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3 阴错阳差

    1283 阴错阳差

    正打量着,视线之外的窗口闪过一个人影,是叶念墨!她急忙往二楼跑去。

    二楼静悄悄的没有什么人,她小心翼翼的推开一个房间,是普通的书房,她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接着开第二间房。

    房间里有一个女人正在做瑜伽,看到她猛然尖叫一声,“你是谁。”

    “不好意思,我只是来找一个人,您能小声一点吗?”丁依依试图让女人安静下来,可是女人越退越后,不断朝挂在墙壁的对讲机挪动。

    窗外闪过一个身影,人影悄无声息的落在阳台上,在女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后颈已经被狠狠地劈了一掌。

    叶念墨面无表情的把女人推开,淡定的走出房间,两人找了一圈,那个女人是唯一的活人,只好再回到房间里。

    女人悠悠转醒,看到两人有些害怕,“不要杀我,我只是他的情妇而已,我立刻走。0

    “谁的情妇?”丁依依奇怪问道。

    听到她的话,女人意识到这两个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她所想的那样,疑惑道:“你们不是那个女人派来的人?”

    叶念墨淡淡道:“现在是了。”

    “杰洋之所以能够得到老爷子的器重就是因为取了拉斯维加斯一个官员的女儿,那个女人性冷淡,但是又不允许杰洋出去找女人。”

    她顿了顿,脸上有嘲讽,“所以杰洋只好把我养在这个笼子里,表面是保护我,实际上不就是怕我有一天跑到那个女人的面前告状。”

    从别墅里出来,叶念墨给于蓝打电话,没有找到赌王,回酒店的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车子在路上疾驰着,丁依依透过车窗看到一个约莫十几岁的白人孩子将手伸进一个老妇人的包里。

    “快停车,那个小孩在偷别人的钱。”丁依依瞧着车窗提醒叶念墨。

    叶念墨车速不减,只是扫了一眼窗外,“在拉斯维加斯,要想保命还有一个法则,不要多管闲事。”

    “怎么能这么说,你看那个老妇人那么老了,那些钱可能是她拿来治病的钱,又或者是有其他用处,你想想如果你喜欢的人也碰到这种情况,那你是不是也期待着别人能够来帮助她。”

    车子猛然停下,丁依依因为刹车而整个人往前倾斜,再被安全带狠狠地拉回来。

    “滚下去。”叶念墨冷冷开口。

    丁依依毫不犹豫的下车,摔上车门,风吹乱了她的长发,她头回也不回的朝刚才的街区跑去。

    车子重新启动,叶念墨透过后视镜看着逐渐跑开的女人,视线却飘远,忽然他再次停下,双手狠狠的砸向方向盘。

    方向盘发出刺耳的声音,路边一只贵宾犬吓得挣脱主人的缰绳跑马路上跑去,那个女人的面容在车窗上若隐若现,刚才他居然错把那个女人当成了丁依依,她爱抱打不平的性格,她的倔强以及离开时候的背影都和记忆里的人影重叠。

    怎么可以!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取代她!这种错误下次不能再犯,他抹了一把脸,戴上墨镜朝远方开去。

    丁依依跑回原地,老妇人以及那个小男孩都已经不见了,她找了一圈,只在一个垃圾桶旁边找到一个被扯坏的钱包。

    钱包上用英语写着老人的联系方式,还有一些证件,她拦下计程车来到钱包上写着的地区。

    顺着地址她顺利找到一间装修得很欧美的洋房前,花园里,刚才的老太太正在给花圃浇水,听完她的来意,老妇人笑着接过自己的证件,拍了拍她的肩膀,“你的朋友没有说错,在拉斯维加斯,如果遇到这种事,而你又势单力薄的情况下最好满足坏人的目的,尽管你身上有合法枪械。”

    她边说边掏出自己外套里的黑色枪支,从老妇人家里出来,丁依依漫无目的的走在街头。

    街上的人行色匆匆,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所以他们不愿意浪费自己的时间在路上。她遥望远方,陌生的街景陌生的人种以及陌生的语言。

    她很担心阿呆,在这个诚实他应该如何生存,她好怕永远都失去见他的机会,更害怕有一天会听到他死亡的消息。

    不远处围坐一团的人以及讨论声吸引了她的注意,她走近才发现是以一只毛色发亮的藏獒。

    藏獒的身体比成宝的还要大上一点,毛色也更多,只不过脚似乎受伤了,它独自舔着伤口,只要有人靠近它就龇牙咧嘴的想冲上去咬人。

    忽然天空响起几声闷雷,很快豆大的雨滴就从天空上飘下来,路人们默然的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走开,不再去关注这个小插曲。

    丁依依看着藏獒躺在雨中,浑身的毛发被打湿,湿漉漉的搭在皮上,伤口被雨水冲刷着,淡粉色的血水流进下水道。

    雨越来越大,丁依依叹了口气走开,五分钟后,一把雨伞遮在藏獒身上。

    路过的人好笑的看着一个漂亮的女人自己不遮伞,而是把伞全部遮在一只狗身上,都摇摇头离开。

    藏獒抬起头朝着丁依依龇牙咧嘴,仿佛下一秒就要冲过去咬死她。

    “放轻松,雨停了我就走。”丁依依抹掉脸上的雨水笑着说着说道。

    良久,藏獒收起嘴里的獠牙,低头舔舐着脚上的伤口。

    丁依依蹲在地上,衣服浸泡了水贴在皮肤上,妙曼的曲线若隐若现,路边一个外国人路过朝她吹了一声口哨。

    她还没做出反应,趴在地上的藏獒忽然吠叫了一声,猛的站起来就准备往白人冲去,百人吓得落荒而逃后它才重新一瘸一拐的走到伞下躺在原来的位置。

    刚才它是在保护她?丁依依诧异的伸出头,藏獒主动把头伸到她的掌心之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