你给我闭嘴!”说谁都可以,唯独是易云睿,她不允许任何人说他的坏话:“一事归一事,麻烦婉总监你的嘴放干净点!这里是医院,要大声喧嚷的话,麻烦到外边去!”

    料不着夏凝突然变了口气,婉丽清微微一顿,瞄了一眼不远处的易云天,嘴角扬起一抹狡诈的笑意。

    易云睿大哥在啊,正好,让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有多么的不知羞耻!

    想到这,婉丽清一字一顿道:“凭什么要我出去,你自己做的事自己还不知道?顾栾,雷步阳,安泽优,戴维斯,呵呵,优秀的男人一个接一个啊。夏凝,你什么时候才能满足?易云睿头上的绿帽子还真的是一顶接一顶啊……”

    “啪!”

    不等婉丽清说完,夏凝盛怒之极,手一扬,重重的给了婉丽清一巴掌。

    火辣辣的痛传来,婉丽清抚着被打肿的左脸,目瞪口呆,随即心内无名火起:“你敢打我?!夏凝,我跟你拼了!”

    话毕,婉丽清爪子就像夏凝招呼过来。

    只见大手一伸,易云天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夏凝后边,抓着了婉丽清的手。

    看似不经意的出手,力道之大,却让婉丽清丝毫挣脱不得。一张脸已经涨成了红色。

    “放开我!你想要干什么!再不放开我,我就要叫人啦!”

    “女人当中,我见过笨的,没见过这么笨的。”易云天悠悠的开口:“我易云天最喜欢的是女人,最疼的也是女人。没有自知之明的除外。婉**,如果你敢动我弟妹一下,相信你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易云天声音不大,却透着一抹震摄力,让人心内不由自主的生出一抹畏惧。面对着强大的压力,婉丽清只觉浑身冰凉,她知道,这叱咤半个地球的‘鬼见愁’,所说的话,并不是跟她开玩笑。

    心内倒抽了一口冷气,婉丽清颤抖着声音道:“好……好女不与男斗!君……君子动口不动手,易总裁,请你尊重点。”

    易云天挑了挑眉,笑着放开了手。

    揉着被抓痛的手,婉丽清咬牙切齿,狠狠的瞪了一眼夏凝:“夏凝,你别得意!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别指望着别人能护你一辈子!哼!”

    话毕,婉丽清转身就走。

    “婉丽清。”

    未走两步,身后的夏凝开了。,婉丽清微微一停。

    “我知道你爱着顾栾,我也清楚你一直在努力着。我现在跟你说清楚,我爱的人只有我丈夫易云睿一个。自己的幸福要靠自己把握的,得不到的话,请不要赖在别人身上!还是想想自己有什么地方做得不足吧。”

    婉丽清一愕,随即冷笑一声:“我做什么事我自己清楚,还用不着你来教训我!”

    看着婉丽清渐行渐远的身影,夏凝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

    婉丽清是着魔了。

    “大哥”夏凝对身旁站着的易云天道:“一直以来,我都给你们添麻烦了,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