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1 出动警犬

    1301 出动警犬

    “杰少说您到拉斯维加斯后会和您说明。”男人也不管丁大成和丁美蓉了,直接驾着丁依依就往机场

    “你们做什么!”丁依依慌乱的挥舞着四肢,“我要等杰天回来和我解释清楚!”

    没有人回答她,一行人进了机场,男人买了去夏威夷的机票,准备从夏威夷转机。

    高速公路上,一辆车子开得飞快,叶念墨拨通贝克的电话号码,“贝克叔叔,想请你帮一个忙。”

    机场

    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看守的人依旧寸步不离,丁依依感觉不对劲,“杰天到底怎么了?”

    “丁小姐,杰少正在赶来,我们先上飞机,很快他就会和我们会和。”

    其中一个男人见时间差不多了,起身站在丁依依身边身边,示意她跟着自己走。

    忽然机场外一阵喧闹,几名警察带着警犬冲进了机场大厅,机场大厅经常有这样的检查活动,所以也没有制造大风波。

    其中一个男人看着登机牌等着登机,一边漫不经心的看着警犬绕着机场到处嗅着。

    一只警犬凑到丁依依面前,在她身边绕来绕去,鼻子嗅着她的包袋和手背。

    “同志,请您将包袋打开配合检查。”

    “哦,好的。”

    丁依依虽然觉得奇怪,但是还是打开了包袋,从里面掏出了钱包还有一点化妆品。

    警犬依旧绕着包袋久久不肯离开,舌头吐得老长,丁依依有些不是所措的站着,尴尬道:“它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警察肃穆的对她道:“请您和我们走一趟。”

    两个男人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丁依依被带着,其中一个问道:“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报告杰少!”

    警察局里,贝克拿着手机唠叨着,“下次再也不能啊,我这局长再这么给你们叶家开后门,那我就挨不到退休了。”

    他一手拿着刷子,把手机夹在耳朵上,另一只手抓着一只乌龟给它刷背。

    他絮絮叨叨的念着,门从外面被推开,叶念墨挂下电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咳咳,”贝克把乌龟放过小水缸,“你这次说有个拉斯维加斯的赌豪回来东江市,具体是怎么回事?”

    “他叫杰天,据我所知是拉斯维加斯赌王的儿子,刚刚继承了庞大的财产还有旗下数十家赌场,近期他准备在东江市建房,剩下的你自己查。”

    贝克摸摸下巴,“你是说他可能借助东江市来洗一些见不得光的钱?”

    “这些就是警察的事情了,我要见她。”

    贝克站起,“那个女人是谁?你不是喜欢丁依依吗?这个女人确实长得比她好看。”

    叶念墨瞥了他一眼,起身朝外走去,贝克不满的跟在他身后,“怎么感觉你比我还熟悉啊!”

    看到叶念墨,丁依依并不诧异,淡淡道:“我有想过是你。”

    叶念墨站在她面前,“对不起。”

    她拿起包袋起身,“我可以走了吧。”

    她的手刚拉开门,一只大声拍在门板上,将她锁在门板和墙壁之间。

    “我爱的人一直都只有你。”叶念墨抿着唇顿了顿,才继续说"如果没有今天,你是不是就真的放弃我。"

    丁依依叹气,“生活中不仅仅有爱情,当放弃爱情能让大部分人获得幸福的话那我选择放弃。”

    叶念墨期身上前,"那我的幸福呢,你的幸福呢?"

    他逼视她,不让她有逃避的机会,更要她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的愤怒。

    她看着他,声音带上哽咽,"当奶奶求着我放开你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么难过吗,我们的幸福既然不被祝福,那我会放手。"

    “你这个女人,”叶念墨咬牙切齿上前,用唇瓣堵住她的伶牙俐齿。

    门被打开,贝克本来想进来提醒两人,看到两人动作猛地转身挡住其它同事,“我想起还有别的事情你们跟我来。”

    丁依依被迫承受着这一番狂轰乱炸,双手先是推拒着,随后逐渐放软。

    好不容易胶着的唇瓣分开,叶念墨看着她嘟哝了一句,“和一张陌生的脸接吻真的有点怪怪的。”

    突兀的手机铃声让沉醉的两人猛然回神,叶念墨的眼眸里全是狠狠忍住的压抑,他摩挲着她的唇角,而后才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些什么,他的脸色越来越沉,就好像冬日的寒冰冒往外冒着寒气。

    就在这时,丁依依的手机铃声也响起,她看完,神色怪异起来。

    “依依,我有事回一趟公司,你先回叶家好不好?”叶念墨抵着她的额头呢喃着,说完就想转身走掉。

    “傲雪绑架了奶奶。”在他身后,丁依依举着手机淡淡道。

    叶念墨猛地转身擒住她的双臂,“这件事我会解决。”

    “可是她点名道姓要见我。”

    “依依!”

    “我自己去,或者你和我去!”

    叶念墨妥协,只能道:“答应我,无论什么时候,她提出什么要求都不要答应她。”

    丁依依不答,他更加不敢松手,凌厉的视线紧紧抓着她每一个动作,“答应我!”

    “好!”

    两人已拉开门,贴在门板上的贝克立刻直起身子,“身为人民公仆,这件事我们有必要介入。”

    叶念墨心系付凤仪,更不想把事情闹大,只好道:“贝克叔叔,这不是刑事案件,是叶家的家事,谢谢。”

    刚出了警察局的大门,靠在保时捷车门杰天霍的直起身子,他左脸颊还带着擦伤,衣服也有些皱痕,根本不像之前的样子。

    “杰天你怎么了?”丁依依急忙上前着急的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