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懒 作品

正文 第695章 回府

    韩墨卿看着雪阡道:“如果连我,你都不依靠,你又能去依靠谁。”

    雪阡刚努力憋回去的眼泪,终究还是落了下来,“王妃

    谢谢你。”

    韩墨卿苦笑,“谢我什么,谢我害死了向天吗?”

    “不,向天的死不是因为你。”雪阡忙擦着眼泪说。

    “那是因为谁,因为我的那三个孩子?”韩墨卿看着雪阡道,“雪阡,如果连这样你都不依靠我,你又让我该如何去承受那份罪痛感。”

    雪阡突然觉得,这些年她只顾着自己痛苦却忘记了,王妃跟她也是一样的痛苦。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承受着是因为要救她,所以向天最后才会死罪恶感,看着痛苦的她,王妃甚至连句安慰的话都不敢说,因为她知道,再多的安慰对她来说,也是没用的。

    “不,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或许真的是我跟他有缘无份吧。”雪阡看着韩墨卿:“我跟你说谢谢,是谢谢你没有向我转答场主向我求亲的事情。对我来说,这件事很重要。”

    韩墨卿道:“如果我向你转达场主对求亲的事情,那就真的是白跟你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你自小跟我一起长大,我若是连这么一点也不懂你,又怎么还配让你跟着我。”

    雪阡哭道,“谢谢你王妃,真的谢谢。你不知道对我来说,你的懂我是多么让我开心的一件事情。就在我为他执着的时候,

    我以为我只是一个人,但是不是,还有你陪着我呢。”

    韩墨卿也微红了眼眶:“我也只是将心比心罢了,若是遇到跟你一样的情况,我也是同样的选择。其实刚才我宁愿你大骂子莹跟思天,将你心里的那些不满跟委屈都说出来,可是你最后还是忍住了,雪阡,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会心疼。”

    原来她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在了,那刚才她们走了以后,她怎么不立即出来?

    韩墨卿像是看穿了雪阡的想法一样,回答说,“我想那个时候,你应该还是想一个人静一静的吧,所以我就没有出现。后来看到你整理的差不多了,你也就看到我了。”

    “我没有想到今天我居然这么忍不住。”雪阡说。

    “以后有我在,如果你想哭我便给你一个肩膀,在我的面前你不需要忍。”韩墨卿看着雪阡道,“这么多年我一直想对你说的就是,

    不要再一个人那样坚强,你还我,还有我们。”

    雪阡用力的点头,“恩,我知道了!”

    韩墨卿替雪阡擦了擦泪水,“只是现在你却是不能再哭了。”

    雪阡刚想问为什么,韩墨卿便又接一句,“再哭下去,过会再怎么处理也是能看出来的。我倒是不介意他们知道你哭过,但是你会不介意吗?”

    雪阡闻忙擦了擦眼睛:“还是不要了,到时候凌公子一定会大惊小怪的追问发生了什么事,若是不解释清楚他定然也不会罢休。”

    韩墨卿笑着赞同道,“他倒是真的越活越小了。”看着雪阡的脸,韩墨卿道,“还是回午休的房间里,好好洗个脸,再梳妆一下再去吧。”

    雪阡点头。

    等到两人再次回到凉亭里,别说是糕点了,就连茶也已经凉了。雪阡经过一番收拾后,倒真的让人看不出来她刚才痛哭过。

    只是因为没打算在马场过夜,韩墨卿也没有衣服可换,也只能穿着湿了肩的衣服回来。

    她刚一坐下,夜沧辰便看到了她湿了的肩:“你的衣服怎么湿了?”

    韩墨卿看了眼道,“无事,只是刚才有地方下雨了,淋湿了而已。”

    韩墨卿的话间刚落,一边的凌崎便不相信的出声,“下雨?我们方才一直在这里并没有瞧见哪里下雨啊?”

    韩墨卿回道,“我说了,只是有些地方下雨而已。”

    凌崎更是不信了,“你不会是说,有些地方只指,只有你肩处的那一块天在下雨?偏偏只淋到了肩,连头发都没有打湿?”

    韩墨卿看着凌崎,“确实是如此,怎么,凌大公子有意见?”

    凌崎听他这么一说,自然不敢再有意见了:“没没没,当然没有意见了。”

    一边的韩子莹看着韩墨卿湿了的肩膀,忍不住猜想,难道是被雪阡姐哭的?

    可是若是连衣服都哭湿了,那要哭的多厉害啊,可是雪阡姐的双眼怎么看不出一点哭过的际象呢,想着便仔细的看了看雪阡,这才发现,她的眼底里有血丝,这而眼角很不明显的有些肿红。

    看来子莹姐确实哭过了,而且哭的还挺严重的,甚至要再画了妆才能掩盖住。

    韩子莹心里更是愧疚了,她不知道她这样做惹的雪阡姐这么不开心,甚至都哭了,若是早知道会让她不开心,她是怎么也不会自作主张的去做这件事情的。

    “天色也不晚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吧,若是再晚怕没到府里就天黑了。”白成岳出声道。

    韩墨卿看了看天色,“确实该回去了。”

    众人闻纷纷的起身准备离开,凌崎看向夜思天,“咦,天儿怎么突然这么乖了,说该离开了即没赖着过夜也没说再多玩一会儿。”

    夜思天抬头看了眼凌崎,情绪有些低落的低下头去:“反正都还是要离开的,早点离开也挺好的。”

    其实若是没有发生刚才惹火雪阡的那件事,以夜思天的性格确实会像凌崎所说的那样,闹一闹,赖着再多一会儿。可是自从知道她把雪阡姨惹生气后,夜思天便再也没有了玩的心情,只想着该怎么好好的跟雪阡姨道歉,她才不会生自己的气。

    凌崎听到夜思天的回答,只转头对着白成岳说了句,“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白成岳摇头表示不知,而韩墨卿看了眼夜思天,以及同样情绪有些低落的韩子莹

    表示有些欣慰,这两人至少会为了惹雪阡不开心而心有愧疚

    于是一帮人又像来时一般,女子坐在马车里,男子骑着马在护航的往洛城里走。

    夜思天与来人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不再叽叽喳喳的讲个不停,马车外的几个人也没有听到马车里再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笑声。

 &nbs